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匈漠北大战:大汉铁骑2000里的长途奔袭

问题:如果没有卫青和霍去病这样的军事统帅,汉武帝对匈奴作战是否能取胜?

汉朝皇帝简介

问题:卫青和霍去病谁打仗厉害?

回答:

汉匈漠北战役发生于汉武帝元狩四年春。汉军调集骑兵10余万、步兵数十万、预备马匹14万,卫青、霍去病各率骑兵5万,两路大军都越过了大沙漠,行进2000多里,歼灭与俘获匈奴军8万多人,汉军获得了战略决战的巨大胜利。经过此次大战,匈奴军元气大伤,匈奴部族远走漠北,漠南已无匈奴王庭。

回答:

太好的问题了!笔者是典型的历史达人与军事爱好者,早就注意到卫青与霍去病虽在当时与后世受到了至高无上的尊敬,但对其军事贡献的研究是不够的。

图片 1

感谢邀请!

首先回答题问:即使没有卫青与霍去病,汉武帝也肯定会赢得对匈奴战争的。
图片 2

匈奴奴隶主统治集团对其右部的惨败已无可奈何,对日益面临汉王朝更大打击的局面也一筹莫展。这时,以前在汉匈漠南战役中投降匈奴的翁侯赵信,已娶单于姐姐为妻,深受单于器重,被匈奴当成仅次于单于的显赫人物。他向单于建议说,我大军退居大漠以北,以引诱汉军来攻,待汉军疲惫不堪之时,再行攻击,必然置汉军于死地。此建议,很受单于的重视。

卫青和霍去病也许是历史上最出名的一对舅甥了吧!

大汉必胜四大理由

匈奴伊稚斜单于对右部的被歼甚为恼怒,于汉武帝元狩三年秋,以两路大军,每路各数万骑,进袭右北平和定襄郡,杀掠汉吏民1000余人而去。

图片 3

国力碾压。

汉朝消灭了匈奴的右部势力之后,解除了来自西方的威胁,但东北方的匈奴左贤王和匈奴单于本部尚拥有相当的实力,仍然是威胁汉北部边境的安全和妨碍西汉王朝统一我国北方地区的强大势力。西汉王朝为了推进我国北方地区的统一,彻底消灭匈奴贵族奴隶主政权,在经过了近两年的发展经济、改革税收、积累财富、秣马厉兵的认真准备之后,决心向匈奴单于本部和左贤王的势力发动进攻。

一个奴隶出身,一个年少成名;一个封狼居胥,一个横扫漠南;一个打服了大单于,一个追哭了左贤王;一个受封长平侯,一个谥封“景桓侯”。

匈奴与中原之战,并非由汉才有,春秋时期秦晋燕已抵抗北方草原入侵,且草原各族主要是匈奴、鲜单、羌族的战力并不强捍。以燕为例,从中原讲,其不算强国,但对草原作战并不弱。齐国管仲也曾深入北方作战。但秦国统一收天下之兵、灭秦与楚汉之争及汉被灭叛战争,使中原国力消弱。但经文景之治,汉国力大增,汉武帝练兵也成。反观匈奴,其实就是骑兵优势,但不能持续战争。
图片 4

汉匈双方作战策划

他们是“帝国双壁”,他们一起打败了匈奴,一起拱卫了大汉,一起陪葬于茂陵!

名将辈出。

汉武帝为确保出击漠北作战的胜利,调集了10万多骑兵,分为卫青、霍去病两大骑兵集团,并以大量步兵和14万匹马做为运送粮食、衣物、军械的运输大军。汉武帝让卫青和霍去病各领5万人马,分路进兵,并给卫青配备了久经沙场的老将李广、公孙贺和赵食其、曹襄等人为裨将,虽未给霍去病配备裨将,但霍去病的骑兵都是经过挑选的锐骑,战斗力很强。因此,汉武帝准备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霍去病军。原计划让霍去病兵出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地区),专力攻击单于主力;以卫青军出代郡。以后从俘虏口供中得知单于主力在东部,又立即改由霍去病军出代郡,卫青军出定襄。

所以,在历史上,卫青和霍去病,从来都是以“卫霍”并称。而“卫青和霍去病谁厉害”也一直是一个仁智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

