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爪哇大海战

图片 1

  1941 年12 月8 日凌晨,日军偷袭珍珠港,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几乎在同时,日军已在马来西亚登陆,四个小时之后,日军又在菲律宾登陆。
  当天上午8 时,荷兰对日宣战;日本对此并未作出反应,却于9 时30
分向美国和英国宣战。第二天的9 时30 分,美国对日宣战;英国也于同日19
时向日本宣战。
  然而,这并没有阻挡住日军的神速推进。到圣诞节,香港已经沦陷。1942年1
月2
日,马尼拉和甲米地相继落入日军手中。整个东印度群岛已敞开在日军的炮口之下。由陆军中将今村指挥的日本第16
集团军战略意图很明确,
他们将分兵三路进攻东印度群岛:西路部队,集结在金兰湾,准备进攻南苏门答腊、邦加岛和巨港,然后进攻西爪哇;中路部队,集结在达沃,准备占领打拉根、巴匣巴板、马辰,最后夺取东爪哇;东路部队也集结在达沃,计划占领万雅老、肯达里、安汶、望加锡、帝次和巴匣。配合陆军的还有日本海军和空军。
  早在1940
年底,荷兰就已经与英国开始讨论太平洋地区的防务问题。荷兰如此热心,是因为东印度群岛此时还是它的殖民地。然而直到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时,美、英、荷、澳等国仍未能就这一地区的防务做出切实有效的合作。直到1942
年1 月10
日雅加达会议上,这几个国家才初步准备在太平洋建立盟军联合司令部。然而此时日军已乘胜前进,又攻占了打拉根和苏拉威西的东北部。
  盟军联合部队的战略目的,是守住马来西亚——苏门答腊——爪哇——
  小巽他群鸟——澳大利亚一线的“马来屏障”。盟军的行动已经太晚,却仍未能建立一个有力的指挥系统,尤其是最熟悉东印度海域的荷兰指挥宫竟被排除在海军司令部之外,各部队之间通讯联络困难,管理归属混乱,以致日军的进攻不但没有受到有力的抗击,反而比原定计划大大提前。1
月11 日,
日军才向荷兰宣战,声称是为了保护日本在荷属东印度的侨民和他们的利益。这时,日军的三路部队已向东印度群岛展开全面进攻,先后占领了打拉根、万雅老、巴厘巴板、肯达里、安汶、马辰、望加锡,到2
月9 日,日军已做好了攻击“马来屏障”的战略准备。
  2 月15 日,新加坡向日本投降。
  东印度群岛的局势急剧恶化。
  鉴于日本海军的猖狂,盟军司令部接受教训,于2
月初开始组织一支海军舰艇的联合突击编队,由荷兰海军少将杜尔曼指挥。杜尔曼少将时年53岁,在荷兰海军中任职已36
年,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尤其重视海空配合作战。
  日本海军司令官是高木武雄,时年50 岁,海军生涯已达34
年,曾在潜艇上服役13 年。也是一个战功卓著的海军指挥官。
  联合突击编队组成后,杜尔曼将军就积极地抗击日军舰队。
然而,日军却按照自己的军事意图,一个又一个地攻取战略要地。日本空军发挥了巨大作用,不断向联合突击编队发动袭击,而盟军方面的空军却始终没能与海军达成配合。2
月19 日,联合突击编队与日本舰队在巴塘海峡进行了一次交锋,
战果使人大失所望;盟军的一艘驱逐舰被击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被击伤;而日军只有三艘驱逐舰彼击伤。
  这时,日军向东、西爪哇发动进攻的部队已经出发,按照计划,他们将在2
月28
日同时登陆。盟军无法准确把握敌人行动的准确时刻表,但他们显然已察觉了日军的战略意图,接连几个昼夜,杜尔曼将军的联合突击编队都在爪哇海域附近巡航,但一直未遇到日军。有人认为杜尔曼还可以再向北巡逻,就有可能接近日军舰队。杜尔曼则认为日军随时可能实施登陆,他的舰队如果向北航行,就有可能放过日军舰队,无法及时赶到登陆地点。杜尔曼要求附近的美国空军部队派出轰炸机和侦察机对他提供援助。美国指挥官同意了这一要求,但联合空军司令部却对这支空军部队下达了另一项任务。而一架载有32
架战斗机的小型航空母舰“赖雷”号又被日空军击沉。至此,杜尔曼几乎已完全失去了空军的配合。对于这位擅长海空联合作战的将军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悲剧。
  2 月27 日14 时27
分,杜尔曼得到了准确的情报,日海军舰队已出现在马威安附近。杜尔曼当即命令联合突击编队向马威安驶去。这时,参加编队的盟军舰艇,共有2
艘重巡洋舰、3 艘轻巡洋舰和9
艘驱逐舰,旗舰是巡洋舰“德鲁伊特尔”号。他们所面临的日军舰队共有2
艘重巡洋舰、2 艘轻巡洋舰和14
