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英国脱欧波及医疗业 医药公司紧调涉欧战略

不确定性影响发酵
英企业面临巨大风险  距离3月29日的脱欧截止日期还有不到一个月,英国脱欧已进入倒计时,但脱欧方案依旧摇摆不定,不确定性影响持续发酵。无论是哪种结果,脱欧对英国经济的伤害,都已不可逆转,企业的日子更是不好过  受英国脱欧不确定性持续发酵影响,很多外资企业选择关厂、撤资,规避风险,英国本土企业更是无处可逃。去年四季度,英国GDP直线下滑,增速仅为0.2%;去年全年,英国经济创下了2012年以来的最差表现,增速仅为1.4%。脱欧不确定性已明显损害英国经济。  坏消息接二连三。先是英国区域航空有限公司英伦航空难以承受脱欧之重,宣布破产。紧接着,欧洲航空巨头空客发出警告,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空客将面临艰难抉择。言下之意,不排除以前提到过的,关停空客英国机翼生产工厂。本田则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关闭工厂,撤离英国,并退出欧洲。  从目前来看,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包括英国工业联合会、英国商会在内的大型行业协会对于脱欧带来的企业经营风险发出了预警,并向企业提出了缓冲建议。但是,无论如何准备,企业都难从无协议脱欧中幸免。即便是英国按照现有协议有序脱欧,关税上升、人员流动受阻、清关不顺、供应链成本大增……种种风险都可能加大企业经营成本,更何况是现在这种举棋不定、不清不楚的状况。  哪些行业在脱欧过程中最脆弱?首当其冲的就是与民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食品行业。据国际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英国无法实现食品完全自给自足,大量依赖进口;英国本土生产的食品和饮料61%出口到欧盟市场,但这些产品的加工原材料或中间产品有71%来自欧盟市场,相关贸易均通过零关税的欧盟关税同盟和共同市场来实现。英国脱欧无疑将增加民众生活成本,并给食品加工行业带来经营风险和障碍,其持续时间和程度都将取决于英欧贸易谈判的未来进展。  具体来看,这些风险来自于劳动力、监管风险和供应链风险。食品行业需要大量劳动力,而且多来自于欧盟,脱欧无疑将给欧盟与英国之间原有的劳动力流动带来阻碍;同时,现有监管规则、食品安全风险评估均由欧盟统一机构(EFSA)执行和授权,包括食品标签和原产地认证规则等,脱欧后这些事务都需要与欧盟重新谈判;对于供应链,原有合同的供应地域、监管规则和程序协调、可能的价格波动以及贸易合同支付中存在的汇率、关税风险等都将难以避免。  除了食品,制药企业也很头疼。惠誉宏观研究中心认为,受到无协议脱欧的不确定性影响,跨国制药公司将面临更为显著的经营风险,这一风险来自于短期的供应链混乱和长期的英欧监管分歧。英国制药工业协会主席汤姆森表示,英国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在英欧之间开辟新的供应链渠道,以减轻脱欧的负面影响。  目前,已有一些跨国制药公司公布了应对脱欧计划,主要集中在应对短期供应链混乱方面。葛兰素史克股份有限公司计划同时保持其在英国和欧盟市场的药品检测能力,转移药品上市许可,更新产品包装和说明书,调整生产布局和出口许可,并增加存货空间应对供应链危机等。这些补救措施预计将使葛兰素史克在未来2至3年时间里额外消耗7000万英镑,后续为调整监管适用所花费的开销预计将达到每年5000万英镑。瑞士制药企业诺华表示,将竭力避免脱欧对其药品供应的影响,做好一切准备为英国市场提供持续的药品供应,同时宣布增加药品存货。辉瑞公司表示,为应对脱欧后药品监管规则转变开展的一系列生产标准、许可和新药试验调整将开销1亿美元。  瑞银财富伦敦投资办公室负责人余修远表示,脱欧所造成的不确定性对企业的影响主要是以下两方面。第一,需求量下降导致公司收益受影响。财务状况良好的公司也许能抗得住,随机应变,但一些小型企业或薄利的公司会受到更大冲击。第二,投资方案改变,这将因行业而异,受供应链、进出口等制约较多的公司会更困难。不过,投资意愿改变并不一定造成公司破产或者撤离,但肯定会影响增长速度。

英国脱欧波及医疗业 医药公司紧调涉欧战略

尽管根据《里斯本条约》的规定,英国最快在2018年真正离开欧盟,但很多企业都必须面临调整,因为从研发到临床到上市到定价,会产生一系列影响,后续还有很多政策并不明确。

无论英国脱欧是否会再次进行第二次公投,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英国脱离欧盟牵一发而动全身。“英国脱离欧盟给未来整个欧盟国家的制药监管及审批申报流程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很多国家已经纷纷开始对这个全球战略级的不确定性展开谋划,对可能发生的各种变数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弗若斯特沙利文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称。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尽管根据《里斯本条约》的规定,英国最快在2018年真正离开欧盟,但很多企业都必须面临调整,因为从研发到临床到上市到定价,会产生一系列影响,后续还有很多政策并不明确。

易活生物创始人廖玮直言,英国脱欧后,进入欧洲或英国的企业很多要重新面对市场,易活生物将调整产品上市步骤,要将原本于2020年在欧盟的上市计划提前至2018年,同时启动英国市场。

原有体系被打破

6月26日,英国广播公司称,由于不满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当地民众发起联署签名请愿,要求英国议会重新考虑这次公投的有效性,呼吁二次公投。在很多人看来,脱欧将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其中亦包括医药行业。

早在2月24日,欧洲制药工业协会联合会就表示,英国脱离欧盟将威胁科学研究,并危及28国集团药品监管体系。

弗若斯特沙利文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向记者表示,目前欧洲最大的制药监管机构欧洲药品管理局总部位于英国伦敦。而英国脱欧后,EMA总部将会面临搬迁的局面。同时,英国脱离欧盟也给未来整个欧盟国家的制药监管及审批申报流程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一方面英国未来将需要开发自己国内的药品监管体系,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短暂的混乱期。虽然英国也可以像挪威一样继续留在欧洲经济区,保留EMA评审系统,但许多支持脱欧的人都反对这项选择。而德国、瑞典、丹麦和意大利的制药公司和医药部门官员都会希望EMA将总部搬迁至本国,因为这些国家的企业都希望尽可能地接近主要监管机构。”王昕指出。

另据了解,欧盟正在推进所有临床试验单入口点和授权流程的集中制,这将有助于加快申请。不过,英国脱欧之后,药企将为英国的试验提交单独申请,产生额外的费用。这将影响到新药审批节奏,甚至有些企业或将放弃在英国试验新药。

英国脱欧后,对药企研发而言亦是有直接的冲击。但有媒体报道称,6月23日,英国将就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公投之际,包括葛兰素史克、阿斯利康在内的英国医药行业93名商业领袖和组织机构联名警告,称英国退出欧盟对英国的尖端医药的研发非常不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