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年前的世界级海战 中朝日露梁大海战始末 这才是明军的战绩(转)

日本水兵都爱吃鸡,他们吃腻了船上贮存的土豆和咸鱼,吵吵嚷嚷地要上岸去逮活鸡煮汤吃。长官把这些馋嘴士兵狠狠地骂了一顿,说:“岸上的朝鲜人厉害得很,几天前,有几个伙兵上岸去弄点葱蒜辣椒做调料,全被朝鲜人用鱼叉叉死了..,你们上岸去找死哇!”

  日本水兵都爱吃鸡,他们吃腻了船上贮存的土豆和咸鱼,吵吵嚷嚷地要上岸去逮活鸡煮汤吃。长官把这些馋嘴士兵狠狠地骂了一顿,说:“岸上的朝鲜人厉害得很,几天前,有几个伙兵上岸去弄点葱蒜辣椒做调料,全被朝鲜人用鱼叉叉死了..,你们上岸去找死哇!”
  又过了些日子,长官自己也吃腻了土豆和咸鱼,嘴里淡巴巴地难受,就对士兵说:“上岸弄鸡吃吧,多去些人,带着武器,朝鲜人就不敢捣乱了!”
  士兵们欢天喜地,跟着长官乘小船往岸边划去,船上只留下少数士兵守卫。
  这些士兵自认倒霉,眼巴巴地望着同伴们上岸快活去了。
  这个港口叫王浦港,在朝鲜的巨济岛。港口附近的海面上停泊着五十多艘日本战船。
  日本战船为什么停在朝鲜水域呢?这就需要交代一下来龙去脉。
  十六世纪后半叶,日本出了个独裁者叫丰臣秀吉,他经过长期征战,统一了日本。丰臣秀吉是个野心家,他统一了日本后,便开始对外武力扩张,掠夺土地财富。他把侵略矛头首先指向朝鲜。1592
年4
月,丰臣秀吉命令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率陆军十几万人,九鬼嘉隆率领水师九千人、战船七百余艘,渡过朝鲜海峡,在釜山登陆,然后兵分两路,向北窜犯。当时,朝鲜正值李氏王朝统治时期,由于国防松弛,军队缺少训练,在敌人的突然进攻面前措手不及,致使日本在二、三个月时间内就占领了京都汉城和开城、平壤等重要城市。朝鲜国王避居鸭绿江边的义州。朝鲜人民为了保卫祖国,不断袭击敌人。李氏王朝的一些爱国将领,也投身于抗日行列。水师将领李舜臣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个。
  再说那些上岸的日本水兵,就像饿狼扑进了羊群里,见鸡逮鸡,见羊杀羊,杀气腾腾地闯进朝鲜老百姓家里抢劫钱物。他们将鸡羊肉扔进锅里煮个半熟,捞起来蘸了盐酱大嚼起来。有的还强迫老百姓拿出酒来,喝得醉醺醺的,又唱又跳地发酒疯。朝鲜老百姓敢恕不敢言。
  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李舜臣率领八十多艘兵船,悄悄驶向巨济岛,向停泊在玉浦港海面的日本兵船靠近。留守在船上的日本兵,因为捞不到上岸打牙祭的机会,发了一通牢骚,懒懒散散地躺着坐着,消磨时光。直到李舜臣战船上的炮弹飞到甲板上,他们才惊叫起来,发现大祸降临了。
  李舜臣经过长期研制,制造了一种叫龟船的战船。这种龟船长十余丈,宽丈余,甲板上装有坚固的外壳,形似龟背。船头装龙头,有两个炮眼。船身四壁有许多枪眼、炮穴。船舷两侧各有十面划桨。龟船形状灵巧,行驶敏捷,火力猛烈。日本水兵被龟船上的炮火打得无招架主力。他们船上大半人上岸去了,势单力薄,敌不过龟船,只得调转船头向深海逃窜。岸上的那些水兵,听得海里响起炮声,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往海港奔跑,大呼小叫地扑进海滩,跳上小船追赶大船,来不及上小船的就跳进海里。李舜臣兵分两路,一部分炮击小船,一部分追逐大船。战斗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击沉日本兵船四十多艘,击毙敌官兵不计其数,并缴获大量战利品。而朝鲜方面没有损失一船一卒。
  消息传到丰臣秀吉设在日本九州名古屋的大本营,丰臣秀吉气得打了前来报告军情的水师将领九鬼嘉隆几个耳光。九鬼嘉隆被打得头昏眼花,捂着脸不敢吭声。丰臣秀吉怎能不生气呢?他原指望日本水师迅速控制朝鲜沿海地区,掌握制海权,保障日本陆军所需粮食和战略物资的供应,以便水陆并进,一举灭亡朝鲜。而朝鲜水师在王浦港海战中的胜利,一下子打乱了他的侵略部署。
  丰臣秀吉指着九鬼嘉隆的鼻子吼叫道:“限你两个月内消灭李舜臣,否则,我撤你职!”
  九鬼嘉隆苦着脸说:“将军,李舜臣神出鬼没,很难找到他的影踪,再说,他的龟船太厉害了..”他不敢再往下说了,因为丰臣秀吉已拨出了倭刀,他担心这个喜怒无常的独裁者会一刀砍了他脑袋。