艘驱逐舰,旗舰是“那智”号,由高木武雄司令官指挥,护卫着41
艘运输舰,运送登陆的士兵。
  从数量上看,日军并不占太大的优势。然而他们在其它方面却占有明显的优势。杜尔曼连一架侦察机都没有,通讯能力也较差;日军却不断派出飞机侦察敌情。最重要的是,日军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而联合突击编队中的舰艇,从来在一起进行过战斗!此外,日军还拥有一种远航程鱼雷,可以在远距离有效地攻击对方潜艇。
  16 时16
分,这场你死我活的激烈海战开始了。日军巡洋舰“神通”号首先向盟军驱逐舰“伊莱克特拉”号开火,“伊莱克特拉”号和“丘比特”
  号向“神通”号反击。1
分钟后,日重巡洋舰“那智”号也加入了战斗。杜尔曼发现己方舰队所处的战斗形势不利,于是改变航向,重新排列阵式。两支舰队间的距离逐渐缩短,轻巡洋舰也加入了炮战。日军驱逐舰利用航速快的优势,继续向前航行,占领有利阵位发射鱼雷。盟军舰队却因为“科顿纳尔”号驱逐舰锅炉故障,速度受限,致使整个舰队无法高速行动。
  双方都有舰艇受了轻伤。日舰开始发射鱼雷。17 时05
分,盟军巡洋舰“埃克塞特”号被一颗鱼雷击伤,“休斯敦”号也中了弹,不得不减速,盟军舰队的队形被打乱。3
分钟后,“埃克塞特”号再次中弹,8 个锅炉被炸毁6
个,它不由自主地向左转向,其它的盟军舰艇也随着它改变了方向,只有旗舰“德鲁伊特尔”号仍保持着原来的航向。“佩思”号急忙在“埃克塞特”
  号周围施放烟幕,以防它再受日舰攻击。而日军的侦察机一宣在盟军舰队上方盘旋,为日舰提供准确的攻击目标。混乱之中,驱逐舰“科顿纳尔”号于17
时13 分被鱼雷击中,炸成两半,2 分钟后即沉入海中。
  17 时25
分,杜尔曼才重新控制住局势。他命令驱逐舰进行反击。“伊莱克特拉”号、“固康特号”和“丘比特”号向日军舰队冲击。战斗中,它们击伤了日舰“大潮”号、“而涟”号,而“伊莱克特拉”号则被日军击沉。
  太阳落下了海面。杜尔曼下令施放烟幕,准备撤出战斗,18 时30 分,
双方舰队脱离接触。战斗暂时中止。联合突击编队的损失显然比日军要大。
  更加糟糕的,是日本侦察机很快就盯上了盟军舰队,而盟军舰队却无法把握敌军的动向。
  天平已经向日本海军倾斜。
  杜尔曼仍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希望能发现敌人的运输舰,消灭敌人的登陆部队。然而他无法做到这一点。高木武雄却能根据侦察机提供的情报,总是把自己的舰队阻隔在盟军舰队和运输队之间,保护运输舰队不受攻击。
  杜尔曼的舰队在黑夜里追踪着日军舰队,双方不时发生小规模的炮战。
  然而到了21 时25
分,盟军又遭到了新的打击,“丘比特”号可能撞上了他们自己布下的水雷,当场被炸沉。这时,除了回港口加油的驱逐舰,联合突击编队中只剩下四艘巡洋舰和“固康特”号驱逐舰。可是“固康特”号驱逐舰无法同巡洋舰保持相同的速度,不久就从战场上消失了。
  时近午夜,顽强战斗的四艘盟军巡洋舰突然遭遇了日军巡洋舰“羽里”
  号和”那智”号。日舰抢先占据了有利地位,左、右舷舰炮一齐开火,同时还发射了鱼雷。直到这时,盟军还没弄明白日军的新式鱼雷射程有多远!23时32
分,“爪哇”号被鱼雷击中;两分钟后,联合突击编队的旗舰“德鲁伊特尔”号也中了鱼雷。
  20 分钟后,“爪哇”号沉入海底。
  “德鲁伊特尔”号中弹后,在海上漂浮了一个半小时才最后沉入海中。
  杜尔曼将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搭乘救主艇离舰求生。然而,这位忠实的反法西斯战士,却和他的参谋们一起,选择了与战舰同归于尽的命运。这不仅仅是将士们悲壮的结局,几乎也就是联合突击编队以至盟军在爪哇大海战中的悲壮结局。
  联合突击编队最后的两艘巡洋舰,“佩思”号和“休斯敦”号仍在坚持战斗。2
月28 日凌晨零时13 分,“佩思”号在连中6 发鱼雷后沉入海底。
  “休斯敦”号孤军奋战,对付绝对优势的敌人,但它只多坚持了7 分钟,零时20
分,“休斯敦”号被3 枚鱼雷击中,20 分钟后沉没。
  在这次战役中,日军仅损失一艘扫雷艇和一艘商船,其它舰只连受伤的也不多!
  盟军在东印度的海上力量就此一蹶不振。他们试图阻止日军在爪哇岛登陆的全部努力,只不过使日军的登陆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24
小时。3 月1 日, 日军在原指定的4 个地点顺利登陆。
  3 月5 日,东印度政府已在考虑投降。
  3 月8 日,东印度政府同日军举行会谈,决定无条件投降。
  日军原估计要用6 个月的时间来攻占东印度群岛,结果只用3
个月便达到了目的。
  (雪冰)

