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黄熟

清客见东翁烧黄熟香,辄掩鼻不闻,以其贱而不屑用也。
主人曰:“黄熟虽不佳,还强似府上烧人言、木屑。”清客大诧曰:“我舍下何曾烧这两件。”主人曰:“蚊烟是甚么做的?”娱乐笑话

白伺候

夜游神见门神夜立,怜而问之曰:“汝长大乃尔,如何做人门客,早晚伺候,受此苦辛?”门神曰:“出于无奈耳。”曰:“然则有饭吃否?”答:“若他要吃饭时,又不要我上门了。”

吃糟饼

一人家贫而不善饮,每出啖糟饼二枚,便有酣意。适遇友人问曰:“尔晨饮耶?”答曰:“非也,吃糟饼耳。”归以语妻,妻曰:“呆子,便说酒对,也装些体面。”夫颔之。及出,仍遇此友,问如前。以吃酒对,友诘之:“酒热吃乎冷吃乎?”答曰:“是熯的。”友笑曰:“仍是糟饼。”既归,而妻知之。答曰:“汝如何说熯?须云热饮。”夫曰:“我知道了。”再遇此友,不待问即夸云:“我今番的酒是热吃的。”友问曰:“你吃几何?”其人伸手曰:“两个。”

好古董

一富人酷嗜古董,而不辨真假。或伪以虞舜所造漆碗,周公挞伯禽之杖,与孔子杏坛所从之席求售,各以千金得之。囊资既空,乃左执虞舜之碗,右持周公之杖,身披孔子之席,而行乞于市。曰:“求赐太公九府钱一文。”

不奉富

千金子骄语人曰:“我富甚,汝何得不奉承?”贫者曰:“汝自多金,我保与而奉汝耶?”富者曰:“倘分一半与汝何如?”答曰:“汝五百我五百,我汝等耳。何奉焉?”又曰:“悉以相送,难道犹不奉我?”答曰:“汝失千金,而我得之。汝又当趋奉我矣。”

穷十万

富翁谓贫人曰:“我家富十万矣。”贫人曰:“我亦有十万之蓄,何足为奇。”富翁惊问曰:“汝之十万何在?”贫者曰:“你平素有了不肯用,我要用没得用,与我何异?”

失火

一穷人正在欢饮,或报以家中失火。其人即将衣帽一整,仍坐云:“不妨。家当尽在身上矣。”或曰:“令正却如何?”答曰:“她怕没人照管。”

夹被

暑月有拥夹被卧者。或问其故。答曰:“阿哟,棉被脱热。”

金银锭

贫子持金银锭行于街市,顾锭叹曰:“若得你硬起来,我就好过日子了。”旁人代答曰:“要我硬却不能够。除非你硬了凑我。”

妻掇茶

客至乏人,大声讨茶。妻无奈,只得自送茶出。夫装鼾,乃大喝云:“你家男人哪里去了?”

唤茶

一家客至,其夫唤茶不已。妇曰:“终年不买茶叶,茶从何来?”夫曰:“白滚水也罢。”妻曰:“柴没一根,冷水怎得热?”夫骂曰:“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妻骂曰:“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留茶

有留客吃茶者,苦无茶叶,往邻家借之。久而不至,汤滚则溢,以冷水加之。既久,釜且满矣,而茶叶终不得。妻谓夫曰:“茶是吃不成了,不如留他洗个浴罢。”

怕狗

客至乏仆,暗借邻家小厮,掇茶至客堂后,逡巡不前。其人厉声曰:“为何不至?”僮曰:“我怕你家这只凶狗。”

食粥

一人家贫,每日省米吃粥,怕人耻笑,嘱子讳之。人前只说吃饭。一日,父同友人讲话,等久不进,子往唤曰:“进来吃饭。”父曰:“今日手段快,缘何煮得恁早?”子曰:“早倒不早,今日又熬了些清汤。”

鞋袜讦讼

一人鞋袜俱破,鞋归咎于袜,袜又归咎于鞋,交相讼之于官。官不能决,乃拘脚跟证之。脚跟曰:“小的一向逐出在外,何由得知?”

被屑挂须

贫家盖稿,幼儿不知讳,父挞而戒之曰:“后有问者,但云盖被。”一日父见客。而须上带草。儿从后呼曰:“爹爹,且除去面上被屑着。”

烧黄熟

清客见东翁烧黄熟香,辄掩鼻不闻,以其贱而不屑用也。主人曰:“黄熟虽不佳,还强似府上烧人言、木屑。”清客大诧曰:“我舍下何曾烧这两件?”主人曰:“蚊烟是甚么做的。”

拉银会

有人拉友作会,友固拒之不得。乃曰:“汝若要我与会,除是跪我。”其人既下跪,乃许之。旁观者曰:“些须会银,左右要还他的,如此自屈,吾甚不取。”答曰:“我不折本的,他日讨会钱,跪还我的日子正多哩。”

兑会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