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之战

“U—9”号潜挺悄悄向“阿布基尔”号接近。潜望镜一会儿伸出水面,一会儿又消失在碧波之下。“阿布基尔”号渐渐进入了潜艇的鱼雷射程。

  1914
年,各帝国主义列强为了争夺殖民地而大动干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英国和德国在比利时境内,摆开了战场。英国因为和比利时隔海相望,就利用比利时的奥斯坦德港从英国向作战地区运送部队和给养。德军为了打击英国的海上运输线,决定派遣潜艇在奥斯坦德和英国马加特之间的航道上伏击英国舰船。
  潜艇一直被视为防御性的装器,德国人首先发现了它潜在的威力。他们巧妙地利用了潜艇隐蔽性好的优点,创造了一艘小潜艇击沉数艘大军舰的奇迹。
  那是1914 年9
月的一天清晨,在奥斯坦德西北海面上,有一艘德国潜艇正在往返游弋。潜艇的舰桥上,站着两个人,正手持望远镜,扫视着远方的水际。这是德国潜艇:“U—9”号的般长韦迪根和副艇长斯皮斯,他们正指挥着潜艇在英军运输航道上执行伏击任务。猎猎的海风吹拂着他们的金发,大海在他们身边波动着金光,一切显得那么样和、宁静。
  突然,斯皮斯碰了碰韦迪根,兴奋地指着西方喊道:“艇长,您看那边。”
  韦迪根忙把望远镜对准他所指的方向。由于是背着阳光,远方的一切看得格外清晰。在西方水天相接之处,有一个黑点正缓缓移动。黑点上方慢慢现出一个尖头,恰似荷兰渔船上的桅杆。黑点渐渐靠近时,韦迪根惊喜地发现,那高高凸出的东西不是桅杆,而是正在喷吐浓烟的军舰烟囱。烟团随风飘散,在蔚蓝色的天空中留下一道清晰的淡墨色印迹。
  韦迪根和斯皮斯急忙回到艇内,潜艇立即下潜了。韦迪根通过潜望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目标,突然,他一把抓住斯皮斯,激动地说:“约翰,我们太走运了,来的是英国巡洋舰!而且不是一艘,也不是两艘,而是3
艘!” 不错,驶过来的的确是3
艘英国巡洋舰。它们是“阿布基尔”号、“霍格”号和“克雷西”号。3
艘舰均为排水量1.2 万吨的大型舰只,每舰配备740 名官兵。此刻,3
艘舰上早饭刚刚开过,官兵们正开始一天的工作。帆缆军士逐个检查船员的住舱,看看吊床和床铺是否业已捆缚和收拾停当。了望哨正警惕地注视着海面,不放过每一个可疑点。“阿布基尔”号上的信号兵正在向后面的两舰打着旗语:“一切正常,照计划进行”。谁也没想到死神正在逼近。
  “U—9”号潜挺悄悄向“阿布基尔”号接近。潜望镜一会儿伸出水面,一会儿又消失在碧波之下。“阿布基尔”号渐渐进入了潜艇的鱼雷射程。
  一直守望在潜望镜旁的韦迪根开始发布命令:“准备鱼雷!准备升至潜望镜深度,做好速潜准备。”
  这一连串的命令很快被执行。斯皮斯亲自操纵潜望镜升降机和鱼雷管发射按钮。
  “第一鱼雷管准备发射。预备——放!”
  随着韦迪根一声令下,响起了鱼雷冲出发射营时的嘶嘶声,潜艇震动了一下,开始向深化下潜。
  “5 秒—10 秒—15
秒..”操舵兵盯住表盘上的秒针,有节奏地大声读着。鱼雷需要30
秒钟才能抵达500
码处的目标。艇上的人谁也不吭声,神情紧张地期待着鱼雷击中目标时的那一声巨响。
  “轰!”一声闷雷似的爆炸声隐隐传来,不一会儿,潜艇在波动的海水中左右摇晃起来。韦迪根凭经验知道,鱼雷击中目标了。