  丰臣秀吉哈哈大笑起来,用倭刀指着九鬼嘉隆说:“你是头蠢猪,你长着脑袋干什么的?消灭李舜臣武力不行就用计谋嘛!计谋,你懂不懂?”九鬼嘉隆不懂,但他装懂,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用计谋,将军英明!”
  丰臣秀吉高兴了,说:“用计谋你是不行的,还是我传授你吧!”他凑近九鬼嘉隆如此这般一说,九鬼嘉隆眉开眼笑地说:“将军,你比诸葛亮还伟大哟!”日本人喜欢读中国小说《三国演义》,他们对刘备曹操诸葛亮的故事根熟悉,常常用来做比喻。
  1597
年初,九鬼嘉隆派遣一名奸细,潜入朝鲜李氏王朝内部,散布谣言说,“李舜臣和日将加藤清正有勾结。有一次,加藤乘船在釜山附近遇到了风暴,漂到一个小岛上,在岛上滞留了7
天。李舜臣知道这件事后,非但不去捉他,还派人送去水和食品,协助加藤脱离险境。”朝鲜国王信以为真,竟以所谓“欺瞒国王,放走敌将”的罪名,将李舜臣关押起来。另派一个名叫元均的将领接任水师统制使。
  元均是一个庸碌无能,只知寻欢作乐的无耻之徒。李舜臣苦心经营的水师,在他手上弄得军心涣散,战斗力急剧下降。
  丰臣秀吉趁机于1597 年2 月底,令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率十四万陆军,
另派兵船数百艘和水兵几万名协同行动,对朝鲜发动第二次侵略战争。
  元均率五百艘兵船出海迎敌,遭到日本水师伏击,几乎全军覆没。朝鲜又一次面临严重的民族危机,李氏王朝不得不于1597
年8 月,重新任命李舜臣为水师统制使。
  这时候,中国明朝政府应朝鲜政府要求,派遣四万大军,渡过鸭绿江,组成朝中联军,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由陈璘、邓子龙率领的中国水师,入朝后也和李舜臣并肩作战。在朝中联军的沉重打击下,日本侵略者节节败退,陷于进退维谷的境地。1598
年8 月,丰臣秀吉在忧伤中死去,遗嘱从朝鲜撤兵。
  丰臣秀吉一死,侵朝日军总头目小西行长慌了手脚,他失去了斗志,只想率部离开朝鲜,撤回日本。但他既然来了,要走就不那么容易了,他的后略被朝中军队堵住了。小西行长为了逃脱覆灭的命运,要求和谁,遭到朝中方面严正拒绝。9
月,朝中陆军分成左中右三略,进攻日军的三大据点——
萨山、泗川和顺天,迅速将小西行长、加藤清正分别围困在顺天和萨山。小西行长无计可施,派人突围到泗川,向盘据在泗川的日本水师求援,妄图从海上逃走。泗川的日本水师头目岛津义弘率五百多艘兵船和大批水兵,驶向顺天解围。
  李舜臣获悉这一情报后,派人请中国水师老将邓子龙过来商议对策。邓子龙已经70
多岁了,黧黑的脸上,被海风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绞路,那一把浓浓的胡须,也被岁月之笔涂白了。这黧黑脸和白胡须,更使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显得威严。54
岁的李舜臣,以晚辈自居,率人在甲板上恭候老将军。
  邓子龙上了李舜臣的指挥船,拉着他的手开玩笑说:“李大人,请老夫过船来,可备美酒佳肴?”
  李舜臣说:“有哇,有老大人最爱喝的杏花酒,佐酒的是大海蟹。哦,昨天刚弄到一条海蛇,清炖了请老大人品尝!”
  邓子龙捋捋白胡须,说:“哦,‘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喜欢的杏花美酒,自然是琼浆玉液罗!看来,李大人对中国的唐诗很熟悉的了!”李舜臣说:“小时候,父母就让我背诵唐诗了,什么李白的床前明月光啦,杜甫的润物细无声啦,我至今不忘!”邓子龙说:“这么说来,咱俩是知音了。我虽一介武夫,但也喜吟诗诵赋,等消灭了倭奴,咱俩再煮酒论诗,如何?”李舜臣抚掌笑着说:“好哇好哇,中国唐诗博大精深,晚辈要好好请教老大人呢!”
  俩人边喝酒边闲谈,渐渐地转入正题。李舜臣挟给邓子龙一块海蛇肉,邓子龙连骨头也嚼了吞进肚里。李舜臣说:“老大人好牙口呀!”邓子龙说:
  “要堵截岛津义弘,没有好牙口不行哇!”李舜臣说:“看来,老大人早窥透我的心思了!”邓子龙说:“咱俩是心有灵犀哇!”说罢,俩人都哈哈笑了起来,互敬一杯杏花酒,一饮而尽。
  李舜臣说:“岛津义弘要去顺天增援,露梁海面是必经水路。咱们在那儿设下埋伏,先歼灭鸟津,再去顺天瓮中捉鳖,逮住小西行长!”
