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限酬令”重出江湖,这一次能成功限制明星的片酬吗?

原标题:焦点分析 | “限酬令”重出江湖,这一次能成功限制明星的片酬吗?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规定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这是几年来针对演员高片酬问题,有关组织首次明确提出了具体的“红线”,同时也将近几年来明星演员“高片酬”问题白热化了。

图片 1

近期,关于明星天价片酬的问题又一次冲到了风口浪尖。

图片 2

《孤芳不自赏》剧照

6月,中宣部、文化旅游局等部门下发通知,限制天价片酬现象,要求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空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限制明星高片酬只是手段,规范行业发展才是目的。对明星的“天价片酬”进行限制,把演员片酬比例控制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或许正是引导“粉丝经济”走向“创意经济模式”的关键一步。

影视圈内也发布了多次声明。

@广州日报夏振彬:影视产业说到底还是一个需要砸钱的行业,就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在不同环节投入多少,最终就能给观众呈现多少。拿钱做特效,特效就会抢眼;能在服装、化妆、道具上用心,最终也会体现在成品上……而“限薪令”的意义,正在于此。限制演员片酬说到底就是把主演的“蛋糕”重新分回到后期、剧本、摄影等影视制作的各环节中去,这无疑有益于影视剧提升制作水准。

市场经验

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视频网站、正午阳光等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声明,即日起将严格执行上述规定。此外,平台采购和制作的所有影视剧,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当然,《意见》仅仅是意见,缺乏足够的约束力,即便有尖锐的牙齿,在执行中也难免会有从业者暗度陈仓,会有无数方法去规避。比如制作方可以做“两套账”;演员能以投资方式参与票房分账;演员可以挂名顾问、策划,享受高薪;演员可以以自家公司的名义“消化”片酬……

高片酬明星救不了烂剧

8月12日,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发布了一则《团结一致,自律自强,维护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声明,称少数人员的“天价片酬”问题令人愤慨,但也同时表明,影视业内的薪酬和制作经费问题是市场行为,应该由市场调节,不宜匆忙动用行政手段。

图片 3

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最夸张的报道是:一部成本3亿元的电视剧,主演的明星拿走2亿元片酬。在一些主打流量明星的IP剧中,明星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占比甚至高达75%。

从2016年起,天价片酬问题就引发了大量关注和争议,相关部门也曾表态限制,可是收效甚微。这一次,限制明星天价片酬能成功吗?

所以,“限薪令”虽好,其操作性还值得商榷,其效果也还有待检验。归根结底,影视剧投资属于市场行为,“天价片酬”也是市场的产物——不是演员漫天要价,也并非投资方愿当“冤大头”,而是由供需关系、投资回报比决定。看看当前的影视剧,明星的话题、流量往往决定收视率,演员的知名度常常影响票房高低,制作方花大钱找票房“保障”,也属利益驱动。

一边是水涨船高的“天价片酬”,一边是满地扑街的低质剧。近日,面对饱受观众、业内人士诟病已久的明星高片酬这一畸形乱象,相关组织再出重拳。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等四个机构联合发布的《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对于演员片酬在制作成本中所占的比例,提出了明确的限制意见——“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市场环境给了明星“天价片酬”

因此,监管部门三令五申、积极引导,行业协会主动约束、明确要求,都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但要想真正解决“天价片酬”问题,关键还得靠市场。此前《琅琊榜》等“良心剧”因制作精良而快速圈粉,《战狼》等电影没有“流量担当”依然大获成功;一些明星主演的电影却要靠粉丝“锁场”挽回颜面……显然,“烧大钱,拍烂片”的模式不可持续,并且越来越吃力,这都是市场调节的结果,也会带动更多制作方思考、调整。

明星“天价片酬”问题并非第一次引发公众讨论,只是每次讨论最后又都在明星疯涨的片酬中悄然收场。必须承认,明星片酬在制作成本中占多大比重,这是明星和制片方妥协后达成契约的市场行为。

