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融科学和技术持股人提到公司未完善揭露,保荐机构接连被罚或致丢单

图片 1

来源:《壹财信》

作者:边城

2017年6月,上海海融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披露招股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但之后在2018年5月被终止审查。蛰伏两年后,海融科技于2019年11月6日再次向证监会报送了招股书,此次IPO转向深交所创业板,保荐机构东方花旗证券则不离不弃一路相随,此次海融科技IPO若成功上市将成为”奶油第一股”。

而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壹财信》发现,在招股书中没有对海融科技实控人所控制的企业信息进行全面披露,此外保荐机构的接连被罚、项目被否或致IPO项目辅导被撤,为海融科技的第二次IPO蒙上阴影。

关联企业信息披露出现遗漏

海融科技成立于2003年10月14日,主营业务为植脂奶油、巧克力、果酱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根据招股书,海融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黄海晓和黄海瑚兄弟二人,双方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为一致行动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黄海晓直接持有公司2,592万股股份,占股本总额的
57.60%,黄海瑚直接持有公司1,728万股股份,占股本总额的38.40%,两人合计持股高达96.00%,持股的高度集中之前也受到媒体的关注。

梳理招股书发现,黄海晓和黄海瑚兄弟二人及家族成员控制、参股以及曾控制的近三年内已注销的公司、分公司和子公司等有35家。

招股书中披露,实控人之一黄海晓控制的企业包括上海欣融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及3家子公司、上海欣融食品原料有限公司及7家子公司、境外企业12家、黄海晓配偶控制的企业1家、黄海晓参股的企业1家,一共有26家企业;另黄海晓、黄海瑚曾控制的近三年内已注销的企业有9家。

欣融食品及其7家子公司系香港上市公司Shineroad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的控股公司,都是由黄海晓通过上市公司控制企业,而巧合的是黄海晓的女儿名为黄欣融,以欣融为公司商号显然有这一层的关系。

但《壹财信》发现,黄海晓控制的欣融食品还有一家在报告期内成立的分公司未披露。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海欣融食品原料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6日,黄海晓担任企业负责人,经营状态为存续,经营范围为食品添加剂、食品的批发、进出口等。

为何在招股书中没有全面披露,我们不得而知,但招股书中倒是披露了海融科技的分公司信息。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海融科技拥有一家分公司:上海海融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分公司成立时间为2014年12月5日,负责人为季德南。

而根据对创业板IPO招股书信息披露的要求,发行人应采用方框图或其他有效形式,全面披露持有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其他企业等,海融科技的招股书或存在信息披露遗漏。

此外,招股书披露了实控人曾控制的近三年注销的9家企业,据天眼查资料,黄海晓、黄海瑚或还有在报告期外注销的企业,初步统计也有9家之多。

保荐机构接连被罚、项目被否和丢单

IPO企业招股书编制的质量是与保荐机构能否勤勉尽责相关的,尽管海融科技第一次IPO终止审查后,也并未更换保荐机构东方花旗证券,但招股书若出现信披遗漏,则保荐机构东方花旗证券恐难辞其咎。而《壹财信》还发现,东方花旗证券近年因业务违规接连受到证监会的处罚。

2018年12月,因东方花旗证券在粤传媒收购香榭丽项目中因未勤勉尽责,其为粤传媒重大资产重组出具的财务顾问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证监会对其做出没收业务收入并处罚款共计2,38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9年5月,东方花旗证券又因对宜昌长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债券调查存在问题而收到湖北证监局警示函。

2019年7月,证监会对东方花旗证券保荐的原新三板企业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具警示函。

东方花旗证券不但接连受到处罚,今年以来投行保荐业务受到影响,或还因此丢失IPO保荐业务。

据统计,东方花旗证券前三季度首发承销及保荐收入为0.89亿元,同比增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今年6月,东方花旗证券保荐的北京生泰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也未能获通过。

2019年10月14日,辽宁省证监会发布公告称,沈阳风景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更换辅导机构,东方花旗证券对风景园林的辅导备案撤销并终止。东方花旗证券称,其与风景园林于2018年9月28日签署辅导协议,现综合考虑各项因素,风景园林决定更换其他保荐机构开展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的相关工作。

辅导企业风景园林不会无缘无故地更换保荐机构,或与此前其接连被罚和保荐的项目上会被否有关。

尽管如此,海融科技与东方花旗证券两次IPO都不离不弃,似乎底气十足,能否顺利过会成功上市,我们也将保持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