  邓子龙放下酒怀,双手抱拳对李舜臣说:“老夫愿为李大人打头阵!”
  李舜臣摇摇头:“不行,晚辈怎敢让老大人冒风险呢!老大人满腹韬略,晚辈只请求老大人在一旁指点指点就行了。”邓子龙有点不高兴了,说:“李大人,这就见外了,你们的事,也就是我们的事。倭贼今日打你们,得手后,明日会转过头来打我们的。这次,我豁出老命,也要跟倭贼决一死战!”李舜臣被老将军的肺腑之言感动了,端起酒杯说:“老大人侠义肝胆,晚辈敬你一怀!”邓子龙一饮而尽。饮毕,将酒怀从船窗扔进海里,站起来说:“今朝只饮半截酒,留下半截,等打胜仗后再痛饮吧!”说完,告辞回到自己战船,调兵遣将,往露梁水面驶去。
  夜黑沉沉的,星星偶尔闪亮了一下,又躲进云层里了。夜暮和海水粘在一起,把天地拢成个神秘莫测的黑色世界。邓子龙站在船头,睁大眼,密切地注视着前方水面。在海里厮杀了一辈子的他,知道敌人最容易在这种风高月黑天出动。伸手不见五指,眼光被夜幕挡在半尺近的地方,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他有一双机敏的耳朵,这耳朵能透过呼啸的海风,辨别出船只驶动的声音。夜深了,天气越来越冷,甲板上和邓子龙的斗篷上都凝上了一层白霜。
  卫兵想劝他进船舱里暖和暖和,又不敢开口。老将军在战斗前夕,脾气很暴躁,打扰他,轻则遭一顿喝斥,重则会一巴掌劈过来。军机大事,贻误不得哟。
  突然,邓子龙跺了一下脚,压低嗓门对卫兵说:“倭贼的船来了,估摸在七、八里路以外,快去通知李舜巨大人,准备出击!”
  李舜臣也在谛听敌人的动静。接到邓子龙的报告,不禁佩服老将军的功夫,生姜还是老的辣呀。他立即传令各战船准备好炮弹、火枪,严阵以待。
  岛津义弘也紧张地站在船头,眼前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他还是不断用望远镜观察着前方。他祈祷上天保佑,不要和李舜臣的龟船遭遇。只要顺利到达顺天,救出小西行长,他就是有功之臣,回到日本,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前面就是露梁水域,明礁暗礁罗列,只有中间一条半里宽的水道。通过水道,就没有危险了。即使遇到李舜臣,打不赢就在深海跑。而如果在露梁水道遇到李舜臣,两边一堵,逃也没法逃呀。所以,驶近露梁水道,他的心呼呼直跳,担心黑暗里季舜臣会突然开火。他命令各战船停止前进,观察四周动静。过了好长时间,也没有什么异常动静。他放心了,命令全速通过水道。
  李舜臣故意放岛津义弘进入埋伏圈。他和邓子龙商议好,等岛津义弘的战船全部进入水道后,邓子龙在后面堵,他在前面截,前后夹攻,一举歼灭敌人。
  “开炮!”李舜臣一声令下,朝中水师的各种火器猛烈地向敌船袭击。
  海面上火光冲天,如同白昼。日军被打懵了,慌忙还击,由于手忙脚忙,炮弹没有目标,都落进海里。很快,有四十多艘战船被打沉了。
  岛津义弘见已经没办法逃跑了,就下今日军死命抵抗。他们也不打炮了,挥着倭刀嚎叫着跳上朝鲜和中国战船乱砍。中朝水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跳上日本战船砍杀。双方搅和在一起杀得难分难解。
  忽然,李舜臣见邓子龙的战船起火,知道老将军遇到了危险,他立即架舟去救援,就在这时,他左胸中弹,鲜血直往甲外涌。卫兵要扶他下船舱包扎,他说:“杀贼要紧,别管我,你们快去救救邓老将军!”他又把军旗交给部下,代他施号令指挥,“一定要消灭倭贼,斩草除根,不能让他们卷土重来!”说完,停止了呼吸。邓子龙战船被击中,烈火熊熊,他仍沉着地指挥战斗。他听到李舜臣的死讯,气得脱下战袍,只剩短衣短衫,操起大刀,腾空而起,落到敌船上,大叫:“岛津义弘,来来来,我和你斗三百回合!”
  岛津义弘赶紧穿了救生衣,在夜幕掩护下,跳进海里,潜到一个礁石后面躲了起来。
  不幸,一颗火炮子弹击中了邓子龙。这位70 多岁的老将壮烈牺牲了。
  战斗一直进行到第二天中午。朝中水师共击沉击毁大小敌舰四百五十艘,歼灭日军一万五千人。岛津义弘也被从礁石洞穴里抓出来,被愤怒的朝鲜水兵砍了脑袋。
  在陆上负隅顽抗的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迫于朝中联军的强大攻势,不得不举手投降,带着残兵败将,滚出了朝鲜。
  日本侵略者是1592
年入侵朝鲜的,这一年是壬辰年,所以,朝鲜历史上称这次为期6
年的反侵略战争为壬辰卫国战争。
  (于青南)