2016年8月,央视的“演员天价片酬”专题,首次将这个话题推向大众视野。

@钱江晚报项向荣:明星的“高片酬”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呢?如果仅仅制定文件,却没有说明违反文件的处罚方法,没有具体执行方案,不又是一纸空文?规定的关键是落实。所以有人担忧,这次的“限酬令”如果没有具体惩罚措施跟上,恐怕只会和足球限薪令一样,导致黑白合同盛行。

在影视产业体系中,影视剧制作早就形成一套标准化的流程与分工,演员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制作成本一定的情况下,支付给主要演员的片酬过高,就势必挤压编剧、布景、配音、剪辑、后期等其他环节的投入成本,最终导致整部剧制作粗陋。对于那些制作成本紧张到只能“加一毛钱特效”的抠图剧、替身剧,恐怕流量再高的明星也不敢打包票救场。

专题中提到,《如懿传》两位男女主片酬加起来合计1.5亿,而圈内一些流量小生的片酬动辄一部戏8000万到1.2亿的片酬,导致制作经费严重被占用,编剧、后期配音等其他工作人员的酬劳极低,致使影视剧故事情节越来越难看,也没钱实地取景。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明星的“高片酬”问题在两年多前就已被多方关注,但此前的三令五申多被规避。比如,一线演员的片酬支付方式已经更为“隐性”,很多有实力的制作公司通过合股开公司及将片酬转化为投资、股权、红利等,以这种新型分红方式紧密锁定跟明星的关系。演员很多摇身一变成了出品人、制作人,既躲开了“限酬令”,腰包却更鼓了。

有业内人士就曾指出,国内目前其实并无真正的票房明星,单凭一两个明星就想票房大卖基本不现实。电影市场如此,电视剧市场亦然。传说中女主演狂掠8000万片酬的《孤芳不自赏》,在豆瓣上的评分只有3.1分,这种“孤芳”既不自赏,更不他赏;而前阶段在网络热播的网剧《河神》,没有流量明星,不追IP热剧,而是靠好的故事、精良的制作吸引观众,不仅在某视频平台播放量已超18亿,而且目前在豆瓣上的评分也高达8.4分,堪称今年“暑期档网剧黑马”。近期口碑高涨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同样是靠编剧、制作、演技派赢得观众和流量。

片中采访了《太阳的后裔》制作人,他提到韩国演员的片酬占比只占总预算的百分之20到30,好莱坞演员的片酬占比只有百分之30,而国内演员的片酬达到了百分之50到80,严重干扰整部剧的质量。

我想,演员片酬既然是市场经济,就不是单靠一纸文件能禁的,制片人和投资人愿意付出那也是市场行为,周瑜打黄盖,风险自承担。这不是说明星的“高片酬”问题是合理的,但既然是市场行为,就应该靠市场经济的手段来限制。比如通过税收调节来配合。国外体育艺术明星就是通过税收调节,比如2014年美国篮球明星乔-约翰逊的年薪约为2318万美元,实际扣税后到手的薪水是1250万美元,为联盟第一。排名第二的则是身处德州的德怀特-霍华德,他的年薪是2144万美元,扣税后实际得到1237万美元。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这是市场在提醒我们,这种“烧大钱,拍烂片”的模式显然不可持续,更非不可替代。相较于只有大明星的平庸之作甚至烂剧,消费者更愿意为故事好、制作精的好作品买单,而这,正是市场规律。从这个角度上看,此番出台相关“意见”,不仅是回应了社会的呼声,更是行业发展的需要。

为什么投资方不愿意在其他方面花钱,而愿意把那么多钱压在明星身上呢?

所以我们有必要效仿国外的先进做法,公布明星的税收及收入。另外,明星不仅仅涉及演艺的税收问题,还涉及股权交易、资本运作等税收问题,渠道繁杂,为了不让明星和税务部门玩捉猫猫的游戏,所以需要对明星的收入进行全口径管理,除了出场费、代言费、广告收入,股权转让也应该纳入管理口径,未来推进个人所得税的综合与分类改革时,可以考虑把高收入阶层纳入综合计征。

