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存在的证明(笛卡尔简概)

“来人”

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说是有了话语权,可没几个会说话了!——写于2014年1月4日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我思,故我在;我在,故上帝在.”

“在,娘娘有什么吩咐?”

应是高中时代,老师在课堂上大谈“学会质疑”。那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得“怀疑”二字如获珍宝,恰逢网络兴发,于是学着老成的姿态,实则愤青无疑,大肆在网上质疑一切。以为自己称不上鲁迅第二,也该有胡适先生、陈独秀先生那辈的遗风,于是越发狂妄,满嘴政治得失,偶尔讽刺历史,闲时骂骂文学艺术。可怀疑完之后呢?漫无止境的喧哗与吵闹,怀疑到了最后,真不知为什么怀疑了,只感到虚无。我想,这是普遍现象吧,每个年轻人都无需掩饰什么,我们活在一个浮躁而充满怀疑的时代里,时代的病,就是我们人类整体的弊病。

笛卡尔认为寻找方法的时候,要尽可能的去怀疑一切可以被怀疑的东西.真理是确定不疑的,所以想要找到真理就要尽量去怀疑一切可以被怀疑的东西,直到最后你看出有哪一样是不可以怀疑的.但是他怀疑了半天,最后发现一件事情不能被怀疑,就是我不能怀疑正在怀疑的我,我可以怀疑一切,我看到的或者我听到的,但是我不能怀疑正在怀疑的我,如果我怀疑我是否存在,那么现在正在怀疑的究竟是谁呢?所以这个正在怀疑的我是不能被怀疑的,但是怀疑是一种思想作用,笛卡尔进而肯定我思,故我在.

“我怀疑宮中有人对我用巫蛊之术!”

我们年轻一代,兴许个个都是怀疑论者,抱着满腔热情针砭时事豪情万丈,却终究不知为什么怀疑,怀疑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怀疑而怀疑?我以为是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怀疑人本身,怀疑这个社会,怀疑这个世界,我们怀疑,推翻,却从未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相信,不在乎是不是虚无,或许虚无正是我们所追求的境界。更多的时候,我们的怀疑本身也只是随波逐流,是盲目而不加分辨的,这对于网络上的心理分析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当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之后,接着肯定我在,故上帝在.因为我对其他事物产生怀疑,但是真正完美的存在是不会去怀疑的,所以他就认为我并不完美,是有限的,但是在这个有限的我的心灵之中怎么会有一个最完美的上帝这个概念呢?而不完美的这个我不可能是这个观念的原因,因为这个我并不完美完全嘛,所以上帝这个观念只能来自最完美的上帝的本身,所以上帝是存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