即使是防御专长的李广领兵,在汉不通贡,大兵对垒下,经历几个冬季,草原部落也会战力大减,足可一战而定。

汉武帝认为,匈奴伊稚斜单于听信赵信断定汉军绝不敢进入大沙漠的判断,定会造成匈奴心理上的麻痹大意,恰是汉军深入漠北,进行出其不意而攻击的天赐良机,于是决计深入大漠以北作战。匈奴将自己的主力军,按照赵信的谋划,撤至大漠以北地区,决心利用汉军长途跋涉、疲惫不堪之时,予汉军以歼灭性打击。匈奴军自恃有大漠之天然险阻,汉军绝难渡漠北进,即令是进入漠北,也已是疲劳之师,定能被一举击灭。因而,对漠北决战,未做更充分的策划和准备。

图片 5

卫青后期其实也是这样打的。

汉匈漠北战役作战经过

在我眼中,在没有实打实的打一场的情况下,仅凭史料评判,二人难分高下,只能说各有所长!

民心所向。

汉武帝元狩四年春,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受命后,即率军北进。此时,匈奴单于主力已退至漠北,并将其军需辎重转移至更远的后方。卫青出塞后,从俘虏口中得知匈奴单于不在东面,而正在自己的方向上,遂兵分两路前进:以前军李广部与右将军赵食其部合兵一处,沿右路前进,掩护自己的侧翼,攻击单于军的左侧背,卫青自率主力沿左路向单于进击。

卫青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刀客,自带一股霸气,以刚猛著称,其招沉稳有力。面对对手,皆是从正面碾压,赢得干净彻底。

草原的侵扰,不仅北方七郡痛恨,中原民心也齐,主要是长年戍边的子弟父老支持战争。
图片 6

大将军卫青所率之军向北前进了1000多里,渡过了浩瀚的大沙漠,发现单于主力军正陈兵等待,于是卫青当即命令部队用武刚车(一种带遮盖的古战车)构成环形阵地,稳住阵脚,以防匈奴的袭击。接着,派出5000名骑兵向匈奴军进行试探性进攻。匈奴单于也派出万余名骑兵迎战汉军。两军激战至日没,突然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双方对面不相见。卫青抓住时机,派出主力部队从左右两翼迂回包围匈奴军。伊稚斜单于见自己的部队被汉军包围,而且汉军人数众多,兵强马壮,继续作战对自己十分不利,料难取胜,乃领数百名壮骑突出汉军的包围,向西北方向逃遁。伊稚斜单于逃走,汉军开始并未发觉,两军激战至深夜,双方死伤都很惨重。后来汉军一左校从抓获的俘虏口中得知,单于已于黄昏前逃走,于是卫青急令轻骑追击,自己也立即率主力随后追赶。一直追到天亮,驰行200多里,也未发现单于的去向。这时,匈奴兵已溃散,被汉军斩杀1万多人,卫青率军追至真颜山赵信城,缴获了匈奴屯集的粮食等军用物资,补充了自己的军队,停留了1天,放火烧毁了剩余军资和赵信城,胜利回师。

图片 7

大势所趋。

从东路出击的郎中令李广和赵食其军,由于迷失了方向,未能如期到达漠北,等卫青率军回师行至漠南时,才与李广军相遇。卫青本想委婉其词,假称命李广殿后,在漠南等候卫青主力军,谅解这位老将军。为此,先让其长史查问李广等军失期到达的原因。李广因想自己与匈奴征战一生,今天失败,岂非天意,遂对其部下说:”我与匈奴作战,共经大小70余仗,这次有幸跟随大将军出征,而大将军临时把我改为独立行动,迂回匈奴侧背,行进中我迷失了方向,延误了会师期限,不是天意吗?我今年已60多岁了,自不能受刀笔小吏的责难。”李广说罢,即自刎而死。《史记middot;李将军烈传》对李广自刎后士卒的悲痛情景有一段生动的记述:”广军士大夫一军皆哭。百姓闻之,知与不知,无老壮皆为垂涕。”形象地描述了人们对这位抗匈战将的深切怀念之情。

漠北一战,汉军和单于兵相遇,卫青以武钢车结阵,以弱胜强击败单于主力。而由于漠北之战击溃了单于的主力,匈奴开始逐渐向西北迁徙,十几年内再无南下之力。

对汉来说,自建国到北伐,已经准备了七十多年。国仇家恨,已成箭在弦上之势。古语云,时势造英雄,卫青与霍去病正是这样掘起的英雄!