日本的北进扩张

又过了些日子,长官自己也吃腻了土豆和咸鱼,嘴里淡巴巴地难受,就对士兵说:“上岸弄鸡吃吧,多去些人,带着武器,朝鲜人就不敢捣乱了!”

  公元1598年,大明万历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九,在朝鲜半岛南端、釜山以西200余里的露梁津,子时刚过,800余艘各式战船,正在趁夜做战前的最后准备,他们是大明与朝鲜联军的水师部队。

士兵们欢天喜地,跟着长官乘小船往岸边划去,船上只留下少数士兵守卫。

  16世纪末,东北亚局势出现了一些变化,在日本,大名纷争的“战国时代”结束,丰臣秀吉完成了日本国内的基本统一。随着统一战争的进展,丰臣的野心和信心逐步膨胀,他不仅要把当时尚不属于日本的北海道并入日本版图,而且还将琉球和朝鲜两个明朝的藩属王国也列入了扩张的目标,甚至已经开始做一统中国的准备,在1591年他给朝鲜国王的书信中称,“本朝开辟以来,朝政盛事,洛阳壮丽,莫如此日也。人生一世,不满百龄焉,郁郁久居此乎?不屑国家之远,山河之隔,欲一超直入大明国,欲易吾朝风俗于四百余州(当时日本认为中国地方有四百余州)。”并威逼朝鲜臣服于日本。在被朝鲜国王断然拒绝之后,1592年,丰臣秀吉动员军队20万,出兵朝鲜,发动侵略战争。