图片 2

更加糟糕的,是日本侦察机很快就盯上了盟军舰队,而盟军舰队却无法把握敌军的动向。

图片 3

杜尔曼的舰队在黑夜里追踪着日军舰队,双方不时发生小规模的炮战。

图片 4

太阳落下了海面。杜尔曼下令施放烟幕,准备撤出战斗,18 时30 分,
双方舰队脱离接触。战斗暂时中止。联合突击编队的损失显然比日军要大。

夜袭前奏

杜尔曼将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搭乘救主艇离舰求生。然而,这位忠实的反法西斯战士,却和他的参谋们一起,选择了与战舰同归于尽的命运。这不仅仅是将士们悲壮的结局,几乎也就是联合突击编队以至盟军在爪哇大海战中的悲壮结局。

《战舰》首战铁底湾:美军“帕特森”号驱逐舰的萨沃岛海战记

2 月15 日,新加坡向日本投降。

24日天明后,盟军海空反击的战果完全显露出来,“南阿丸”、“敦贺丸”、“吴竹丸”、“须磨浦丸”和“辰神丸”号已经从船队中消失了,“球磨川丸”、“朝日丸”号受创,第37号哨戒艇损毁,伤亡超过上百人,尤其是爆炸沉没的“须磨浦丸”号仅有9人生还,悲惨至极,而美军为此付出的代价仅是挨了一发小口径炮弹,3人轻伤而已。

