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联合抑制“天价片酬”,究竟能否真正落实?

综合:新京报、燕赵都市报、北京青年报

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倡议号召全行业一同遏制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共同规范行业秩序,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创作精品化。华谊兄弟此前因崔永元举报事件而备受关注,此次高调参与遏制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行动,也再次让市场瞩目。

图片 1
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发布“倡议书”
图片 2
三平台六公司发布《声明》原文
图片 3
横店影视产业协会发布“倡议书”

限制天价片酬的声明真的能改善行业浮躁之风吗?答案或许未必。

供不应求,收视造假

曾参与制作《芈月传》的儒意影业执行董事柯利明非常支持此次《声明》,“我们希望所有艺术家都回归创作的本质,大家一起去为这个大时代做出更好的作品。”曾制作《旋风少女》、《温暖的弦》的观达影视总经理周丹也表示:“艺人片酬是市场行为,但也要符合一个基本的营收规律,大家都冷静点挺好。”导演高群书则认为:“我不排除演员、编剧拿高片酬,但是片酬要符合他们的能力和作用,不是说演员片酬降下来就代表戏的水平上去了。关键要知道到底什么是好戏,什么戏才是观众真正认可的。”

知名编剧汪海林则表示,联合声明的目的,是为了让影视公司把成本都用在制作上,“如今这个联合声明发出,是一个行业整顿的强烈的信号,也希望这个整顿能够真正深入到对假数据、假流量的管制当中去,最终的目的应该是建立一个健康有序的市场。”

其实限制片酬并不是近两年才被官方关注并提及的。早在2013年9月,中国广播电视制片、导演、编剧、演员四大委员会就联手发出倡议,表示部分主创人员片酬过高已影响到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整体风气和健康发展,倡议全体会员自觉抵制一味攀比片酬的不良风气。之后几年,有关部门也陆续下发过多个文件,对天价片酬、明星制提出意见,但情况并没有明显改善。

国家一级导演江海洋表示,“尤其是近两三年,高片酬这个问题特别邪乎。这两三年是天天在叫流量、收视率、点击率,平台也有自己的难处,他们的盈利模式是需要广告商或其他赞助商来投钱,流量和收视率也意味着有人来看,看得人越多,广告商越愿意投钱,这个规律违背不了。所以流量和广告商的投放决定了平台的命运。所有高片酬都是在这个模式下催生的,他们以为这些人出演就有人看。”

图片 4

幸运的是,这两年“大IP”失灵,进而成为“大挨批”的现象时有发生,影视内容逐渐往精品化发展,“戏比天大”的呼声渐渐盖过了“流量至上”,电视剧风向也从“以人带戏”迁移到“以戏带人”。宋方金直言,有艺德的好演员的片酬处于正常水平,并没有到达天价,“那些拿天价片酬的恰恰是不会演戏的差演员。”

他认为播出平台应该以电影行业为镜鉴,多多反思,“很多卖座电影并不用片酬高的流量明星支撑,那些不会演戏,单靠粉丝、流量支撑的明星根本不值这么多钱。把问题想清楚,解决源头问题,才能真正抑制这个高片酬,能解决才是对国家的文化行业有所交代。”

资深影视宣传小雅认为,“现在的唯演员论特别严重,对于作品本身的关注偏少。有的戏签了演员,剧本还没写完呢,为了抢演员档期就敢开机。”她表示,内容和品质永远是最重要的,但现在不选最有名的演员,戏可能就卖不出去,如果这个声明能严格执行下去,或许能消解影视行业严重的“唯演员论”。

图片 5

“正在发生”传媒公司董事长金燕也表示:“我们是最被动的一环,听从政策和市场。具体后续如何,都是观望。我们一如既往,做好剧本,这是关键根本,姑且相信市场会平衡些许。”

此举有利于影视精品化

结语

《声明》规定了演员的单集片酬和总片酬上限,在流量、收视率、点击率等大数据为指向标的时代,平台方通常会被各种“数据”绑架,平台依靠广告和会员费赢利,广告商则愿意为高流量买单,头部剧集的版权交易费用也狂飙突进式地增长,以优爱腾为代表的平台方实际上负担很重,据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二季度内容成本达到4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7%。

资深媒体人李星文发文称:“畸形的市场环境,失控的演员片酬,失血的资金动脉,汹汹的民意声讨。中国影视产业处在成本高企,出口拥塞,观众流失的危险当口。不加治理,恐有灭顶之灾。奋起自救,已然别无选择。

粗略估计,我国每年电视剧产量超15000集,但仅有9000集有机会播出,超1/3的电视剧注定无法播出。电视剧产量巨大却精品不足,视频网站和电视台为了保险起见竞逐热剧,但大IP、大明星、大噱头、大制作的影视剧毕竟是极少数,自然遭到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哄抢,价格因而水涨船高。这又反过来进一步加剧了制作方对明星的依赖和明星资源的紧缺,一线明星天价片酬积重难返。

执导过电影《西风烈》《神探亨特张》的导演高群书认为控制高片酬方面,制片方始终是弱势,“抑制天价片酬,主要在于平台。片酬都是平台惯出来的,哪个制片方愿意出天价?平台购片人说用哪个演员就得用哪个演员,否则不收啊。于是,演员待价而沽,就要高价。有了这个演员,平台就出高价,制片方敢不从么?”

