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特伦顿战役什么时候爆发的?特伦顿战役的过程

拉尔上校费了好大的劲才勒住受了惊扬起前蹄嘘嘘叫着的坐骑,问身边一名上尉进攻的兵力有多少?尉官回答说,他看到树林里有四五个营,其中包括在他撤退以前向他的哨兵开火的三个营;但是左边和右边还有大股美军,市镇很快就要被四面包围了!

  公元十八世纪后半叶,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华盛顿将军领导美国人民,和英帝国殖民主义者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当时,英军的一个旅驻扎在名叫特伦顿的地方,华盛顿决定对那里的英军发动一次奇袭、他决定分兵3
路,他自己率一支大军在特伦顿以北9
英里的地方渡过特拉华河,然后向南朝特伦顿进军,第二路是尤因将军率领的宾夕法尼亚民兵,在特伦顿以南1
英里的一个渡口渡河,攻占特伦顿南侧一条溪流上的桥梁,切断敌人南逃的退路;第三路由普特南将军和卡德瓦拉德将军率领,袭击多诺普伯爵指挥的英军。这3
支部队预定在夜间波过特拉华河, 准备好早晨5 点钟同时采取行动。
  这是一次以少胜多的偷袭战。12 月25 日傍晚,华盛顿那一支约2400
人的部队,带着一队小炮,共20 门,准备天一黑就渡河,希望在12
点以前全部到达彼岸。船只早准备好了,但天气寒冷,风大流急,河里尽是浮冰。由于渡河困难而危险,到凌晨3
点,大炮还没有运上河岸。距特伦顿还有9
英里,天明以前是赶不到了。若撒退回去,可能在撤退过程中被敌军发现并遭到袭击。面对困境,华盛顿果断地下令继续前进,背水一战。
  当华盛顿率队伍接近敌人前哨阵地时,天空又下起冰雹和大雪。暴风雪固然使得美军的行军异常艰苦,但也使得英军人人都躲在屋里。地上的积雪也使得军队行进的喳喳声和大炮滚动的辘辘声都减弱了。当他们逼近一个村庄时,走在前头的华盛顿来到一个正在路旁砍柴的人跟前,问他英军的哨兵小队在哪里?砍柴人回答说不知道。炮兵部队的一位上尉对砍柴人说:“你讲吧,这位就是华盛顿将军。”那人的表情立刻变了,热情他说:“愿上帝保佑你成功!哨兵小队在那所房子里,站岗的就在那棵树旁边。”
  美军先锋队由威廉上尉率领,詹姆斯·门罗(后来当了美国总统)中尉任副手。先锋队快要摸近敌人哨所时,正巧英军指挥官拉尔上校前来巡哨。
  拉尔一边鸣枪一边喊叫道:“敌人来了!快出动!快出动!”部下这才仓促抵抗。拉尔以为只是美军一小股骚拢部队呢,岂料美军黑压压一片冲上来了!
  两军接火的时候,美国大炮已经卸掉前车,准备投入作战了。华盛顿始终走在大炮旁边。他听到特伦顿城的另一端传来隆隆炮声,知道另外两路人马也到了。攻击按照原计划同时进行。
  英军前哨据点被攻破。敌人向后撤退,从屋子后面射击。英军擂起战鼓,号召迎敌;轻骑兵吹起了报警的军号。整座特伦顿城喧声震天。有些英军从营防的窗口胡乱向外射击:还有些英军乱作一团地涌出来,想在大街上列成队形;英骑兵仓促上马,东奔西突,使局面更加混乱。
  华盛顿将军随着他统率的部队挺进到国王大街的尽头,与炮兵部队福雷斯特上尉并肩骑在马上。当上尉的6
门大炮开始射击时,华盛顿便下马和炮手一起作战。他处在暴露的位置,他的部下屡次恳求他退到后面去,都被他拒绝了。英军在大街上架起两门炮,组成一个炮阵。这个炮阵本来可以使美军严重受阻,但是咸廉上尉和詹姆斯中尉带了一部分先头部队冲了上去,把敌人炮手赶跑了。两位军官都受了伤。
  在华盛顿向特伦顿北部市区挺进的时候,第二路人马已向市区南端逼近。英国的轻骑兵、步兵大约500
名,负隅顽抗。当他们得知华盛顿的部队从正面逼近,害怕被美军包围,就越过阿森平克溪上的桥梁抱头逃窜,沿着特拉华河河岸向博登镇的多诺普伯爵营地逃跑。要是华盛顿的计划完全实现,这股英军的退路就会被尤因将军截断。遗憾的是尤因将军的部队受到河上冰块的阻碍没有能渡过河来。