从数量上看,日军并不占太大的优势。然而他们在其它方面却占有明显的优势。杜尔曼连一架侦察机都没有,通讯能力也较差;日军却不断派出飞机侦察敌情。最重要的是,日军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而联合突击编队中的舰艇,从来在一起进行过战斗!此外,日军还拥有一种远航程鱼雷,可以在远距离有效地攻击对方潜艇。

南洋烽火

这时,日军向东、西爪哇发动进攻的部队已经出发,按照计划,他们将在2 月28
日同时登陆。盟军无法准确把握敌人行动的准确时刻表,但他们显然已察觉了日军的战略意图,接连几个昼夜,杜尔曼将军的联合突击编队都在爪哇海域附近巡航,但一直未遇到日军。有人认为杜尔曼还可以再向北巡逻,就有可能接近日军舰队。杜尔曼则认为日军随时可能实施登陆,他的舰队如果向北航行,就有可能放过日军舰队,无法及时赶到登陆地点。杜尔曼要求附近的美国空军部队派出轰炸机和侦察机对他提供援助。美国指挥官同意了这一要求,但联合空军司令部却对这支空军部队下达了另一项任务。而一架载有32
架战斗机的小型航空母舰“赖雷”号又被日空军击沉。至此,杜尔曼几乎已完全失去了空军的配合。对于这位擅长海空联合作战的将军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悲剧。

责任编辑:

时近午夜,顽强战斗的四艘盟军巡洋舰突然遭遇了日军巡洋舰“羽里”

在打拉根失陷后,ABDA司令部就预判巴厘巴板将遭受日军攻击,并做了相应的防御部署。驻巴厘巴板的荷兰守军约1100人,缺乏重武器和防空武器,无意固守,守军指挥部及部分兵力于1月18日向南方的三马林打转移,同时破坏油田设施,但这项行动进行得并不彻底。在海军方面,除了在巴厘巴板湾布雷外,哈特上将命令2艘荷兰潜艇和3艘美军潜艇在婆罗洲和西里伯斯岛之间的望加锡海峡加紧巡逻,打击部队随时做好出击准备,前线机场也加派飞机搜索日军可能出现的海域。

然而到了21 时25
分,盟军又遭到了新的打击,“丘比特”号可能撞上了他们自己布下的水雷,当场被炸沉。这时,除了回港口加油的驱逐舰,联合突击编队中只剩下四艘巡洋舰和“固康特”号驱逐舰。可是“固康特”号驱逐舰无法同巡洋舰保持相同的速度,不久就从战场上消失了。

图片 5

3 月5 日,东印度政府已在考虑投降。

图片 6

日军原估计要用6 个月的时间来攻占东印度群岛,结果只用3 个月便达到了目的。

在秒杀“须磨浦丸”号后,“波普”号转向东南,退出了战斗,而“帕罗特”和“琼斯”号继续南下,于4时35分在右舷方向发现了一艘大型运输船,事后判明为“辰神丸”号。“琼斯”号按照塔尔博特的指示,先射出1枚鱼雷,在判断目标的规避状况后又补射1枚,取得命中,“辰神丸”号左舷中部窜起一道高大水柱,在爆炸和火焰中挣扎了30分钟后沉入海底。

鉴于日本海军的猖狂,盟军司令部接受教训,于2
月初开始组织一支海军舰艇的联合突击编队,由荷兰海军少将杜尔曼指挥。杜尔曼少将时年53岁,在荷兰海军中任职已36
年,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尤其重视海空配合作战。