这些士兵自认倒霉,眼巴巴地望着同伴们上岸快活去了。

  当时的朝鲜,正处于国内政治昏庸、党争不断、军力衰弱之际,只能求助于明朝出兵。此时的明朝政权,虽然处于万历帝不理朝政的最高权威空白状态之中,但戚继光练兵和张居正改革的影响还在。经过官僚体系短时间的混乱之后,明军在短期内进行了战争动员,并于1592年年底,出兵援朝,史称“壬辰战争”。

这个港口叫王浦港,在朝鲜的巨济岛。港口附近的海面上停泊着五十多艘日本战船。

  战事持续到1598年,已历时七载,其间,战局起伏不定,但总体上逐渐对日本不利。日军出兵后,迅速占领了汉城和平壤,但明军于1592年年底入朝后,又先后收复了以上地方,日军只能退守半岛南部诸地,双方在你来我往一番后陷入胶着状态,不久,日方提出议和,明朝也乐得早日休兵,双方暂时订下了和议,内容规定明朝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日军自朝鲜半岛撤军。但是,丰臣秀吉提出的真实撤军条件是:日本吞并朝鲜南部,明朝要把公主嫁给天皇,且朝鲜今后要臣服于日本等等。而明朝负责谈判的使臣却未敢告诉朝廷真相,只是汇报说日本已答应撤出朝鲜云云,这使得丰臣秀吉最终又找到了借口,以朝鲜不守和议为名,于1597年增兵朝鲜,再次北犯。

日本战船为什么停在朝鲜水域呢?这就需要交代一下来龙去脉。

  实际上,日本国内对于侵朝战争的意见并不统一,很多封建领主并未从侵朝战争中获得好处,但却又要分摊征兵纳粮的任务。一些人在不满的同时也试图阻止这次出征。第一次侵朝的主要将领小西行长,早在1596年秋天,就向朝鲜使臣的翻译讲了第二次日军入侵的时间和部署,1597年夏,小西行长派人会见了朝鲜庆尚右兵使金应瑞,详细说明了日军即将执行的进军计划,并建议朝鲜坚壁清野,并征召新兵,进行战前动员,但是,朝鲜国王及其身边近臣,对这一事件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整个政权沉迷于内部党争,而且还撤换了前次战争中表现出色的李舜臣等将领,换上了若干昏庸之辈掌管水陆两军,而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明朝中央政权的支援上。

图片 1

  1597年6月,日军主力抵达朝鲜。此次进军,日军吸取了以往教训,将11万多人的部队分为两路,左路(也就是西路),由小西行长率49600人,进攻全罗、忠清两道(即今天韩国的西南部地区),右路(即东路)由加藤清正为先锋,率军64300人,攻击庆尚道(即今天韩国东南部地区)。

十六世纪后半叶,日本出了个独裁
者叫丰臣秀吉,他经过长期征战,统一了日本。丰臣秀吉是个野心家,他统一了日本后,便开始对外武力扩张,掠夺土地财富。他把侵略矛头首先指向朝鲜。1592
年4
月,丰臣秀吉命令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率陆军十几万人,九鬼嘉隆率领水师九千人、战船七百余艘,渡过朝鲜海峡,在釜山登陆,然后兵分两路,向北窜犯。当时,朝鲜正值李氏王朝统治时期,由于国防松弛,军队缺少训练,在敌人的突然进攻面前措手不及,致使日本在二、三个月时间内就占领了京都汉城和开城、平壤等重要城市。朝鲜国王避居鸭绿江
边的义州。朝鲜人民为了保卫祖国,不断袭击敌人。李氏王朝的一些爱国将领,也投身于抗日行列。水师将领李舜臣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个。

  在海上,日军于七月十五,趁满月之日,以优势兵力突袭朝鲜水军主力驻地。代替名将李舜臣指挥的元均昏庸无能,毫无应有的警惕,结果全军覆没,包括“龟船”在内的大量战船被焚毁。日军顺势占领了朝鲜半岛西南端的几处据点,不仅可以威胁汉城,而且可以袭扰山东和辽东沿岸。
明朝在得知日军再度北侵的消息后,再度向朝鲜派出援兵,加上原先驻朝的部队,以及朝鲜军队,总兵力约5万多人。1597年12月,联军到达庆州,专攻敌右路主力加藤清正驻扎的蔚山要塞。双方的兵力对比约为4万对2万。但由于指挥不当,联军围攻蔚山10余天未下,反而在日军援军来临之际出现溃退局面,全军损兵上万,撤回汉城。而日军也损失惨重,蔚山城内能战者仅千余人。日军只得从朝鲜半岛将一半以上兵力调回国内休整(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耕种季节),在半岛上的兵力还余下6万多人。日军还在半岛南端沿海的几个要点,如蔚山等地,巩固了要塞防御,其长期计划,是打算步步为营,蚕食朝鲜。