  英军拉尔上校显然是个无能的指挥官。就在华盛顿的部队还没渡过特拉华河时,特伦顿的前哨阵地上,响起了报警的枪声和开火射击声。全体驻军立即奉命荷枪列队待命。拉尔上校赶往前哨阵地,发现那里一片混乱,有6人受伤。原来有一股人从树林里窜出来,向哨兵开火后又立即撤退了。拉尔带着两个连和一门野炮,穿过树林,巡视了各个前哨据点,但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发现一切平静无事,就回去了。他竟如此轻敌,错误地判断为美军不过是虚晃一枪而已。
  眼下,面对美军排山倒海般的强大攻势,拉尔上校在奇袭造成的混乱中,又完全不知所措。这位上校骑在马上,努力集合惊恐万状、乱作一团的部下,但是他自己也十分迷惘。
  拉尔上校费了好大的劲才勒住受了惊扬起前蹄嘘嘘叫着的坐骑,问身边一名上尉进攻的兵力有多少?尉官回答说,他看到树林里有四五个营,其中包括在他撤退以前向他的哨兵开火的三个营;但是左边和右边还有大股美军,市镇很快就要被四面包围了!
  拉尔上校听罢报告举起指挥刀,喊道:“前进!冲啊!前进..”后面的英军跟随着他,像个无头的苍蝇似的,左冲右突,妄图突围。
  “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美军的战鼓在英军的四周响起。
  英军如丧家之犬,仓惶举枪胡乱射击。有的战马中弹受惊,把骑在马上的英军抛落在地,那骑兵旋即又被别的战马踩死。步兵就更惨了,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紧跟在骑兵后面狂奔。
  拉尔上校率部队终于冲出了重围,但队伍已死伤了不少,渍不成军。他在布郊的一个果园里集合残部,重整旗鼓,狂叫着说:“堂堂大英帝国的军队就这样败下降来了吗?作为一名皇家军队的上校,我觉得太丢脸啦!”
  于是有的部下附和他说:“是呀,我们不能把城池丢给叛军(指美军),我们连行李也没来得及带出来呀..”但多数部下劝拉尔上校先撤退再作打算。拉尔哪里听得进去,咆哮道:“我的全体掷弹兵,前进!”他夹紧座骑,挥刀率领六七百名英军向特伦顿城反扑。
  此刻,特伦顿城已被美军占据,3 路大军胜利会师,合计有4000 余人。
  华盛顿将军已命令炮兵把6
门大炮架设在街口,步兵埋伏在墙壁和灌木丛后面,严阵以待。
  英军快要冲上来了。站在大炮旁的华盛顿手一挥,喊道:
  “开炮!”只听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炮弹在敌群里炸开了花。
  拉尔上校不顾枪林弹雨,依然率领部下向前冲锋。待英军快要接近美军防守阵地时,突然响起了冲锋号。步兵们纷纷举起滑膛枪向敌人瞄准。冲在前面的英军纷纷中弹倒地。
  拉尔上校一马当先向前冲着,突然他觉得胸口遭到重重一拳似的,双眼一黑跌下马来。英军失去了首领,顿时慌乱起来。他们不顾副指挥官的命令,从右侧沿阿森平克溪两岸向北撤退,打算逃往普林斯顿。
  华盛顿看出了他们的意图,迅速派汉德上校率步兵团挡住他们的去路,同时又命另一支步枪团抄了他们的左翼,英军被追停顿下来,完全不知所措。
  华盛顿以为他们是在列成战斗队形,因此命令发射霰弹。
  福雷斯特上尉喊道:“将军阁下,他们投降了。”华盛顿应和着说:“投降了!”一面说着,一面策马向英军方向奔去。
  英军无条件投降了。受了重伤的拉尔上校束手就擒。这次战役共击毙英军100
余人,俘获英军近1000 人,其中有32 名军官。
  华盛顿将军指挥的奇袭特伦顿战役,以大获全胜而结束。这场战役是美国人民为摆脱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为争取独立而进行的许多战役中著名的一次。它大大鼓舞了美国人民的斗志,为最后取得独立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景文)

