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百个非洲产业园的野心 | 再造一个世界工厂

  2000年到2014年中国在非投资从只有美国的2%猛增到55%。以目前的速度看,10年内中国在非投资将超过美国。不过,重塑非洲大陆的不仅是中国大公司。华盛顿官员或许不能理解,像吴这样闯荡的中国企业家——从零售和工厂到农业种植的各个领域,同样产生巨大影响,在制造业领域影响尤强。

奥贡广东自贸区这块处女地开发之初,可谓是一片不毛之地。一如其他非洲国家,尼日利亚的基础设施严重不足,没有可靠的水、电供应,也没有完整的道路。

很多西方人对此不可思议,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人凭什么在非洲受欢迎?

  过去20年来,数十万(甚至约百万)吴这样的中国商人到非洲闯荡。他们眼里的非洲活力和雄心与中国改革释放的力量相仿。由于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产能过剩及更严格环境标准,很多吴这样的中国企业家远走他乡实现抱负。许多人选择较近的柬埔寨等地,另一些人远赴非洲。

民企影响力不亚于国企

中国人在非洲,投入的是热情

  中国驻尼大使说,尼日利亚有条件成为世界工厂。但眼下,这个国家数以千计的中国企业家须面对现实。2017年制造业仅占尼GDP的9%。除了最基本原材料,其他一切都缺,因此多数中国工厂只限于最终组装产品。他们需要稀缺的外汇,还要面对有时故意刁难的港口官员。他们抱怨当地工人技能低,还有文化隔阂。

位于尼日利亚拉哥斯约60公里的伊格贝萨市,是奥贡广东自贸区的所在地。这个产业园的诞生,也是中非近年来加深合作的产物。在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中国宣布“今后3年内,在非洲地区建设3~5个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奥贡广东自贸区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

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特肖梅?托加表示,“一带一路”根本不是什么债务陷阱。中国推出的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非洲国家所必需的,可以使其增加出口,维持经济增长。对非洲国家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埃塞俄比亚2018年初开始运营的756公里的铁路,由中方银行资助。它打开了埃塞俄比亚通过吉布提进入海洋的通道,拥有1亿人口的埃塞俄比亚可以成为最大的国际贸易参与者之一。

  英国《金融时报》3月27日文章,原题: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另一面
威尔逊·吴(音)对自己管理的伊贝萨自贸区有个大计划。伊贝萨是尼日利亚奥贡州的一个破旧小镇,距尼商业之都拉各斯约60公里。眼下自贸区只有几个工厂库房,周围全是土路和灌木丛。但吴看到光明未来,“我们会有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沃尔玛超市。就像迪拜一样。”

任职麦肯锡的孙媛在《下一个世界工厂》书中指出,中国插足非洲不仅是国企驱动,与国企力量等量齐观的是这些私人企业;后者更能带动就业、能更快在地化,经济与社会的冲击力也更大。

尼日利亚莱基自贸区

  涌入非洲的中国企业家不限于尼日利亚。麦肯锡估计目前在非洲有超过1万家中国企业,其中90%是私营。从中国工人角度看,身在异国他乡,生活无疑有些艰难。尽管有种种不如意,但他们都说财富在招手。(作者戴维·皮林等,陈俊安译)

此外,在5月30日生效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中,非洲联盟55个成员中有52个已签署协议,仅有尼日利亚、贝宁、厄立特里亚这3个国家尚未签署。可见,尼日利亚目作为非洲里最大的经济体和最多人口的国家,仍然对加入非洲自贸区抱有怀疑态度。但对中资企业来说,则意味着不能享受非洲自贸区的种种优惠和便利,且与其他非洲国家产生割离,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一位在尼日利亚自贸区经营的中国民间企业家非常自豪地告诉英国媒体:“未来15至20年期间,这里的中国企业将大幅增加至1万家,是目前数量的200倍。”“我们将有8个不同的工业部门,将为电子产品、瓷砖和建筑安排不同的区域。未来,我们将开办一所服务研发的大学。”

  专家说,中国制造业投资是非洲本10年工业化的最好希望。中国在非洲的活动不只是政府推动。私营企业的比重即便不是更大,至少同样大。他们倾向本土化更快,产生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更大。

事实上,奥贡广东自贸区也已由国企主导管理变为私企主导管理。该园区此前是广东省国资委的国资背景,在2016年被广东新南方集团通过收购股权取得管理权。

今天,传音公司在非洲有5000名员工,其中超过90%为本地人。风险投资家姆布瓦纳?阿利认为:“传音正在改变非洲人买不起智能手机的说法。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等手机App的成功推广,都要多谢传音。”

中国资本和非洲国家共建产业园,也是符合双方现实需求的共同利益点。

图片 1

在非洲,虽然很多项目和园区是政府推动的,但在影响力方面,中国活跃且数量庞大的民营企业似乎更胜一筹。麦肯锡估计,目前有10万华商和国有企业在非洲做生意,90%是民营。

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周平剑表示:“尼日利亚具备成为世界工厂的条件,它应该成为世界工厂。”尼日利亚前驻华大使乔纳森?科克称,西方针对中国投资发出的警告“是伪善的”。中国的人口是尼日利亚的10倍,但他们建立起一种能够保障民生的制度。这些都是我们希望效仿的模式。尼日利亚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他还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数量达1.9亿。其主要城市拉各斯就有一千七百五十万人,是非洲最大的城市。巨大的、成本低廉的人口红利,是制造业在非洲的经济效益正变得越来越诱人的重要原因。

撰文 / 石留风

缺乏外汇与依赖外来供应,只是中国企业面对的两个问题而已。

4月1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发长文《中国对非投资的另一面》,文章指出:“中国在非洲的庞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吸人眼球,而成千上万到非洲打拼的中国小企业主也在帮助重塑这块大陆。”

艰苦的环境并没有阻挡人们的趋之若鹜,原因很直白:这里散发的发财机会,在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了。

其实,答案早就见诸西方媒体的一些报道细节中,只是真相往往被偏见淹没而已。

想在尼日利亚投资赚钱,阻力不仅仅是建立园区中的那些困难。

图片 2

这里就是80年代的中国

彭博商业周刊强调指出,“非洲手机市场之王”早已不是三星,而是中国的传音。在非洲大陆,每6个人当中就有1人是传音的用户。传音的成功,源于它对非洲本土化的深度融入。传音给手机增加了SIM卡插槽,方便非洲用户在不同无线网络之间进行切换,节省话费。中方的工程师还研发了照相机软件,可以更好地捕捉非洲的色彩。当地电力基础设施不足,传音公司就将重点转向延长电池寿命上。

许多来到这里的中国人,都能从非洲粗犷原始的能源与雄心中看到巨大的能量。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在非洲看到情形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开端何其相似,非洲正在展现中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似的机遇。

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古富力

中国在非境外园区主要包括加工制造、资源利用、农业产业、商贸物流、科技研发及综合开发类型,奥贡广东自贸区则属于加工制造型。这个自由贸易区由当地政府提供土地,中国广东新南方集团提供资金与管理。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