因此,虽然此次声明的发布的初心可鉴,意义积极,但无论是三大视频网站还是六大影视公司,或者刚刚加入声援的四大行业协会,都并非真正具有实际监管权的部门。在中国目前尚未建立起像欧美那样成熟完备的工会制度之前,市场的调控力度依然是有限的。

免责声明:《迈企网》转载上述内容,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感谢原文作者。如有出处一定注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始作俑者”有苦难言?

责任编辑:

如此大面积的数据造假直接引发了影视圈评价体系坍塌,优胜劣汰机制失效。很多流量明星恰恰是因为刷出来的好看的虚假数据获得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青睐,赢得一线资源和天价片酬。假流量——天价片酬——假流量——天价片酬,由此陷入一个死循环。

卖座电影都不靠流量

对于这份联合声明,他也直言“支持”:“中国电视剧行业发展有很多要害问题,天价片酬是其中的一个,另外两个是虚假收视率和非常方向不明、一刀切的税务风波。这九家都是龙头公司,这么做是一种觉醒,一种自救,我们也呼吁更多公司加入到这个行列。”

图片 6

2 、《声明》数字合理吗?

对于抑制“天价片酬”,绝大部分制片人、导演、编剧等都认为这是一件于行业有益的好事,不过同时也有质疑的声音出现,认为此举意愿虽好,但归根结底不是政策法规,因此恐怕只能起到呼吁和自律的效果,毕竟之前“限价”的各种政策、办法、声明也很多了,最终都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规避掉。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发布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通报要求指导行业协会联合大型影视公司抓紧制订抵制“天价”片酬的行业自律公约。同时表示即将下发通知,要求各级电视播出机构在电视剧购播过程中不得指定演员、不得以明星大腕作为论价标准,在电视剧宣传工作中不得对明星进行过度炒作。

难落实,沦为“喊口号”?

图片 7

今年4月4日,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总局在推动演员片酬合理化、遏制高片酬上的新举措,还将明星参与综艺节目的片酬也纳入管辖和调控范围。正是在当日,优爱腾发布联合倡议,向行业不良风气说不。

4 、“限薪”对电影行业有何影响?

因此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单一的行业规范更像是纸上谈兵,除了掀起暂时的舆论响应之外,在日后的实际执行过程中依然会让“有心”之人找到新的可乘之机。或许只有让加强立法和财务审计双管齐下,才能让这一行业顽疾得到有效治愈。

10年前,一部国产电视剧的演员费用约占制作费用的30%,但近几年国产剧演员片酬超总制作成本的50%已成常态,在一些更为倚重“流量偶像”的IP大剧中,明星片酬甚至占据总制作成本的75%。据上海广播电视台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的粗略统计,仅2016年一年,一至二线演员的片酬就增长近250%。据了解,目前日韩与好莱坞明星的片酬通常只占影视作品总预算的20%至30%。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则认为在电影行业这个问题不显著,首先,这几个拿高价的演员很多演不来电影;其次,电影院不靠这些流量,这几年卖座的电影都不靠流量,主要是票房和内容来支撑。电影的做法越来越在证明老百姓的选择不是这些高价演员,值得平台方和广告商深思。“事实上,高片酬并不可怕,非市场行规的高片酬才可怕。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规范市场行为和行业自律。另外还有一个担忧,演员可以给自己加很多身份,以控制项目的身份从其他渠道去拿钱。”

才能让“顽疾”有效治愈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曾在一份提交广电总局的报告中称:“目前我国排名前22名的卫视频道,在购买、播出电视剧业务中,普遍存在着收视率作假现象,已经形成了一个组织严密,操作有序的‘地下黑产业’。”

平台方

8月11日上午,一份由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以及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头部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的《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后文简称《声明》),在影视行业掀起热议。

图片 8

“弱势群体”静观其变?

当晚,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表评论:演员单集片酬禁超100万元,业内巨头联手抵制天价片酬。劳有所得理所应当,高不可测就难免惹人非议。明星讲身价更需重评价,倘若赚得盆满但观众不满,星途只会越走越暗。设置片酬红线,就是为了提高演技上限,打破流量光环的局限。用实力说话,才能对得起观众,经得起琢磨。

图片 9

关于《声明》中各项规定的落实,林楠认为这是一个综合问题,需要整个产业的各个环节协同努力,也许也还需要一个更明确的履行章程让大家遵循。影视剧的“限薪”应该也会波及到综艺,但这是两个系统,目前会有怎样的结果还不可知。之前行业内也有过限令,但这次不同,职能部门、平台以及制作方同时发声还是第一次,应该会有明显效果,但具体实施情况有待继续观察。

电视人、广电独家、传媒内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同样在8月11日,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9家会长单位:海润影视、大唐辉煌、华谊兄弟、爱奇艺、完美影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酷云互动、磨铁集团、金英马影视,代表协会联合发表《关于加强行业自律
遏制行业不正之风的倡议》。

新京报8月13日报道
继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之后,各影视平台和公司纷纷积极反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