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点世界历史: 红白玫瑰战争

红白玫瑰战争是英国封建贵族间争夺王位的混战。从1455
年起,到1485年终,历时三十年,历史上也称之为“玫瑰战争”或“蔷薇战争”。

  红白玫瑰战争是英国封建贵族间争夺王位的混战。从1455
年起,到1485年终,历时三十年,历史上也称之为“玫瑰战争”或“蔷薇战争”。
  1453
年,英国在与法国的“百年战争”中失败,英国封建主向法国扩张的出路被堵塞,内部矛盾上升。“百年战争”结束后仅二年,约克公爵家族与当政的兰开斯特王朝争夺王位的斗争便开始了。
  兰开斯特家挨以红玫瑰为族徽,约克家族以白玫瑰为族徽,因此,他们两方的混战称“红白玫瑰战争”——在封建时期,欧洲各国王室、贵族家族及城市往往有自己的徽记,统称之为“纹章”,家族所用纹章称为“族微”。
  兰开斯特家族代表英国北方经济比较落后地区的大贵族的利益,约克家族得到经济比较发达的南方新贵族和大地主的支持。
  在一个浓雾弥漫的早晨,泰晤士河畔的石板路上响着杂沓的马蹄声与辚辚的车声,五六位新贵族与三四位大地主汇集到一座豪华的大院里来。这院子的大门上端,嵌着一朵用白玉百精制的玫瑰,院子四周的墙上以及几处花架上错落有致地攀着开有白色花朵的蔷蔽,满院是淡淡的玫瑰芬芳。
  约克公爵站在院内一座华美的大楼前迎接宾客。他那近乎秃顶的头上,稀疏的焦黄色头发梳得特别整齐,身穿燕尾服,胸前挂着一朵用雪白的绢制作的玫瑰花。凡是进来的宾客,约翰公爵都让他那俏丽的女仆给佩上一朵与自己所佩相同的玫瑰花。
  宾客们或年长或少壮,或高而瘦或矮而胖,但都带着一股自以为不同凡响的气概。
  主客在宽敞的大厅中围着一张大圆桌坐定。因为光线不足,虽是上午,也在圆桌中间点起五架各插有十来根蜡烛的枝状灯,把十几个人的脸照得半明半暗。
  约克公爵坐在一张雕镂精巧的桃花心木椅子上,其余的人一律坐在沙发上。
  约克公爵冷峻的脸上荡过一丝笑意,声如铜钟似地说:“今天鄙人约诸位高贤来此,诸位盛驾光临,实在令本人深感荣幸。”他抖动一下自己的红鼻子,接着说,“众所周知,我们英国对法国的战争以失败告终,乃是由于兰开斯特王朝的无能。如果由我们来执掌国柄,那高卢雄鸡早就被我们宰掉了!诸位想向海外扩展势力,或经商,或掠地,或寻珍觅宝,或募集劳力,都可以任意而为的。现在怎么样?我们只能龟缩在这英格兰岛上,天大的本领也没有施展的机会。所以,我们..”
  约克公爵还未讲完,只见一个矮而胖的人从沙发上蹦起来,哑着嗓子喊道,“我们应当推翻兰开斯特家族的统治!”喊毕,“呼”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大家看此人时,原来是绰号叫作“怒熊”的乔治·彭。
  约克公爵正想接下去说,沙发上又站起一个人,此人瘦长脸,下巴上一撮尖尖的黄胡子,乃是人们称之为“好斗的羊”的戴维。戴维瞪着灰色的眼睛说:“我们败于法国这只高卢雄鸡,是因为我们的武功不行;而我们困于兰开斯特家族的牢笼,也只是因为我们缺乏武功。如果我们把南方的军队抓过来好好武装一番,把北方佬打个人仰马翻,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戴维刚坐下,又有两三个人争先恐后他讲了一通。大家讲毕,约克公爵把目光投到坐在另一端、一直没有开口的汤姆森那里,说:“汤姆森先生,我们的‘智慧之源’,您有何高见?”
  这个被调侃地称作“智慧之源”的人,点一点头,把毛茸茸的右手一抬,站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涨红了脸,下巴吃力地颤动着,说:“期期,期,我有五百名骑士和,和和和,家丁,丁。艾,艾艾,还有七,七七,七名力,力力力,力士。