  “阿布基尔”号的舰长德拉蒙海军上校听到一声巨响,接着茶杯被震倒,茶水溅了他一声。他知道军舰遇到什么意外情况了,立即匆匆走上舰桥,就看见值更官正慌忙向他跑来报告道:“舰长,军舰一定是触发了德国人布下的水雷,受损部位在辅机舱附近。”德拉蒙急忙向舰尾走去。忽然,他发现自己站立不住,直往前滑,他向四周看看,禁不住叫起来:“天哪!我们在急剧下沉,船尾一定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大团大团的蒸汽雾从烟囱里突突地往外冒,军舰倾斜得更厉害了。德拉蒙立即意识到军舰损坏严重,已无法抢救了。他急忙令信号兵发出求援信号。
  跟在“阿布基尔”号后面的“霍格”号上的官兵,只听到一声爆炸的巨响,同时看到“阿布基尔”号被爆炸的气浪掀出水面,又重重跌落在海里,溅起巨大的水花,但无人看到鱼雷的航迹。舰长尼科尔森见“阿布基尔”号正在迅速下沉,立即下令以最大的航速前去救援。他哪里知道“U—9”号潜艇正张开大口等着他们呢!
  “U—9”号击中目标迅速下潜了几分钟,又升至潜望镜深度。韦迪根打开潜望镜,仔细观察着正在下沉的“阿布基尔”号。他又转过潜望镜窥探其它两艘舰的动静。使他喜不自胜的是,“霍格”号正在驶进潜艇的鱼雷射程。
  他立刻下达了命令:“敌舰正在接近,第一、第二鱼雷管准备齐射!”忽然,他觉得仿佛有人推了他一把,一个趔趄,跌在轮机长身上,把轮机长撞倒在地,潜艇明显倾斜了。轮机长顾不得爬起,急忙喊道:“全体艇员都到艇尾!”
  听到命令,除了守候在鱼雷发射管旁和指挥舱的艇员外,其他人都匆忙来到艇尾。原来,因为上升太快,潜艇的艇首忽然向下倾斜。遇到这种情况,艇上往往采用移动人员的办法来保持潜艇平衡。
  潜艇重新变得平衡。韦迪根再次通过潜望镜观察了一下海面。“阿布基尔”号周围漂浮着许多挣扎呼叫的人们,“霍格”号正迅速向他们接近。
  一丝笑意浮现在韦迪根的嘴角。这正是攻击“霍格”号的极好机会。他抬起手,喊道:“发射手注意,预备——”他的手猛地向下一劈,“放!”
  “霍格”号已接近落水的士兵,正准备放下救生艇去。突然舰艇艇抖了一下,紧接着是两声巨响。这个钢铁的庞然大物猛地往上一跃,又“轰”地一声跌落下来,溅起的巨大水柱铺天盖地般扑到舰艇上。“霍格”号上立刻乱成一片,水兵们大声呼叫着,有人手忙脚乱地解救生艇,有人试图堵漏舀水。不一会儿,“霍格”号也开始徐徐下沉。
  在“U—9”号潜艇上,韦迪根并未因连续击沉两艘英国巡洋舰而得意忘形。他一再告诫轮机长说:“注意,我们要保持在潜望镜深度,一定不能露出水面。否则,我们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潜艇在水下悄悄地滑行着。过了一会儿,韦迪根再次升起潜望镜,他要再看看英国人落水后的狼狈样。可是,他在潜望镜中看到的却是一大团黑沉沉的东西。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大声叫了起来:“全速倒车,紧急!
  如不迅速移开,我们就要撞上敌舰了!”潜艇的电动机发出不祥的呜呜声,并开始冒烟。螺旋桨剧烈地搅动着,艇尾依然在徐徐下沉。突然,潜艇停止了移动,般体抖动起来。过了一会儿,潜艇开始向后倒车,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韦迪根再次透过潜望镜望去,潜艇已脱离了险境。他舒了一口气,命令道:“左车停,左车进,全速!”潜艇从“霍格”号舰体旁掉头驶开了去。
  在“霍格”艇爆炸时“克雷西”号的舰长约翰逊就意识到,使“霍格”