■ 美军舰队前往巴厘巴板的航线图。

当天上午8 时,荷兰对日宣战;日本对此并未作出反应,却于9 时30
分向美国和英国宣战。第二天的9 时30 分,美国对日宣战;英国也于同日19
时向日本宣战。

南下中的日军舰队先后被PBY巡逻机和美军“江豚”、“小梭鱼”号潜艇发现。1月23日0时5分,美军“鲟鱼”号潜艇遭遇日军别动队,向“海风”号发射鱼雷2枚,全部失的,后遭日舰深弹反击,所幸全身而退。22日夜间,西村司令官收到驻打拉根的第23航空战队的电报,由于连续降雨,机场难以使用,23日将无法起飞战斗机为船队提供空中掩护,这意味着次日船队可能遭到空袭。

盟军联合部队的战略目的,是守住马来西亚——苏门答腊——爪哇——

图片 7

杜尔曼仍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希望能发现敌人的运输舰,消灭敌人的登陆部队。然而他无法做到这一点。高木武雄却能根据侦察机提供的情报,总是把自己的舰队阻隔在盟军舰队和运输队之间,保护运输舰队不受攻击。

荷属东印度是一个东西绵延4000多公里、面积达190万平方公里、由超过3000个岛屿组成的千岛之国,而日军用于征服这片广袤之地的陆军部队仅有约10万人,尽管在海空兵力上占有优势,却远远不足。有鉴于此,日军对荷属东印度的进攻只能采取多路突击、逐次跃进的方式,首先占领苏门答腊、婆罗洲、西里伯斯等外围岛屿,最后合力进攻荷属东印度的中心爪哇岛。1941年12月16日,日军在婆罗洲北海岸的米里登陆,揭开了日军战史上所谓“兰印作战”的序幕。1942年1月初,日军又以两栖登陆和空降突袭的方式先后占领了婆罗洲东北部的打拉根和西里伯斯北部的万鸦老等地,而日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位于婆罗洲东海岸的石油中心巴厘巴板。

3 月8 日,东印度政府同日军举行会谈,决定无条件投降。

塔尔博特中校坐镇的“福特”号在与僚舰分离后,向西南航行,于4时35分与第16号扫雷艇擦肩而过,没有交战。随后,“福特”号高速南下,于4时40分锁定特设运输船“球磨川丸”号,日船也同时发现了美舰,急忙起锚试图抢滩搁浅,以避免被击沉。然而,“福特”号的102毫米舰炮突然开火,命中10余发,令目标燃起大火。“球磨川丸”号以船上的轻型火炮拼力反击,混战中击中美舰舰尾一弹,致3人轻伤,这是本次战斗中美军唯一的损伤记录。此后,“福特”号像策马奔驰、持枪暴射的西部牛仔一样高速穿行于锚地中,向视野内的目标频频开火,“朝日丸”和“藤影丸”号先后遭殃。4时42分,“福特”号又向“吴竹丸”号发射了鱼雷,将其击沉。在完成了一系列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后,塔尔博特心满意足地指挥座舰向西南方撤退。

16 时16
分,这场你死我活的激烈海战开始了。日军巡洋舰“神通”号首先向盟军驱逐舰“伊莱克特拉”号开火,“伊莱克特拉”号和“丘比特”

■ 日本海军“那珂”号轻巡洋舰,属于川内级,当时为第一护卫队旗舰。

“德鲁伊特尔”号中弹后,在海上漂浮了一个半小时才最后沉入海中。

■微信公众号“崎峻战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东印度群岛的局势急剧恶化。

■ 美国海军“保罗·琼斯”号驱逐舰。

小巽他群鸟——澳大利亚一线的“马来屏障”。盟军的行动已经太晚,却仍未能建立一个有力的指挥系统,尤其是最熟悉东印度海域的荷兰指挥宫竟被排除在海军司令部之外,各部队之间通讯联络困难,管理归属混乱,以致日军的进攻不但没有受到有力的抗击,反而比原定计划大大提前。1
月11 日,
日军才向荷兰宣战,声称是为了保护日本在荷属东印度的侨民和他们的利益。这时,日军的三路部队已向东印度群岛展开全面进攻,先后占领了打拉根、万雅老、巴厘巴板、肯达里、安汶、马辰、望加锡,到2
月9 日,日军已做好了攻击“马来屏障”的战略准备。