特伦顿战役爆发于1776年12月26日,在乔治·华盛顿强渡德拉瓦河至特伦顿后爆发的一场美国独立战争的战役。在不利的天候下进行危险的渡河后,华盛顿的大陆军主力碰上了驻扎在特伦顿的黑森佣兵。经过短暂的交火后,几乎整群黑森佣兵都遭俘虏,而美军则几乎毫无损失。这场战斗提振了大陆军的士气,并鼓舞更多人重新入伍。

英军前哨据点被攻破。敌人向后撤退,从屋子后面射击。英军擂起战鼓,号召迎敌;轻骑兵吹起了报警的军号。整座特伦顿城喧声震天。有些英军从营防的窗口胡
乱向外射击:还有些英军乱作一团
地涌出来,想在大街上列成队形;英骑兵仓促上马,东奔西突,使局面更加混乱。

战役过程

英军快要冲上来了。站在大炮旁的华盛顿手一挥,喊道:

渡河后,凌晨四点,华盛顿开始向南方行军。路上有一些村民自愿加入充当向导。在渡过雅各布溪(Jacob
Creek)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些困难,不过非常快都解决了。行进大约4英里后,华盛顿把军队分成两部分。他自个亲自率领一部,向特伦顿西北方向行军,而他的部下约翰·苏里瓦将军(General
John Sullivan
)则率领另一部,绕道南方包抄德国人的后路。临走前,苏里瓦告诉华盛顿说,由于天气溼冷,士兵的枪支大概会有问题,华盛顿回复说,枪支不得行就用长刀。两军约好,早上八点整发起进攻。

华盛顿看出了他们的意图,迅速派汉德上校率步兵团
挡住他们的去路,同时又命另一支步枪团
抄了他们的左翼,英军被追停顿下来,完全不知所措。

夜渡特拉华河

此刻,特伦顿城已被美军占据,3 路大军胜利会师,合计有4000 余人。

战役细节

美军先锋队由威廉上尉率领,詹姆斯·门罗中尉任副手。先锋队快要摸近敌人哨所时,正巧英军指挥官拉尔上校前来巡哨。

大陆军先前在纽约地区遭受了几场败战,被迫从新泽西州撤往宾州。军队的士气低落;为了尝试拯救士兵并在乐观的情况下度过年尾,乔治·华盛顿-大陆军的首席指挥官-计划在圣诞夜横渡德拉瓦河幷包围黑森驻军。

“开炮!”只听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炮弹在敌群里炸开了花。

黑森军溃败

在华盛顿向特伦顿北部市区挺进的时候,第二路人马已向市区南端逼近。英国的轻骑兵、步兵大约500
名,负隅顽抗。当他们得知华盛顿的部队从正面逼近,害怕被美军包围,就越过阿森平克溪上的桥梁抱头逃窜,沿着特拉华河河岸向博登镇的多诺普伯爵营地逃跑。要是华盛顿的计划完全实现,这股英军的退路就会被尤因将军截断。遗憾的是尤因将军的部队受到河上冰块的阻碍没有能渡过河来。

特伦顿的守军是大约1500个为英国人战斗的德国黑森雇佣军,将领是上校约翰·拉尔(Johann
Rall)。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德国职业军人,大多数来自德国黑森地区,战斗力很强。他们主要驻守在特伦顿的西南方向,介于城市南缘和特拉华河之间。然而,当时的战争传统是深冬季节,特别是圣诞节和新年前后,是不会交战的,因此这些黑森雇佣军都在军营里饮酒狂欢,之后就倒头大睡。防线上非常空虚,没有哨兵,大炮也没准备。拂晓时分,华盛顿到达了本杰明·摩尔(Benjamin
Moore)的庄园,受到了摩尔的款待。早上七点左右,华盛顿的部下荡平了一个特伦顿北方的黑森雇佣军的哨所。早上八点,华盛顿从北方对特伦顿发动突袭。他亲自从中路南下,左翼和右翼分别由手下的将领亨利·诺克斯(Henry
Knox)和纳森威尔·戈林(Nathanael
Greene)负责策应。同时,苏里瓦将军在南线也发起了攻击。

当时,英军的一个旅驻扎在名叫特伦顿的地方,华盛顿决定对那里的英军发动一次奇袭、他决定分兵3
路,他自己率一支大军在特伦顿以北9 英里的地方渡过特拉华河,然后向南朝特伦顿进军,第二路是尤因将军率领的宾夕法尼亚民兵,在特伦顿以南1
英里的一个渡口渡河,攻占特伦顿南侧一条溪流上的桥梁,切断敌人南逃的退路;第三路由普特南将军和卡德瓦拉德将军率领,袭击多诺普伯爵指挥的英军。这3
支部队预定在夜间波过特拉华河, 准备好早晨5 点钟同时采取行动。

由于河水很冰冷,造成渡河上的危险。又因为有两个进攻团无法渡过河流,华盛顿只好带着2400人发动进攻。军队向南行经9英里后抵达特伦顿。当黑森佣兵发觉美军靠近时,他们建立了一条防线并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撤退。然而,当黑森佣兵被打退回城市里时,美军炮兵打穿了他们的防线,抵抗也随之崩溃。1500名守军中,有超过三分之二都惨遭俘虏,除了少数从阿孙平克溪逃走的人。

两军接火的时候,美国大炮已经卸掉前车,准备投入作战了。华盛顿始终走在大炮旁边。他听到特伦顿城的另一端传来隆隆炮声,知道另外两路人马也到了。攻击按照原计划同时进行。

兵分两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