再说那些上岸的日本水兵,就像饿狼扑进了羊群里,见鸡逮鸡,见羊杀羊,杀气腾腾地闯进朝鲜老百姓家里抢劫钱物。他们将鸡羊肉扔进锅里煮个半熟,捞起来蘸了盐酱大嚼起来。有的还强迫老百姓拿出酒来,喝得醉醺醺的,又唱又跳地发酒疯。朝鲜老百姓敢恕不敢言。

  但是,中朝联军并没有给日军这一机会。明朝强大的动员能力是联军的根本后盾,当时明军全国常备兵力80余万,再加上临时征召措施,调集10***规模的军队轻而易举,且军粮储备充足,后勤能力很强。而日本国土狭小,粮食生产长期紧张,人口生育率又低,全国可动员的兵力总共也只有50余万,实际上难以承受长期的大规模战争。
1598年(万历二十六年)春,明军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调兵和后勤准备,新的援军进入朝鲜,至夏季,完成了兵力整备,9月,开始兵分三路南下,联军总兵力达到11万多人,其中包括9万陆军和2万6千水军。

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李舜臣率领八十多艘兵船,悄悄驶向巨济岛,向停泊在玉浦港海面的日本兵船靠近。留守在船上的日本兵,因为捞不到上岸打牙祭的机会,发了一通牢骚,懒懒散散地躺着坐着,消磨时光。直到李舜臣战船上的炮弹飞到甲板上,他们才惊叫起来,发现大祸降临了。

  当时,中国的水军装备远远超过日军,不仅船坚,而且炮利。明军水师船只大量装载虎蹲炮一类的中型火炮,这种炮炮身长2尺,重36斤,上加铁箍,并配备铁爪、铁绊,发射前用大铁钉将炮身固定,每次装填5钱重的小铅子或小石子100枚,以及1枚重30两的大石子或大铅子,发射后,大石子用于摧毁对方的船身、船上建筑等设施,小石子则可以杀伤对方人员。比虎蹲炮大的还有“佛郎机”,这是明军从葡萄牙人手中得来仿制的。“佛郎机”就是当时对葡萄牙和西班牙人的统称。这种火炮已经有了现代火炮的雏形,炮身长七八尺,能够装1斤火药,弹丸重量也可达到1斤,射程可达五六里,还有准星、照门等设置,并可以安装在活动炮架上,随时调整射向,这在当时是非常划时代的装备。

李舜臣经过长期研制,制造了一种叫龟船的战船。这种龟船长十余丈,宽丈余,甲板上装有坚固的外壳,形似龟背。船头装龙头,有两个炮眼。船身四壁有许多枪眼、炮穴。船舷两侧各有十面划桨。龟船形状灵巧,行驶敏捷,火力猛烈。日本水兵被龟船上的炮火打得无招架主力。他们船上大半人上岸去了,势单力薄,敌不过龟船,只得调转船头向深海逃窜。岸上的那些水兵,听得海里响起炮声,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往海港奔跑,大呼小叫地扑进海滩,跳上小船追赶大船,来不及上小船的就跳进海里。李舜臣兵分两路,一部分炮击小船,一部分追逐大船。战斗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击沉日本兵船四十多艘,击毙敌官兵不计其数,并缴获大量战利品。而朝鲜方面没有损失一船一卒。

  除去火炮外,明军还大量使用火箭,其中不仅有单发火箭,还有多发火箭,其中一种百虎齐奔箭,可以把上百支火箭连在一起,在点火后齐射出去。为了增加火箭射程,明军还装备了多级火箭,例如“火龙出水”,是以5尺毛竹为箭筒,筒内装火箭数支,筒体下面两侧各缚火箭筒2个,作为推进器,水战时,可在距离水面三四尺处点火,箭筒即可在助推火箭的作用下飞行二三里远,“如火龙出于水面”,当助推火箭燃烧尽时,腹内火箭便点火飞出,飞向敌船等目标引燃之。