4时16分,“福特”号的瞭望哨高声报告:“发现敌驱逐舰1艘!”一个舰影出现在编队右舷方向。为了扫清障碍,塔尔博特果断下令攻击。4时25分,美军编队在高速航行中射出一波鱼雷,“福特”号发射1枚,“波普”号因鱼雷管转向不及未能发射,“帕罗特”号计划发射3枚,因操作失误射出5枚,几乎打光了右舷的全部鱼雷,“琼斯”号射出1枚。

日本海军司令官是高木武雄,时年50 岁,海军生涯已达34 年,曾在潜艇上服役13
年。也是一个战功卓着的海军指挥官。

1月20日,在发觉日军可能南下的迹象后,ABDA司令部命令在帝汶岛古邦湾休整的美军第5特混舰队(即哈特麾下的打击部队)做好战斗准备。舰队旗舰“休斯敦”号重巡洋舰另有任务,因此舰队司令格拉斯福德将旗舰转移到“博伊西”号轻巡洋舰上,率领“马布尔黑德”号轻巡洋舰、“约翰·D·福特”、“波普”、“帕罗特”和“保罗·琼斯”号驱逐舰组成突击编队。4艘驱逐舰从“马布尔黑德”号接受燃油补给后,美军舰队于当天启航,开赴爪哇海。按照计划,由驱逐舰担负突击任务,巡洋舰负责支援掩护。

联合突击编队组成后,杜尔曼将军就积极地抗击日军舰队。
然而,日军却按照自己的军事意图,一个又一个地攻取战略要地。日本空军发挥了巨大作用,不断向联合突击编队发动袭击,而盟军方面的空军却始终没能与海军达成配合。2
月19 日,联合突击编队与日本舰队在巴塘海峡进行了一次交 锋,
战果使人大失所望;盟军的一艘驱逐舰被击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被击伤;而日军只有三艘驱逐舰彼击伤。

1月24日4时10分,4艘平甲板驱逐舰在持续高速航行后,从南面接近巴厘巴板锚地,这些服役多年的老舰居然没有掉队实属奇迹。此时,岸上被破坏的石油设施仍在燃烧,忽明忽暗的火光映衬出日军舰船的轮廓,为美舰提供了良好的目标指示,晚间的微风将陆地的浓烟吹向锚地,恶化了日军瞭望哨的视界条件,而在潜艇袭击后日军采取散开的警戒队形也给美军舰队突入锚地留下了足够的空隙。总之,塔尔博特获得了达成完美突袭的一切有利条件。

2 月27 日14 时27
分,杜尔曼得到了准确的情报,日海军舰队已出现在马威安附近。杜尔曼当即命令联合突击编队向马威安驶去。这时,参加编队的盟军舰艇,共有2
艘重巡洋舰、3 艘轻巡洋舰和9
艘驱逐舰,旗舰是巡洋舰“德鲁伊特尔”号。他们所面临的日军舰队共有2
艘重巡洋舰、2 艘轻巡洋舰和14
艘驱逐舰,旗舰是“那智”号,由高木武雄司令官指挥,护卫着41
艘运输舰,运送登陆的士兵。

实际上,这波鱼雷瞄准的目标并非驱逐舰,而是日军第15号扫雷艇,它正以微速南下,在美舰射出鱼雷时,日军瞭望哨也发现了烟雾中的不明舰影,并准确识别出为四烟囱舰型,日军艇长起初误以为是旗舰“那珂”号,但瞭望哨报称舰影不止一个,艇长才判断可能为敌舰,就是这短短的迟疑,美舰已经消失在夜幕中,与日舰失去了目视接触。3分钟后,日舰发现海面上有多条鱼雷航迹,急忙高速闪避,美军鱼雷全部射失,显然美军驱逐舰对于高速航行中的鱼雷攻击缺乏训练,不仅误判了目标,还浪费了过多的鱼雷。