  号沉没的不是水雷,而是潜射鱼雷,他遂命令全舰注意警戒。炮手们一双双机警的眼睛不停地搜索着海面。突然,前桅上的了望哨发出一声尖叫:“‘霍格’号近旁有潜望镜!”约翰逊急忙举起望远镜,可是潜望镜已消失,海面上只有一条潜艇驶过留下的白色痕迹。约翰逊命令炮手们各就各位,一旦潜望镜再次露面,就集中火力向那儿猛轰。
  几分钟过去了,潜望镜没再出现,呼救声却阵阵传来。映入约翰逊眼帘的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救生筏、小艇和正在下沉的两艘巡洋舰上拼命挣扎的水兵。他们都急忙地盼着他去救援,约翰逊不忍心见死不救。他想,潜艇没再出现,也许已心满意足地驶离了现场。于是,他命令水兵们严密监视着海面,同时,命舰艇全速向沉船驶去。
  可是,约翰逊太天真了。韦迪根岂肯放弃到嘴的肥肉?他指挥潜艇转了一圈,再次升起潜望镜,正好看到“克雷西”向沉船处驶去。他简直不懂,这些英国佬为什么还傻呆呆地往他的枪口上撞呢!好吧,来者不拒。他眼睛不离潜望镜,口里命令道:“艇尾鱼雷管准备射击!”他的话刚落音,只听“轰”的一声,一发炮弹溅落在潜艇旁边,激起一股高大的水往,潜艇剧烈地摇晃起来。韦迪极大喊起来:“不好,英国佬发现我们了,快放下潜望镜,左满舵,全速前进!”潜艇绕了一个大圈子,韦迪根再次升起潜望镜观察,发现英国人还在朝着潜艇刚才驶离的那个地方拼命开炮呢。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韦迪根立即下达了发射的命令。二枚鱼雷刚刚跃出发射管,一发炮弹从潜望镜上方呼啸而过,落在远方。接着,雨点般的炮弹接踵而来,溅落在潜艇周围的海面。显然,英国人也发现了他们。韦迪根忙令潜艇驶离现场,反正鱼雷己发射出去了。
  鱼雷像两条劈凤斩浪的鲨鱼,拖着两条泛着白色浪花的航迹,向“克雷西”号冲去。“克雷西”号上的水手也已发现了飞奔而来的鱼雷,轮机手飞快地转动着舵盘,企图避开鱼雷。然而,这完全无济于事。只听“轰”的一声,舰艇被击中了。“克雷西”号巡洋舰上一片混乱,水兵们惊慌失措地跑来跑去。危急关头,约翰逊镇定自若,沉着地指挥着:“大家不要乱,各就各位,所有的炮一齐开火,把潜艇击沉。”水手们迅速回到各自的岗位,舰上的大炮一齐咆哮起来,向潜艇喷吐出一条条火舌。
  潜艇急忙转移。韦迪根根据观察,发现“克雷西”号不像遭受了重创的样子。他自言自语地说:“我要查清它的伤势究竟如何!”可又转念一想:
  “何必浪虚时间呢?干脆把它干掉算了!”他命令潜艇进入了新的发射位置,随着一声令下,潜艇上最后一枚鱼雷闪电般地滑出艇尾的发射管,飞速向目标奔去。
  “克雷西”号上的水手看见又一枚鱼雷向他们奔来,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为舰艇已被第一枚鱼雷炸得不能动弹了。他们只能用猛烈的炮火企图拦击它,可是,毫无用处。随着“轰”
  的一声巨响,一股祖大的白色水柱冲天而起,“克雷西”号立刻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几乎被拦腰折断。它先是左右摇晃,然后向左倾斜,慢慢沉了下去。
  3 艘巡洋舰上共有官兵2200 人,死1459 人,仅有741 人得救。
  当亲眼见到3
艘英国巡洋舰从海面相继消失之后,韦迪根才心满意足地指挥“U—9”号潜艇返回基地。一艘小小的潜艇在一小时内接连击沉3
艘大型巡洋舰的消息一经传开,各国军界为之震惊,人们才第一次认识到潜艇的巨大威力。“U—9”号潜艇的显赫战绩使传统的海战思想有所改变。从此,潜艇不仅作为防御性武器,也时常作为突袭性攻击武器投入了海战中。
  (华炳)