  我,早就想,想想想,想把兰开斯特,狗,狗狗狗日的王朝,朝朝,打个底,底底底,底儿朝天了!期期,气死我了!”他因为口吃,说罢,脸涨得通红,右手捏成拳头在桌上猛地一捶,把蜡烛台架捶得乱晃,坐下了。
  约克公爵见大家已说完,便站起来说:“我们从明天起,就打出旗帜来,各人抓紧组织人马,分别到各地发出通知,等部队汇齐了,便拿下国王的城堡。”大家都说“好”,于是各饮一杯酒散去。
  第二天,约克公爵的领地上飘起一面面旗帜,每面旗上均绣有白色玫瑰花,许多南方新贵族与地主庄园的门前,也都高竖起带有白玫瑰的旗帜。
  这消息迅速传到国王耳朵里,传到北方的大贵族们耳朵里,他们立即紧张起来。过了不几天,国王把拥护自己的大贵族集中到自己的城堡中来会商。
  国王说:“诸位贵族阁下,现在看来约克公爵是领头图谋不轨了。这危及诸君的利益,你们有何高见?”
  大贵族西蒙说:“什么约克公爵?不就是一个公爵嘛?现在想染指王位,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大贵族约翰逊说:“如果我们拥戴的兰开斯特王朝不厉害,能同法国打‘百年战争’吗?虽然未能夷平法国,法国也元气大伤了!约克算个什么!”
  大贵族韦伯斯特说:“他们用白玫瑰去引诱、欺骗老百姓,我们的红玫瑰是干什么用的?我提议,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拥护兰开斯特王朝,便给他发一枚红玫瑰纹章。同时,我们也在北方各地树起红玫瑰旗帜来。我们北方人历来强悍,还怕他南方几条小鱼不成?”
  商量妥当后,各自散去。次日起,红色玫瑰旗帜与纹章也是各处可见了。
  一天,约克家族派人把一封信送到兰开斯特王朝,内容是叫国王自动让位,免得动武。
  国王立即召开御前会议,西蒙、约翰逊、韦伯斯特都到了。国王把约克的信给大家看过,而后说:“现在约克公爵家族送来了文书,其目的明明白白,诸位说怎么办?”
  韦伯斯特说:“他们不就是要动武吗?动武怕什么?”
  西蒙说:“不,不,动武未必是善法。我们可以请他们来谈判,..”
  约翰逊不等西蒙说完,便抢着插言道,“趁他们来谈判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
  御前会议就这样商定,国玉派使者通知约克公爵,说:“国王深知公爵治国的能力。准备请公爵明天到王宫商量一个办法,如何把王位让给您。”
  约克听后,哈哈大笑说:“国王此种诡计只能骗住小孩子。是不是想趁谈判之机加害于我?”
  一句话问得使者目瞪口呆。约克公爵说:“如果国王真心想让出王位,就请他在三天内搬出王官,撤出城堡,到英格兰北部去找一座小镇住下。就这样,我也不派人到国王那里去了,托你代为转致。”
  使者回到英王处,如此这般说了一道。国王见欺骗未能奏效,便又召集大贵族韦伯斯特、西蒙及约翰逊等策划。策划的结果是:一、宣布取消约克的公爵爵位;二、宣布禁止佩带和使用白玫瑰纹徽,违者处死;三、令北方各大贵族从速整顿军队,随时准备以武力扫乎约克家族及其支持者。
  西蒙、约翰逊、韦伯斯特等人分头去招募兵丁、操练人马。
  却说约克家族得知国王的决定后,便立即调动军队去攻击国王的城堡。
  “怒熊”乔治·彭亲率二千人马在前,“好斗的羊”戴维亲率一千多人马在左路,“智慧之源”汤姆森率二千多人马在右路,约克率三千多人马策应各路。
  国王守卫城堡的人马约万人,五千人部署在城堡内,五千人分布在城堡外三条要道上。
