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4.net】食粥

一人家贫,每日省米吃粥。怕人耻笑,嘱子讳之,人前只说吃饭。一日,父同友人讲话,等久不进,子往唤曰:“进来吃饭。”父曰:“今日手段快,缘何煮得恁早?”子曰:“早到不不早,今日又熬厂些清汤。”娱乐笑话

前几天从书堆中翻出一本从未打开的书。书的封面介绍如下:本书可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笑话集,语言风趣,文字简练隽秀,表现手法十分成熟……。

白伺候

《笑林广记》这本书据说成书于1781年,由游戏主人编纂而成。全书由12卷,827个段子组成。我从中挑选了几个相对有意思的段子列于此处。

夜游神见门神夜立,怜而问之曰:“汝长大乃尔,如何做人门客,早晚伺候,受此苦辛?”门神曰:“出于无奈耳。”曰:“然则有饭吃否?”答:“若他要吃饭时,又不要我上门了。”

惯撞席

吃糟饼

一乡人做巡捕官,值按院门,太守来见,跪报云:“太老官人进。”按君怒,责之十下。次日太守来,报云:“太公祖进。”按君又责之。至第三日,太守又来,自念乡语不可,通文又不可,乃报云:“前日来的,昨日来的,今日又来了。”

一人家贫而不善饮,每出啖糟饼二枚,便有酣意。适遇友人问曰:“尔晨饮耶?”答曰:“非也,吃糟饼耳。”归以语妻,妻曰:“呆子,便说酒对,也装些体面。”夫颔之。及出,仍遇此友,问如前。以吃酒对,友诘之:“酒热吃乎冷吃乎?”答曰:“是熯的。”友笑曰:“仍是糟饼。”既归,而妻知之。答曰:“汝如何说熯?须云热饮。”夫曰:“我知道了。”再遇此友,不待问即夸云:“我今番的酒是热吃的。”友问曰:“你吃几何?”其人伸手曰:“两个。”

取金

好古董

一官出朱票,取赤金二锭,铺户送讫,当堂领价。官问:
“几何?”铺家曰:“平价该若干,今系老爷取用,只领半价可也。”官顾左右曰:“这等,发一锭还他。”

一富人酷嗜古董,而不辨真假。或伪以虞舜所造漆碗,周公挞伯禽之杖,与孔子杏坛所从之席求售,各以千金得之。囊资既空,乃左执虞舜之碗,右持周公之杖,身披孔子之席,而行乞于市。曰:“求赐太公九府钱一文。”

发金后,铺户仍候领价。官曰:“价已发过了。”铺家曰:“并未曾发。”官怒曰:“刁奴才,你说只领半价,故发一锭还你,抵了一半价钱。本县不曾亏你,如何胡缠?快撵出去!”

不奉富

家属

千金子骄语人曰:“我富甚,汝何得不奉承?”贫者曰:“汝自多金,我保与而奉汝耶?”富者曰:“倘分一半与汝何如?”答曰:“汝五百我五百,我汝等耳。何奉焉?”又曰:“悉以相送,难道犹不奉我?”答曰:“汝失千金,而我得之。汝又当趋奉我矣。”

官坐堂,众后中有撒一响屁者。官即叫:“拿来!”隶禀曰:“老爷,屁是一阵风,吹散没影踪,叫小的如何拿得?”官怒云:“为何徇情卖放,定要拿到。”皂无奈,只得取干屎回销:“禀老爷,正犯是走了,拿得家属在此。”

穷十万

训子

富翁谓贫人曰:“我家富十万矣。”贫人曰:“我亦有十万之蓄,何足为奇。”富翁惊问曰:“汝之十万何在?”贫者曰:“你平素有了不肯用,我要用没得用,与我何异?”

富翁子不识字,人劝以延师训子。先学一字是一画,次二字是二画,次三字三画。其子便欣然投笔告父曰:“儿已都晓字义,何用师为?”父喜之乃谢去。一日父欲招万姓者饮,命子晨起治状,至午不见写成。父往询之,子恚曰:“姓亦多矣,如何偏姓万,自早至今才得五百画哩!”

失火

过桥嚏

一穷人正在欢饮,或报以家中失火。其人即将衣帽一整,仍坐云:“不妨。家当尽在身上矣。”或曰:“令正却如何?”答曰:“她怕没人照管。”

一乡人自城中归,谓其妻曰:“我在城里打了无数喷嚏。”妻曰:“皆我在家想你之故。”他日挑粪过危桥,复连打数嚏,几乎失足,乃骂曰:“骚花娘,就是思量我,也须看甚么所在!”

夹被

兄弟人匾

暑月有拥夹被卧者。或问其故。答曰:“阿哟,棉被脱热。”

兄弟三人皆近视,同拜一客。堂上悬“遗清堂”一匾。伯曰:“主人原来患此病,不然何以取‘遗精室’也。”仲细看良久曰:“非也。想主人好道,故名‘道情堂’耳。”二人争论不已。以季弟目力更好,使辨之。乃张目眈视半晌。曰:“汝两人皆妄,上面安得有匾!”

金银锭

两坦

贫子持金银锭行于街市,顾锭叹曰:“若得你硬起来,我就好过日子了。”旁人代答曰:“要我硬却不能够。除非你硬了凑我。”

有一女择配,适两家并求。东家郎丑而富,西家郎美而贫。父母问其欲适谁家。女曰:“两坦。”问其故,答曰:“我爱在东家吃饭,西家去睡。”

妻掇茶

索谢

客至乏人,大声讨茶。妻无奈,只得自送茶出。夫装鼾,乃大喝云:“你家男人哪里去了?”

一贫士患腹泻,请医调治。谓医曰:“家贫不能馈药金,医好之日,奉请一醉。”医从之。服药而愈,恐医索谢,诈言腹泻未止。一日,医者伺其大便,随往验之。见撒出者俱是干粪,因怒指而示之曰:“撒了这样好粪,如何还不请我?”

唤茶

愿脚踢

一家客至,其夫唤茶不已。妇曰:“终年不买茶叶,茶从何来?”夫曰:“白滚水也罢。”妻曰:“柴没一根,冷水怎得热?”夫骂曰:“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妻骂曰:“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樵夫担柴,误触医士。医怒,欲挥拳。樵夫曰:“宁受脚踢,勿动尊手。”旁人讶之。樵者曰:“脚踢未必就死,经了他的手,定然不能活。”

留茶

要尺

有留客吃茶者,苦无茶叶,往邻家借之。久而不至,汤滚则溢,以冷水加之。既久,釜且满矣,而茶叶终不得。妻谓夫曰:“茶是吃不成了,不如留他洗个浴罢。”

一裁缝上厕坑,以尺挥插墙上。便完忘记而去。随有一满洲人登厕,偶见尺,将腰刀挂在上面。少顷,裁缝转来取尺,见有满人,畏而不前,观望良久。满人曰:“蛮子你要甚么?”答曰:“小的要尺。”满人曰:“咱囚攘的,屙也没有屙完,你就要吃(尺)!”

怕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