人类科技的进步离不开那些为科技不断现身的科学家,但是科技的进步也给人类带来了杀戮和侵略。潜艇技术的不断改进和发展,促进了潜艇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最用。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韦迪根立即下达了发射的命令。二枚鱼雷刚刚跃出发射管,一发炮弹从潜望镜上方呼啸而过,落在远方。接着,雨点般的炮弹接踵而来,溅落在潜艇周围的海面。显然,英国人也发现了他们。韦迪根忙令潜艇驶离现场,反正鱼雷己发射出去了。

在一战中,德国海军非常重视潜艇的运用,并且是第一个发动潜艇作战的国家。在战争中,德国总共拥有360艘潜艇,潜艇的主要作战武器——鱼雷的攻击和质量上都有了很大的发展。最有名的就是载入潜艇史册的“一艇沉3舰”就是德国潜艇部队的经典之作。

3 艘巡洋舰上共有官兵2200 人,死1459 人,仅有741 人得救。

德国和英国是航空反潜的先驱者。1914年圣诞节当天,德国“齐柏林”L-5飞艇在德国诺德尼岛附近对英国E-11潜艇进行了攻击,但没有对它造成什么损害。1915年5月15日,德国L-9飞艇在3个小时之内对3艘英国潜艇进行了连续不断的攻击,使其中一艘受到了轻微损伤。

“轰!”一声闷雷似的爆炸声隐隐传来,不一会儿,潜艇在波动的海水中左右摇晃起来。韦迪根凭经验知道,鱼雷击中目标了。

仅仅一个小时之后,这条爆炸性新闻迅速传遍了世界,国际海军界为之震惊:一条“铁皮壳”似的潜艇,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将三艘万吨级的巡洋舰击沉,造成1459名官兵阵亡。可以说,这场潜艇早期发展史上的著名战斗,引发了人们对潜艇作战能力和作战使用的重新认识。

随着韦迪根一声令下,响起了鱼雷冲出发射营时的嘶嘶声,潜艇震动了一下,开始向深化下潜。

我们都知道一战和二战的潜艇在海战中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比如说:攻击敌方的水面舰艇、商船、封锁海域等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潜艇以其强大的隐匿性和突然发起攻击水面舰艇和商船防不胜防。

一丝笑意浮现在韦迪根的嘴角。这正是攻击“霍格”号的极好机会。他抬起手,喊道:“发射手注意,预备——”他的手猛地向下一劈,“放!”

英国使用飞机反潜的著名计划是“稻草人”,这支部队编为34个飞行小队,约200架拼凑起来的飞机。从实战看,“稻草人”计划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另外,英国在战争结束前还装备了世界上第一种岸基大型反潜飞机“大袋鼠”,它可载420千克炸弹,其航速、航程都优于以前的反潜飞机和飞艇。

“阿布基尔”号的舰长德拉蒙海军上校听到一声巨响,接着茶杯被震倒,茶水溅了他一声。他知道军舰遇到什么意外情况了,立即匆匆走上舰桥,就看见值更官正慌忙向他跑来报告道:“舰长,军舰一定是触发了德国人布下的水雷,受损部位在辅机舱附近。”德拉蒙急忙向舰尾走去。忽然,他发现自己站立不住,直往前滑,他向四周看看,禁不住叫起来:“天哪!我们在急剧下沉,船尾一定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图片 1

那是1914 年9
月的一天清晨,在奥斯坦德西北海面上,有一艘德国潜艇正在往返游弋。潜艇的舰桥上,站着两个人,正手持望远镜,扫视着远方的水际。这是德国潜艇:“U—9”号的般长韦迪根和副艇长斯皮斯,他们正指挥着潜艇在英军运输航道上执行伏击任务。猎猎的海风吹拂着他们的金发,大海在他们身边波动着金光,一切显得那么样和、宁静。

