我和家长的秘密
[ 编辑:杨婧婧 | 时间:2021-08-29 19:52:17 | 浏览:11次 | 文章来源:中国教师报 ]
分享到: 0

    那一年担任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遇到了一群多愁善感的学生——爱哭,考好了要哭,考不好更要哭,手机被没收了要哭,班级常规不好也要哭。学生杨琪更是以哭而闻名全班,常常为家庭琐事而哭。她每次哭都找我当听众,我想安慰她,可话还没说出口,她已经破涕为笑:“老班,您回去吧,我没事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年,事情突然有了变化。

    从前,无论杨琪怎么哭,学习成绩是稳定的,我也就理解为是她高三学习压力大需要宣泄。可是有几次,她聊天的主题都是父母,每次聊完也不再“阴转晴”,而是长久地沉默和抽噎,学习成绩也急剧下滑。我意识到出了大问题。果不其然,杨琪父母闹离婚,原因是父亲每天与朋友喝得酩酊大醉,在多次规劝无效的情况下,杨琪妈妈发出了最后通牒。

    在距离高考不到半年的时间,这样的家庭变故对多愁善感的杨琪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来到杨琪妈妈经营的小店,她礼貌地与我打了个招呼,就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门外,若有所思。

    征得杨琪妈妈同意后,我拨通了杨琪爸爸的电话。等待的过程中,我从杨琪妈妈口中得知:杨琪爸爸事业成功,重义气,讲感情,对酒局有叫必到,喝酒必醉,时间长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杨琪妈妈心疼,多次规劝无效,不得已使出了最后一招离婚。他们不知道,这个看似赌气的举动已经影响到即将高考的女儿。

    半个小时后,杨琪爸爸急匆匆地赶来了。我向家长简短先容了杨琪的近况:孩子学习成绩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爸爸的身体,每次回家看到爸爸在卫生间难受呕吐的样子,孩子很心疼,但又不敢对爸爸表达,只得向我哭诉。孩子正值高考冲刺阶段,最需要父母的鼓励和支撑,你们非但没有成为孩子坚强的后盾,反而“后院起火”,你们不是合格的父母。

    听完我的话,杨琪爸爸露出了担心的神情,低着头,两只手搓来搓去,不知道说些什么,杨琪妈妈眼含泪水一言不发。那一天,我说了很多,杨琪爸爸始终没有说话,只是频频点头。

    家访两天后,杨琪找到我,又哭了,但是笑着哭的,她告诉我,爸爸变了,这两天没有出去喝酒,还到学校接她回家,给她准备夜宵。妈妈不再提离婚,家里出现了久违的笑声。

    听到这些,我有了些许安慰,也没告诉杨琪家访一事,这是我与家长的约定。

    此后,杨琪依然不定期让我当听众,但悲剧变成了喜剧,她不怎么哭了,即使哭,也是幸福地哭着和我分享“酒鬼”爸爸的蜕变。

    下半年,杨琪的成绩稳中有升。高考后,她如愿被省内一所师范大学录取。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和他们全家吃了一顿饭。饭桌上,杨琪爸爸不经意间说出了大家的秘密,杨琪听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次看似冒昧的家访,一番稍显冒昧的说教,成就了一个孩子的前途,甚至挽救了一个濒临破裂的家庭。教师施教,除了在讲台,家庭也是大家的舞台。


上一篇:成长在规则的阳光下
下一篇:“积懒成笨”的现象原来真的存在:小学阶段,请狠抓孩子的学习习惯(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