  “怒熊”乔治·彭率军直扑城堡正门。他骑一匹乌马,铜盔铁甲,手持六米长标,腰插飞刀十柄,在城堡大门前高叫:“怕死的快出来投降,不怕死的出来决战!”叫声未绝,国王埋伏在城堡外的两支军队从左右冲出,各有一面红色玫瑰旗高擎于队伍中。“怒熊”乔治道:“来得好!”便令自己的二千人马分为左右两列,一齐放箭。国王的军队也都放起箭来。双方矢如雨下,弦声震耳,各被射死射伤若干兵卒。此时,忽然城堡大门打开,从中冲出一彪人马来,三路夹攻乔治·彭。乔治·彭大怒,挺长标宜取城堡中冲出的将领,战未三合,那将败走。“怒熊”拔出飞刀,“嗖”地一声撒出去,正中那将后背,那将掉下马来。乔治·彭起手一挥,将他刺死。而后带着几百名骁勇骑士,一阵狂杀,把从城堡中冲出的军队杀退回城堡去了。“怒熊”
  正想趁势追入,无亲城堡的大铁门骤然关住,而且城堡上乱箭纷纷射下。
  在乔治·彭鏖战城堡中的军队杀出时,戴维与汤姆森已把从左右两侧攻击乔治·彭的国王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这一仗,约克一伙的部队大胜,于是围住了国王的城堡,但城堡极其坚固,一时攻不下来,只好驻军于城堡外,准备攻坚器具。
  约克家族的胜利,使许多地方反对兰开斯特家族的地主与贵族产生参与夺权的兴头,一时间,来自各地的人马纷纷打着白玫瑰旗帜向伦敦进发。
  再说北方的大贵族们,回去整顿了近万人马,忽然接到国王的紧急文书,让他们火速带军队到首都勤王。于是西蒙、约翰逊、韦伯斯特三人各带数千军,星夜出发,向南杀来,一路上见有白玫瑰纹章的庄园、第宅便纵兵焚掠。
  他们在行军途中,不断有拥护兰开斯特家族的贵族与地主武装加入部队,所以,开到伦敦附近时,已有三四万人马了。
  勤王军与约克一伙的军队在伦敦西郊相遇。大贵族西蒙、约翰逊、韦伯斯特约几万人马分为左、中、右三部,各打红玫瑰大旗,长矛重盾。约克的军队也有三万余人,约克与“怒熊”乔治·彭居中,“好斗的羊”戴维居左,“智慧之源”汤姆森居右,各打白玫瑰大旗,刀枪映日。
  勤王军阵上的约翰逊出马喊约克答话,约克勒马于阵前。约翰逊说:“国家本来太太平平,你们为什么要作乱?你们约克家族的公爵爵位已经被褫夺了,你还不回去老老实实当个顺民?今天大兵到此,你如识时务,就缴械投降,我们给你一条生路,如果执迷不误,休怪我不留情!”
  约克哈哈大笑说:“难怪人们说你无知,哪有一个王朝是永恒的?兰开斯特家族已是苟延残喘,你们也只是癞狗身上的虱子,在这里叫嚷什么?谁给我去把他的狗头砍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怒熊”乔治·彭早已挟长标而去,直取约翰逊,约翰逊身后的四名骑士冲上来迎敌。“怒熊”大怒,拔出四把飞刀,“唰”地一声甩出去,顿时把四名骑士的马都扎伤,骑士们摔下马来。约翰逊见势不好,便挺长矛来战,“怒熊”大喝一声,刺中约翰逊右臂,约翰逊伏于马上逃窜,乔治·彭随后赶来,两人绕着大丘追逐。不料“怒熊”的马被树桩绊倒,自己跌了个头破血流,约翰逊就逃掉了。
  双方军队混战成一团,喊声震天,从上午一直杀到天将黄昏,红玫瑰军抵敌不住,一退到泰晤士河之北去了,白玫瑰军屯于泰晤士河之南,并派部分人马将国王的城堡围住。
  此后两军彼此相持,互有进退,而一些地方的贵族、地主们因有的亲附红玫瑰,有的投靠白玫瑰,便各自统领小股人马南北相杀,时有人头落地,时有宅院被毁,不可细述。连兰开斯特家族的国王也换了茬。
  到1471
年,白玫瑰军组织起二十万人马,一举把红玫瑰军打败,国王成了阶下囚。但是,白玫瑰军在得胜之际,却未注意到只有十几岁的兰开斯特王族别支的亨利·都铎,趁兵荒马乱经由泰晤上河,驾小舟东出,而后又乘渔船逃到了法国的布列塔尼。