骠骑将军霍毒病军,为更有效地与匈奴作战,便挑选从骠侯赵破奴、昌武侯安稽、北地都尉邢山、校尉李敢等充任裨将,并以原匈奴降将归义侯复陆支和伊即轩等人为向导,随军负责宿营保障、寻找水源、草场等。

而霍去病则更像是一名剑客!其善于出其不意,一击必杀!元朔六年,年仅17岁的霍去病锋芒初露,独自领八百骑出击,俘虏匈奴单于的叔父和国相,斩单于的祖父等2028人,封冠军侯。

但绝不能抹杀卫大将军与霍骠骑的特殊贡献,他们以卓越的军事才华,保证了对匈作战的高质量胜利!
图片 8

霍去病率军出代郡,向北进击,越过荒芜人烟的大沙漠,长驱直进2000多里,与匈奴左贤王部遭遇。霍去病军对左贤王军发动猛烈突袭,左贤王军大败,率亲信将领弃军而逃,霍去病挥军紧紧追赶,追至狼居胥山(今蒙古乌兰巴托以东),斩比车耆,俘获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俘虏和斩杀匈奴吏卒70443人,几乎全歼了匈奴左贤王的军队。

图片 9

军事天才卫大将军

霍去病在歼灭了左贤王部后,为纪念这次重要战役的胜利,在狼居胥山上修建了一个纪念台,同时又在姑衍山(今蒙古乌兰巴托市东郊)下,修了一个祭天台场,让士卒举起火炬,祭告天地,慰藉壮烈牺牲的英灵,将士们庆祝胜利的欢呼之声响彻云霄。霍去病军满载胜利的荣誉,凯旋而归。至此,惊天动地的汉匈漠北战役,遂告结束。

两年后,霍去病再行突击,一举拿下河西地区,使匈奴痛呼:“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与后来的霍去病相比,卫大将军似乎显得更老成持重甚至保守,其实卫青也是一位不世出的猛将。是中国军事史上不多见的为将用兵勇猛精奇,为帅统兵威严睿智的军事奇才。

匈奴伊稚斜单于突出汉军包围后,率领数百护卫骑兵狼狈逃走,匈奴贵族统治集团10多天找不到单于的下落,这时匈奴右谷蠡王自立为单于。不久,伊稚斜单于才与其溃散的军队会合,右谷蠡王不得不取消自立的单于称号。

再两年,他与舅舅卫青各率骑兵5万,“步兵转折踵军数十万”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霍去病率军越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河,北进两千多里,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匈奴左贤王面前。最终霍去病斩首七万余,分狼居胥山,凯旋而归!

1129年,匈奴又一次发兵南下侵扰,武帝发四路大军北伐。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治代县,今山西大同、河北蔚县一带),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四路大军,仅卫青龙城一战大胜,其余二路失败,一路无功。

汉武帝对漠北战役的胜利异常满意。为了表彰卫青和霍去病的赫赫战功,西汉王朝设置了大司马的官职,卫青与霍去病同时被授为大司马,其地位仅次于丞相,成为全国统率武装力量的最高官职。汉武帝对霍去病的功绩尤其赞赏,除了规定霍去病的品秩与卫青相等外,又下诏历数霍去病的功劳。汉武帝还为霍去病修造了一栋府宅,当汉武帝叫霍去病去看修得好不好时,霍去病对武帝说:”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这使汉武帝更深感霍去病是一位忠勇清廉的优秀将帅。不幸的是,这位仅仅度过了24个春秋的青年将领,竟于元狩六年九月,也即漠北大战后的3年病逝。对霍去病之死,吏民皆悲痛不已,汉武帝特为他举行了极其庄严的葬礼,以属国之军穿戴黑衣铁甲,列队送葬,送葬队伍从长安一直排列到今陕西兴平县的茂陵墓地,长达100多里。在威严肃穆的气氛中安葬了这位叱咤风云的战将。”汉骠骑将军大司马冠军侯霍公去病墓”的巨大墓碑,现今仍然矗立于茂陵的墓地上。大将军卫青由于没能全歼单于之军,汉武帝未加封。

图片 10

这是卫青平生第一次以主将带大兵作战,龙城是匈奴祭天之地。卫青利用其他三路大军牵制,奇袭龙城,斩首七百级,取得大汉对匈奴出击作战的首次胜利。很难说时年九岁的霍去病后来千里袭王庭的成名战,不是受其舅舅此战的启发!

