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的班车是经过教育局批准的还是“黑车”?

问题回答:

这样其实把非义务阶段的学前教育儿童排除出去,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国务院法制办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主要出于对幼儿乘车安全问题的考虑。

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在第六条中规定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学校建立健全校车安全管理制度,落实校车安全管理责任;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审核校车使用申请和校车驾驶人资格申请。”

图片 1

但他同时指出,在校车责任分担上,一定要更加明晰具体部门责任,现在文件还是“稍显笼统”。

为什么没有幼儿园?

回答:

在制定条例之初,很多人关注,由于校车安全牵涉到教育、公安、交通运输、安全生产监督等部门;地方和中央都有涉及,如此复杂的一个工程,会不会形成“九龙治水”的监管格局?

但他同时指出,在校车责任分担上,一定要更加明晰具体部门责任,现在文件还是“稍显笼统”。

一个亲戚是幼儿园的园长,我了结果这方面的事情。前些年幼儿园的校车比较混乱,新闻报道过多次校车事故以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就整顿规范校车的使用。现在你会发现幼儿园的校车全部都是色彩亮丽的黄色,走在路上都很显眼。以前有普通面包车作为校车接送孩子的,现在一律不允许。现在他们学校的校车一律换成下面图中这种了。

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应当合理规划幼儿园布局,方便幼儿就近入园。入园幼儿应由监护人或者其委托的成年人接送。对确因特殊情况不能由监护人或者其委托的成年人接送,需要使用车辆集中接送的,应当使用按照专用校车国家标准设计和制造的幼儿专用校车,遵守本条例校车安全管理的规定。

在制定条例之初,很多人关注,由于校车安全牵涉到教育、公安、交通运输、安全生产监督等部门;地方和中央都有涉及,如此复杂的一个工程,会不会形成“九龙治水”的监管格局?

问题描述:

多位接受采访的专家均表示,校车是政府的一个综合服务保障体系,需要各部门通力合作。

与去年12月11日公布的《校车安全条例》相比,《条例》最大的一个变化是校车覆盖范围的缩小。

幼儿园的班车是经过教育局批准的还是“黑车”?

在刚公布的条例中,交通部门依照条例规定审核校车使用申请和校车驾驶人资格。

“就怕没事的时候各管一头,真的出了事,谁都不管了,板子都不知道打在谁的身上。”有不便具名的专家表示。

杨文治的同事所说的“条例”,是《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当天上午,新华社全文公布了由温家宝总理签署的国务院令。与之同时,国务院法制办负责人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就《条例》起草的一些热点话题回应了社会关切。

“关于责任分担,政府监管是肯定的,首先要落实到具体的核心职能部门,从排序上来看还是教育、公安、交通、安监,从责任的归属上,我个人认为公安、交通以及安监应该放在教育之前。”李静波表示。

“我觉得条例比较全面、比较到位,征求意见时大家提的很多建议都已经纳入。”国家教育行政学院的李静波教授表示。

在地方的校车实践中,曾提前考虑到相关问题。无棣就采取了“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的模式。

《条例》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机动车驾驶人申请取得校车驾驶资格,应当向县级或者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交书面申请和证明……”

在他看来,《条例》首先强调了幼儿园是以就近入学,家长接送为主。

为什么没有幼儿园?

在刚公布的条例中,交通部门依照条例规定审核校车使用申请和校车驾驶人资格。

“从全国统计数字,70%的校车都是接送幼儿园孩子,现在问题就是政府该不该帮助运送幼儿。”有相关人士表示。

板子打在谁身上?

4月10日下午,在外开会的杨文治接了个电话,用了很长时间。

4月10日下午,在外开会的杨文治接了个电话,用了很长时间。

多位接受采访的专家均表示,校车是政府的一个综合服务保障体系,需要各部门通力合作。

针对这样的社会声音,在《条例》中又有修改。对照此前的草案,可以发现有一些变化。

在地方的校车实践中,曾提前考虑到相关问题。无棣就采取了“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的模式。

对此,同样参与到条例起草的北京师范大学袁桂林教授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这样的规定体现了一种政策倾向:“就近入园,而非校车,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而在最新公布的《条例》中,除明确教育部门相关指导和监督职责外,还把具体的资质审核责任给了交通等相关部门,共同把关。

而现实情况是,教育部门是学校的业务主管部门,仅能够管理学校、学生,根本没有管理校车的权限,没有所谓的执法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