  白玫瑰取得了胜利后,约克家族夺得了英王的宝座。开始,是爱德华四世为王,爱德华四世亡故后,年幼的爱德华五世即位,由他的叔叔理查摄政,这理查在不足二十岁时,也参加过玫瑰战争,他见侄儿年幼,便把他侄儿禁锢起来,自己称王,是为理查三世,这时间是1483
年。
  理查三世登位后,不仅旧时的大贵族们反对他,就连新贵族和市民也反对他,认为他手段毒辣,心地不良。
  到1485
年,二十多岁的亨利·都铎已在法国招募到几千名支持者,准备回英国去夺取王位。亨利·都铎虽然年轻,却颇有心机,他先派人秘密回英国,去知会原先拥护兰开斯特的大贵族们,让他们随时听候调遣,允诺他们恢复原先的地位;又派人到原先拥护约克家族,现在却不满理查三世的新贵族中去放风,鼓动他们只要把理查三世赶下台,那么他们的利益会得到保护;还派人到伦敦及各城市的市民中去宣传理查三世的暴政是人民痛苦的根源;此外,又以重金高爵买通了理查三世手下两名统兵的贵族。这样,1485
年8月初,亨利·都铎便带领几千名支持者,在英国的威尔士登陆,向东推进。
  一路上许多反对理查三世的人纷纷加入亨利·都铎的队伍。队伍中打着几十面绣有红玫瑰的大旗。
  从1471 年兰开斯特家族战败失去王位,到1485
年,其间已是十五个年头,人们对约克家族的白玫瑰早已厌倦,因而一看到红色玫瑰的纹章,一种虽属怀旧但却新鲜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一路上许多平民百姓出来欢迎,有的给牵马送水,还有民间歌手编出歌儿来迎着亨利·都铎的队伍弹唱:
  当年伐锄了红玫瑰,
  红玫瑰根苗又长出来。
  长出来呀长出来,
  枝青叶翠,艳红花儿开。
  红玫瑰开时白玫瑰败,
  伐掉白玫瑰当薪柴,
  百姓唱歌又跳舞。
  理查三世就要倒台。
  却说理查三世得知亨利·都铎已登陆东进的消息,大怒,说:“斩草未锄根,那孽种而今倒又长出来了。当年老子在战场上无往不胜,这次我要杀他个有来无回。”于是点起三万人马,前去迎敌。
  1485 年8 月22
日,两军在博斯沃思原野相遇。理查三世头戴王冠,身披金甲,手持长矛,骑着白马来到阵前,喊亨利·都铎答话。亨利·都铎在一杆红玫瑰大旗护拥下,骑赤色战马提重剑出阵。理查三世说:“而今英伦三岛早已是我们约克家族的天下,你不识时务,居然想死灰复燃。我劝你放下武器,不失封一个贵族的地位!”
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亨利·都铎声音洪亮地回答道:“自从你们约克家族篡夺王权,便例行逆施,民怨沸腾。你连自己的侄儿都要禁锢,你还能容得下谁?你如果自愿下台,让出王位,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否则,你就死期临头了。”
  理查三世大怒,指挥军队冲击,亨利·都铎也挥剑指挥部队进攻,此时两军逼近,双方长弓硬弩齐放,箭如骤雨。理查三世因为自己人马多,便指挥左右两翼包围亨利·都铎的部队。理查三世左右两翼刚一运动,忽听得自己的军队中有人大喊:“杀死理查三世!杀死理查三世!”顿时,理查三世全军大乱。理查三世哪里知道,亨利·都铎买通的那两名贵族在临阵之际倒向了对方。
  亨利·都铎身先士卒,率骑兵步兵猛攻,理查三世的部队死伤甚多,四散溃逃。
  理查三世被杀死了,他的王冠落在草地上。从白玫瑰方面倒过来的两名贵族,把这王冠拾起来,擦拭干净,恭敬地为亨利·都铎戴上。至此,延续三十年的红白玫瑰战争结束了。
  就在这一年,亨利·都铎正式举行加冕典礼,称为亨利七世,开始了都铎王朝对英国的统治。
  (陈璧)