政策目的

因为明星意味着流量。

@新京报林中路:明星“天价片酬”的乱象,说到底是国内影视产业发展不成熟的产物。在目前国内影视市场中,“粉丝经济”的模式仍然占有相当比重。在这一模式下,一方面导致电视剧行业产能过剩。制作方对流量明星的过度依赖和大资本的热钱涌入,严重挤压了大量小制作精品剧和未成名演员的生存空间,过半电视剧拍完后根本没有刊播机会,造成了电视剧行业极大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明星片酬高涨的连锁反应阻碍了电视剧制作水准的提高。有号召力的明星作为一种有限的流量源,在流量变现的市场逻辑下势必被哄抢、被抬价。演员片酬疯涨,根据国内市场惯例,意味着制片方需要先期垫付的预算成本就要大大增加,而作为购片方的播出平台,其购剧成本自然随之猛涨,巨额的成本最后只能通过更巨额的广告收入获得报偿,嗅到商机又“不差钱”的热钱则趁机大量涌入,反过来又助推了明星片酬不降反涨。

引导行业良性发展

观众愿意看明星,播出平台在选片时也会看有没有流量明星,而影视剧的投资成本很高,为了保证回本、盈利,投资方和制作方自然愿意押注明星,明星的片酬也就水涨船高,时有天价片酬出现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种潜在的商业逻辑最终层层倒逼,使得电视剧制作方需要面临资本、广告主、播出平台等多方干涉,而一旦与影视关联性不强的企业作为金主的不甘幕后、强势介入,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外行指导内行”的乱象。当然,在快节奏的变现需求面前,这些都是次要的,有明星就意味着量有基本保证,而周期长、收效慢的编剧、拍摄、后期等环节都只能让步。

明星“天价片酬”的乱象,说到底是国内影视产业发展不成熟的产物。在目前国内影视市场中,“粉丝经济”的模式仍然占有相当比重。在这一模式下,一方面导致电视剧行业产能过剩。制作方对流量明星的过度依赖和大资本的热钱涌入,严重挤压了大量小制作精品剧和未成名演员的生存空间,过半电视剧拍完后根本没有刊播机会,造成了电视剧行业极大的资源浪费。

目前,中国的影视作品在数量上不断增长,但每年有一半都不能播出或上映。而明星是最能保证流量的因素,又是市场的稀缺资源,可以看到,过去几年的热播剧多数集中于杨幂、靳东、胡歌、刘涛等少数明星的作品。

流量明星没有原罪,资本也无所谓好或坏,关键在于明星的流量是来源于对剧中角色的出色塑造还是与作品无关的绯闻八卦?资本的投入是促进了对影视产业全链条的打造升级,还是继续走“没流量明星就不投不拍”的低端套路?限制明星高片酬只是手段,规范行业发展才是目的。对明星的“天价片酬”进行限制,把演员片酬比例控制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或许正是引导“粉丝经济”走向“创意经济模式”的关键一步。

另一方面,明星片酬高涨的连锁反应阻碍了电视剧制作水准的提高。有号召力的明星作为一种有限的流量源,在流量变现的市场逻辑下势必被哄抢、被抬价。演员片酬疯涨,根据国内市场惯例,意味着制片方需要先期垫付的预算成本就要大大增加,而作为购片方的播出平台,其购剧成本自然随之猛涨,巨额的成本最后只能通过更巨额的广告收入获得报偿,嗅到商机又“不差钱”的热钱则趁机大量涌入,反过来又助推了明星片酬不降反涨。

此外,2015年开始实施的“一剧两星”政策,还让明星的价值进一步提升。因此,片方才愿意给明星这样的片酬。

当然,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需要广电、审计、税务等部门多管齐下,在市场规律下进行适度、有效的引导和调节。通过对明星“天价片酬”的限制,把解放的资源投入到与剧作质量密切相关的各个环节,让创作者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让影视行业回到健康有序的轨道上来。

这种潜在的商业逻辑最终层层倒逼,使得电视剧制作方需要面临资本、广告主、播出平台等多方干涉,而一旦与影视关联性不强的企业作为金主的不甘幕后、强势介入,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外行指导内行”的乱象。当然,在快节奏的变现需求面前,这些都是次要的,有明星就意味着量有基本保证,而周期长、收效慢的编剧、拍摄、后期等环节都只能让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