号周围施放烟幕,以防它再受日舰攻击。而日军的侦察机一宣在盟军舰队上方盘旋,为日舰提供准确的攻击目标。混乱之中,驱逐舰“科顿纳尔”号于17
时13 分被鱼雷击中,炸成两半,2 分钟后即沉入海中。

海战后记

号向“神通”号反击。1 分钟后,日重巡洋舰“那智”号也加入了战斗。杜尔曼发现己方舰队所处的战斗形势不利,于是改变航向,重新排列阵式。两支舰队间的距离逐渐缩短,轻巡洋舰也加入了炮战。日军驱逐舰利用航速快的优势,继续向前航行,占领有利阵位发射鱼雷。盟军舰队却因为“科顿纳尔”号驱逐舰锅炉故障,速度受限,致使整个舰队无法高速行动。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美军持续40多分钟的攻击中,在锚地外围警戒的日军舰队主力居然毫无反应。西村于4时40分收到第15号扫雷艇的敌情警报,但迟至4时58分才下令各舰注意警戒,“那珂”号依旧在外围徘徊,并未靠近锚地。5时,第36号哨戒艇的急电也传到“那珂”号上,西村依然半信半疑,竟然要求查实再报!此时美军已经结束战斗,扬长而去了。5时12分,当第36号哨戒艇再度确认后,西村竟难以理解地命令第9驱逐队前往锚地北面寻找来袭敌舰,完全是南辕北辙!而“那珂”号依然停留在距离船队6000米外的海面上。直到5时48分,“那珂”号才终于向锚地靠近,然而映入西村眼帘的只是一片狼藉……

1941 年12 月8 日凌晨,日军偷袭珍珠港,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23日日出时,别动队位于巴厘巴板湾以东80海里,其后方30海里为主队。11时30分主队转向东前往巴厘巴板外锚地。12时20分,美军PBY再度临空,用无线电将日军动向发往后方。16时25分,9架B-10轰炸机和20架F2A战斗机向日军主队发起空袭,日军舰船拼命闪避,勉强避开投下的炸弹,仅“辰神丸”号受轻伤。19时30分,1架B-10突然从断云中现身,投下的重磅炸弹直接命中“南阿丸”号,迫其在大火中弃船,船员转移到“峰云”号驱逐舰上,这是巴厘巴板行动中的日军第一例损失,但不是最后一例。20时45分,别动队进入巴厘巴板湾,随后登陆部队换乘大发艇溯流而上。23时30分,主队在巴厘巴板外锚地抛锚,开始登陆准备工作。

早在1940
年底,荷兰就已经与英国开始讨论太平洋地区的防务问题。荷兰如此热心,是因为东印度群岛此时还是它的殖民地。然而直到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时,美、英、荷、澳等国仍未能就这一地区的防务做出切实有效的合作。直到1942
年1 月10
日雅加达会议上,这几个国家才初步准备在太平洋建立盟军联合司令部。然而此时日军已乘胜前进,又攻占了打拉根和苏拉威西的东北部。

图片 8

双方都有舰艇受了轻伤。日舰开始发射鱼雷。17 时05
分,盟军巡洋舰“埃克塞特”号被一颗鱼雷击伤,“休斯敦”号也中了弹,不得不减速,盟军舰队的队形被打乱。3
分钟后,“埃克塞特”号再次中弹,8 个锅炉被炸毁6
个,它不由自主地向左转向,其它的盟军舰艇也随着它改变了方向,只有旗舰“德鲁伊特尔”号仍保持着原来的航向。“佩思”号急忙在“埃克塞特”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