  1453年,百年战争以英国的彻底失败而告终。英国封建贵族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商人因失去在法国的重要通商据点而不满,新贵族和市民不满当权的兰加斯特王朝的政策,希望通过改朝换代改善他们的政治经济地位。经过一番力量的分化组合,贵族分为两个集团,分别参加到金雀花王朝后裔的两个王室家族内部的斗争。其中,以兰开斯特家族为一方,以红玫瑰为族徽;以约克家族为另一方,以白玫瑰为族徽。1455年,早就觊觎王位的约克公爵理查勾结沃里克伯爵,宣布自己为摄政王,兰加斯特家族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两个封建集团之间为争夺王位继承权爆发了长达30多年的自相残杀——“红白玫瑰战争”。
  战争的初期,约克家族占了上风,理查公爵曾经两次俘虏了亨利六世。但可惜的是,他被轻易到手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不顾亲信们的强烈反对,迫不及待地向王位伸出了双手。他逼迫亨利六世宣布他为摄政王,并册封自己为王位的继承人。这就意味着亨利六世自己的儿子失去了太子的地位。这样一来,惹恼了王后玛格丽特。1459年,玛格丽特帮助兰开斯特家族把理查排挤出咨议会,战争又起。此时的理查公爵志得意满,根本不把玛格丽特王后放在眼里,仅仅派了几百个人迎战。如此轻敌的后果只能是失败。次年6月,沃里克伯爵和理查之子爱德华率军杀回英国,7
月10日在北安普敦大败兰开斯特军,攻占伦敦,俘获国王,理查被宣布为王位继承人。但玛格丽特不甘失败,于12月30日率军突袭威克菲尔德,杀死理查。理查之子爱德华继承约克公爵封号后,于1461年2月2日率军在莫蒂默斯克罗斯打败兰开斯特军,3月4日废亨利六世,自己登上英国王位,称爱德华四世,建立约克王朝。此后,爱德华四世率军1.5万人追击玛格丽特,于3
月29日在陶顿之战中彻底打败兰开斯特军。玛格丽特逃往苏格兰。战争到此告一段落。
  1483年,爱德华四世逝世,由他年幼的儿子继承王位,称爱德华五世。爱德华四世的兄弟理查摄政。理查觊觎王位已久,于是杀侄夺权。理查的行为引起约克家族内部的分裂。于是,约克家族中拥护爱德华四世的一派联合兰加斯特家族的残余力量,对理查进行讨伐,战事再起。
  1485年8月,理查同亨利·都铎的5000人的军队激战于英格兰中部的博斯沃尔特。战争的紧要关头,理查军中的斯坦利爵士率部3000人公开倒戈,约克军遂告瓦解,理查三世战死,从而结束了约克家族的统治。出身于族徽为红玫瑰的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都铎结束了玫瑰战争,登上了英国王位,称亨利七世。为缓和政治紧张局势,他同爱德华四世的长女伊丽莎白(约克家族的继承人)结婚后,将原两大家族合为一个家族。