评析

所以,卫青与霍去病,一刀一剑,各有所长。而他们刀剑合璧,一同帮助汉武帝击败了匈奴这一大敌,拱卫了汉室江山。

后来卫青为大将军,统领全军对匈奴作战,布兵遣将,严谨端方,对垒匈奴主力,不但未偿一败,也没经历重大损失,“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即是其对军事学的重大贡献,也正是其大兵牵制,为霍去病的奇袭创造了条件。

西汉与匈奴的漠北战役,是汉武帝向匈奴战略进攻的顶点.也是匈奴伊稚斜单于与西汉毕其功于一役的战略大决战。

总之卫青与霍去病,合则天下无敌,分则各自牛逼!

而匈奴溃退,作为大将军,率军亲击,跨大漠千里,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这次战役,西汉以10万精骑,大量步兵、车兵、14万匹从马,远渡大漠,深入匈奴境内2000多里。伊稚斜单于也以其本部和左贤王所部的全部兵力与汉军一决雌雄。结果,匈奴和左贤王军所剩不过十分之一二,西汉获得了决战的胜利。匈奴势力远遁漠北,自此,”漠南无王庭”。

回答:

总结卫青用兵,奇、勇、势、急、严,一改吴起白起王剪项羽韩信人力血战一韩信的背水一战、十面埋伏还是血拚路子,别开兵家用兵之道。
图片 11

西汉漠北决战的胜利,制止了匈奴奴隶主对汉边境的残暴掠夺,加速了我国北部地区的进一步统一和开发,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西汉能够取得决战的巨大胜利,原因是多方面的,基本的有以下几点:

卫青和霍去病经常被人们并称卫霍,二人也都是历史上公认的名将。实际上,二人还是甥舅关系,霍去病是卫青同母异父的姐姐卫少儿之子。当然,霍去病和他舅舅卫青一样,都是非婚生子,也就是现在俗称的私生子。虽然出身并不那么光彩,但是由于卫青另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卫子夫获得了汉武帝的宠爱,继而成为了汉武帝的皇后。卫青和霍去病也获得了崭露头角的机会,开始为汉武帝所重视。虽然是靠着裙带关系出道的,但是,雄心壮志的汉武帝大举改守为攻,向匈奴发动的大规模战争给了二人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卫霍二人在长期对匈奴的作战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代名将,并且最终位极人臣,并列武官之首——大司马(卫青为大司马大将军、霍去病为大司马骠骑将军)。

神兵天降霍去病

汉对匈奴的战争属于推进中国北方的统一之战汉武帝时期,我国社会早已进入封建社会,而匈奴尚处于奴隶制社会时期。匈奴奴隶主对西汉边郡的长期进袭掠夺,严重破坏了中国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给黎民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匈奴贵族的统治已成为阻碍我国北部地区统一的巨大障碍,它逆历史潮流而动,不得民心,必然走向失败。

图片 12

虽然如前文已论,霍去病的千里奇袭战法,脱胎于卫青的龙城之战,而且霍去病能奇袭成功也受益于卫青的行兵布阵牵制敌军,但霍去病的历史地位依然不受丝豪影响,这不仅是其卓越的战功,也是其对兵法的贡献。

汉武帝雄图大略的决心和战略决策的正确汉武帝在河西战役胜利后,抓住匈奴右部被歼,实力大减,汉军兵威正盛的有利时机;同时巧妙地利用了匈奴认为汉军不能深入漠北的错误心理,迅速组织东西两路大军,突然北进,大出匈奴所料,一举获得了作战的胜利。因而,漠北决战,既是汉武帝战略决策的胜利,也是其雄图大略、积极进取精神的胜利。

可能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喜欢将卫青和霍去病作比较,似乎非要分出个高下来不可。那么,卫青和霍去病孰高孰下呢?个人觉得,单纯从作战指挥方面而言,二人并不具备可比性。卫青擅长稳扎稳打、指挥大兵团作战。而霍去病更擅长于长途奔袭、敌后作战和大迂回、大穿插背后突袭。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卫青更像是正规军统帅,而霍去病更像是特种部队的统帅,双方各有优势。实际上,战争是全面的,二人的战略思路缺一不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