消息传到丰臣秀吉设在日本九州名古屋的大本营,丰臣秀吉气得打了前来报告军情的水师将领九鬼嘉隆几个耳光。九鬼嘉隆被打得头昏眼花,捂着脸不敢吭声。丰臣秀吉怎能不生气呢?他原指望日本水师迅速控制朝鲜沿海地区,掌握制海权,保障日本陆军所需粮食和战略物资的供应,以便水陆并进,一举灭亡朝鲜。而朝鲜水师在王浦港海战中的胜利,一下子打乱了他的侵略部署。

  此外,明朝水军甚至发展了燃烧性火器,例如“飞天喷筒”,内装硫磺、樟脑、松脂、雄黄、砒霜,以两分法打成药饼,封在发射筒内,战时点燃引信后,筒口可喷出十数丈高的火焰,而且由于装药的性质,其烟雾带毒,燃烧物质一旦被喷在对方船帆上,就会牢牢地粘在上面燃烧,无法扑救。

丰臣秀吉指着九鬼嘉隆的鼻子吼叫道:“限你两个月内消灭李舜臣,否则,我撤你职!”

  朝军方面,在李舜臣的努力下,朝鲜水师也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兵力达到7千多人。朝军的“龟船”是当时相当优秀的海战装备。这是一种大型战船,船顶部覆盖有防护板,板上遍布向外的利刃刀尖,敌人难以攀爬。船首设有龙头,船尾有龟尾,头尾均有射孔,两侧还各有6个射孔,射孔下还有8~10支橹,使其可以在无帆条件下快速行进。在日军早先向后方丰臣秀吉的汇报中提到,“朝鲜人水战大异陆战,且战船大而行速,楼牌坚厚,铳丸俱不能入。我船遇之,尽被撞破。”
十月,三路明军与日军先后接触,但进展都不甚顺利。在中路,中朝联军近3***进攻岛津义弘所率1***防守的新寨要塞,在拥有绝对火器优势,炮火轰开日军城门的时候,由于己方一处火药库失火,导致阵势大乱,被日军趁机掩杀,全军溃退,损失超过1万多人,基本失去了战斗力。

九鬼嘉隆苦着脸说:“将军,李舜臣神出鬼没,很难找到他的影踪,再说,他的龟船太厉害了..”他不敢再往下说了,因为丰臣秀吉已拨出了倭刀,他担心这个喜怒无常的独裁
者会一刀砍了他脑袋。

  东路联军约3***,再次攻击蔚山,与加藤清正所率日军互有胜负,随后进入对峙,一直到十一月,日军主动撤离。

丰臣秀吉哈哈大笑起来,用倭刀指着九鬼嘉隆说:“你是头蠢猪,你长着脑袋干什么的?消灭李舜臣武力不行就用计谋嘛!计谋,你懂不懂?”九鬼嘉隆不懂,但他装懂,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用计谋,将军英明!”

  西路联军人数最多,除了2万8千陆军以外,还有陈嶙率领的2万6千水军协同。其对手是小西行长所率的日军第二军,兵力1万3千人。联军将日军围困在曳桥要塞,但攻击多日,进展不大,此时听说中路军战败,遂决定暂时休战。至十月初,明军三路陆上部队实际上都已经停滞下来,只有陈嶙还在水上巡弋歼敌。

丰臣秀吉高兴了,说:“用计谋你是不行的,还是我传授你吧!”他凑近九鬼嘉隆如此这般一说,九鬼嘉隆眉开眼笑地说:“将军,你比诸葛亮还伟大哟!”日本人喜欢读中国小说《三国演义》,他们对刘备曹操诸葛亮的故事根熟悉,常常用来做比喻。

  另一方面,在日本国内,1597年8月,丰臣秀吉病死,遗命(抑或是身边人拟定的“遗命”)从朝鲜撤军。但是明军一直到当年十一月才得知这一消息。日军撤退命令下达后,驻蔚山的加藤清正于十一月率第一军迅速撤退,但岛津义弘和小西行长这两位联军老冤家的部队都尚未撤离,分布在顺天、泗川、南海等地,总兵力2万多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