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1

1453
年,英国在与法国的“百年战争”中失败,英国封建主向法国扩张的出路被堵塞,内部矛盾上升。“百年战争”结束后仅二年,约克公爵家族与当政的兰开斯特王朝争夺王位的斗争便开始了。

兰开斯特家挨以红玫瑰为族徽,约克家族以白玫瑰为族徽,因此,他们两方的混战称“红白玫瑰战争”——在封建时期,欧洲各国王室、贵族家族及城市往往有自己的徽记,统称之为“纹章”,家族所用纹章称为“族微”。

兰开斯特家族代表英国北方经济比较落后地区的大贵族的利益,约克家族得到经济比较发达的南方新贵族和大地主的支持。

在一个浓雾弥漫的早晨,泰晤士河畔的石板路上响着杂沓的马蹄声与辚辚的车声,五六位新贵族与三四位大地主汇集到一座豪华的大院里来。这院子的大门上端,嵌着一朵用白玉百精制的玫瑰,院子四周的墙上以及几处花架上错落有致地攀着开有白色花朵的蔷蔽,满院是淡淡的玫瑰芬芳。

约克公爵站在院内一座华美的大楼前迎接宾客。他那近乎秃顶的头上,稀疏的焦黄色头发梳得特别整齐,身穿燕尾服,胸前挂着一朵用雪白的绢制作的玫瑰花。凡是进来的宾客,约翰公爵都让他那俏丽的女仆给佩上一朵与自己所佩相同的玫瑰花。

宾客们或年长或少壮,或高而瘦或矮而胖,但都带着一股自以为不同凡响的气概。

主客在宽敞的大厅中围着一张大圆桌坐定。因为光线不足,虽是上午,也在圆桌中间点起五架各插有十来根蜡烛的枝状灯,把十几个人的脸照得半明半暗。

约克公爵坐在一张雕镂精巧的桃花心木椅子上,其余的人一律坐在沙发上。

约克公爵冷峻的脸上荡过一丝笑意,声如铜钟似地说:“今天鄙人约诸位高贤来此,诸位盛驾光临,实在令本人深感荣幸。”他抖动一下自己的红鼻子,接着说,“众所周知,我们英国对法国的战争以失败告终,乃是由于兰开斯特王朝的无能。如果由我们来执掌国柄,那高卢雄鸡早就被我们宰掉了!诸位想向海外扩展势力,或经商,或掠地,或寻珍觅宝,或募集劳力,都可以任意而为的。现在怎么样?我们只能龟缩在这英格兰岛上,天大的本领也没有施展的机会。所以,我们..”

约克公爵还未讲完,只见一个矮而胖的人从沙发上蹦起来,哑着嗓子喊道,“我们应当推翻兰开斯特家族的统治!”喊毕,“呼”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大家看此人时,原来是绰号叫作“怒熊”的乔治·彭。

约克公爵正想接下去说,沙发上又站起一个人,此人瘦长脸,下巴上一撮尖尖的黄胡
子,乃是人们称之为“好斗的羊”的戴维。戴维瞪着灰色的眼睛说:“我们败于法国这只高卢雄鸡,是因为我们的武功不行;而我们困于兰开斯特家族的牢笼,也只是因为我们缺乏武功。如果我们把南方的军队抓过来好好武装一番,把北方佬打个人仰马翻,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戴维刚坐下,又有两三个人争先恐后他讲了一通。大家讲毕,约克公爵把目光投到坐在另一端、一直没有开口的汤姆森那里,说:“汤姆森先生,我们的‘智慧之源’,您有何高见?”

这个被调侃地称作“智慧之源”的人,点一点头,把毛茸茸的右手一抬,站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涨红了脸,下巴吃力地颤动着,说:“期期,期,我有五百名骑士和,和和和,家丁,丁。艾,艾艾,还有七,七七,七名力,力力力,力士。

我,早就想,想想想,想把兰开斯特,狗,狗狗狗日的王朝,朝朝,打个底,底底底,底儿朝天了!期期,气死我了!”他因为口吃,说罢,脸涨得通红,右手捏成拳头在桌上猛地一捶,把蜡烛台架捶得乱晃,坐下了。

约克公爵见大家已说完,便站起来说:“我们从明天起,就打出旗帜来,各人抓紧组织人马,分别到各地发出通知,等部队汇齐了,便拿下国王的城堡。”大家都说“好”,于是各饮一杯酒散去。

第二天,约克公爵的领地上飘起一面面旗帜,每面旗上均绣有白色玫瑰花,许多南方新贵族与地主庄园的门前,也都高竖起带有白玫瑰的旗帜。

这消息迅速传到国王耳朵里,传到北方的大贵族们耳朵里,他们立即紧张起来。过了不几天,国王把拥护自己的大贵族集中到自己的城堡中来会商。

国王说:“诸位贵族阁下,现在看来约克公爵是领头图谋不轨了。这危及诸君的利益,你们有何高见?”

大贵族西蒙说:“什么约克公爵?不就是一个公爵嘛?现在想染指王位,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大贵族约翰逊说:“如果我们拥戴的兰开斯特王朝不厉害,能同法国打‘百年战争’吗?虽然未能夷平法国,法国也元气大伤了!约克算个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