随着潜艇在海战中不断的袭击协约国的军舰和商船,英国海军建造了伪装猎潜舰—Q船,Q船与商船没有区别,但是船上装有大口径火炮和反潜炸弹,有的还装有鱼雷。在一战中,英国海军共装备了180多艘各种各样的Q船,据统计,从1915年7月到1918年11月,这些Q船共击沉了11艘德国潜艇、击伤了至少60艘。

“何必浪虚时间呢?干脆把它干掉算了!”他命令潜艇进入了新的发射位置,随着一声令下,潜艇上最后一枚鱼雷闪电般地滑出艇尾的发射管,飞速向目标奔去。

两艘军舰被击沉使幸存的“克雷西”号舰长约翰逊海军上校意识到是遭到了潜艇的攻击,但看到在水中挣扎的同伴,这位上校没有下达攻潜的命令,而是下达了救援的命令,这个错误的决定又将“克雷西”号送入了绝境。

“第一鱼雷管准备发射。预备——放!”

一艇沉3舰

可是,约翰逊太天真了。韦迪根岂肯放弃到嘴的肥肉?他指挥潜艇转了一圈,再次升起潜望镜,正好看到“克雷西”向沉船处驶去。他简直不懂,这些英国佬为什么还傻呆呆地往他的枪口上撞呢!好吧,来者不拒。他眼睛不离潜望镜,口里命令道:“艇尾鱼雷管准备射击!”他的话刚落音,只听“轰”的一声,一发炮弹溅落在潜艇旁边,激起一股高大的水往,潜艇剧烈地摇晃起来。韦迪极大喊起来:“不好,英国佬发现我们了,快放下潜望镜,左满舵,全速前进!”潜艇绕了一个大圈子,韦迪根再次升起潜望镜观察,发现英国人还在朝着潜艇刚才驶离的那个地方拼命开炮呢。

1914年9月23日,德国海军U9号潜艇在比利时奥斯坦德港和英国马加特之间的伏击阵位上游弋待机,清晨时分,U9艇发现了三艘英国皇家海军巡洋舰,即“阿布基尔”号、“霍格”号和“克雷西”号,排水量均为12000吨。韦迪根艇长指挥U9艇悄悄向“阿布基尔”号靠拢,在听到“鱼雷准备完毕”的报告后,他下达了发射命令。鱼雷带着嘶嘶的响声从发射管中冲了出去。6时30分,随着一声巨响,“阿布基尔”号被击中。

的一声巨响,一股祖大的白色水柱冲天而起,“克雷西”号立刻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几乎被拦腰折断。它先是左右摇晃,然后向左倾斜,慢慢沉了下去。

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国潜艇共击沉商船5000余艘,1400万吨;最重视潜艇作战的德国占有其中的1300万吨,战果堪称惊人。1917年2月11日,德国宣布进行无限制潜艇战,共有111艘德国潜艇投入了战斗,给协约国方面,尤其是英国造成很大损失,并且牵制了协约国方面的大量人力物力,初次显示了潜艇在现代海战中的重要作用和对整个战争的重要影响。

如不迅速移开,我们就要撞上敌舰了!”潜艇的电动机发出不祥的呜呜声,并开始冒烟。螺旋桨剧烈地搅动着,艇尾依然在徐徐下沉。突然,潜艇停止了移动,般体抖动起来。过了一会儿,潜艇开始向后倒车,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韦迪根再次透过潜望镜望去,潜艇已脱离了险境。他舒了一口气,命令道:“左车停,左车进,全速!”潜艇从“霍格”号舰体旁掉头驶开了去。

6时55分,两枚鱼雷又从第一、第二发射管中呼啸而出,半分钟后,两声巨响传来,“霍格”号也被命中,并迅速开始下沉。U9艇也开始下潜规避,准备逃离这块是非之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