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巧|走近一代圣人——孔子(61)

图片 1走近一代圣人——孔子——读《孔子传》有感读完《孔子传》我感慨万端,这位生活在距离我们2500多年前的一代圣人,被后人立于神坛的伟人,原来也是一位生活凄苦个性刚毅随和的普通人。他的一生,是不断学习、不断完善的一生;是学识、思想日益升华、传播的一生;是寻寻觅觅、颠沛流离而又辉煌的一生。几多酸甜苦辣、几多艰难困苦、几多沧海桑田,他却愈来愈高大,不愧为名扬寰宇的伟大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后期鲁国曲阜人。他三岁丧父,与年轻的母亲相依为命过着贫寒的生活,然而在母亲的严格教导之下自幼聪敏好学,不耻下问,多才多艺,无所不能。十七岁丧母后,牢记教诲,立志刻苦学习成为高贵的人,光宗耀祖,为国出力。他二十岁初露锋芒,管仓库、养牛羊、增人口,卓有成就。三十岁设杏坛广收弟子,教书育人。五十岁,终于出仕执掌鲁国相事,政治抱负得以施展,使鲁国大治。五十五岁,无奈之中离开故国开始十四年周游列国的活动,宣扬“仁政”、“德治”的政治理想。六十八岁返回故乡,老妻已逝,唯一的儿子不久也离他而去。终究不被重用,也不求仕,专心从事文献整理和教育事业,培育“治国齐家平天下”的贤才。删《诗》《书》、定《礼》《乐》、修《春秋》、译《易》,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七十三岁,唱着“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离去。弟子三千心肝碎,服丧三年不忍去。孔子之所以被尊为圣人,在我看来首先源于他的博学好学。飞禽走兽、自然风情、音律歌赋、治水治军方略等等,他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自幼跟母亲学习,再跟祖父学习、入乡学后又拜访名师、各行各业能人。他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则其善者而为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二十九岁向师襄子学习音乐,从最初的技巧学习,到最后领会乐曲的主旨,直到通过一支曲子揣摩出作曲者是谁(自悟“武王操”)。连老师都离座向他施礼,表示敬佩。说到孔子的好学,不能不提他的母亲颜徵在。比起孟母教子的故事,孔母教子的故事更平凡更具有现实意义。这位单身母亲为了给儿子提供一个理想的读书环境,在儿子7岁的时候,变卖了所有家产及首饰从穷乡僻壤的鄹邑迁至国都曲阜的阙里居住。后来又花掉所有积蓄送儿子上学堂,当时学堂称为“庠”,属于官办学府,集中了鲁国最优秀的老师,实施非常严格的教育。不仅如此,她还利用一切机会,带领儿子拜名人增见识,参加各种培训班。而她自己除了忍受精神上的孤寂、世俗的偏见外,还要承受难以想像的生活压力。为此,她不得不起早贪黑养蚕、纺纱、织布、种菜、上集市。为了减轻母亲的重负,孔子暗地里做过吹鼓手、车夫等等。因为操劳过度颜母35岁便早早离世。然而,这位刚强独立的母亲对孔子以后的发展、个性、思想的形成无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他的一生。孔子不仅爱学习,更重要的是会学习还能陶醉其间“三月不知肉味!”他的学习有严格的计划性,往往集中数年的时间,专事某一方面的研究,非常投入、刻苦!正因为学习有计划性、专注性、严密性,所以他学习一样精通一样,最后成为通才!可是即使他已经被当时的社会各层普遍认可,他还依然不断研学提高,真正做到活到老学到老。就像他的弟子记录的那样,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学习对他来说,已是人生的一大乐趣,达到了最高的境界。在反复的学习与实践中,不仅能培植人格、更能增长智慧,这种成长的幸福感又有多少能领略到呢?伟人是如何造就的?单看这一点我们便知一二。他们尚且如此努力不断学习,何况我们这些凡人?再看当今社会,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信息瞬息万变,没有学习能力没有判断能力的人简直无法生存。不只是学生要学习,就是走上社会走进生活的成人也得继续学习。与其被逼着学习不如主动学习,接受新事物适应新变化紧跟时代步伐。如果我们能像孔夫子那样,积极学习立身之本,寻找发现事物的规律融会贯通,从而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是更好吗?踏上前人开辟的成功之路,我们不是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吗?孔子的伟大,还在于他是历史上第一位“平民教育家”。古代,学在官府,平民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是孔子,第一个办起“有教无类”的平民学校。野人子路、奴隶冉耕、富商子贡、达官贵人南官敬叔都是他的学生。他最早使用启发式教学,“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他提出“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教学相长。”他积极倡导学思结合,“学而不思则殆,思而不学则罔”。他严格要求治学严谨,“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他更注重“因材施教”,即上常科又上专科,使每个学生的潜能得到发展。就连学生提出的同一个问题,也会根据学生的个性特点给出不同的答案。所以他的学生有的成为将才、有的成为辩士、有的善礼乐、有的通理法。他的教学方法、方式灵活多样,就连现在的教育在很多时候都无法企及。他在教学生时总是想法设法相机行事,绝不单纯说教,常以社会为课堂,以生活为教材,把学生带进大自然,开发他们的智力、陶冶情操、启迪灵感、领悟哲理。他与学生之间似父子、似兄弟、似朋友。他们常常围坐而谈,谈人生、谈志向、谈时事论英雄……《孔子游春》一文就生动描述了孔子带弟子到泗水河畔游赏,巧借河水诱导弟子们如何做一个君子,洋溢着师生间浓浓的情谊,体现了孔子高超的教育艺术,让我们看到一位可爱可敬循循善诱因势利导的好老师。所以他的很多教育思想、教育理念一直沿用至今。他的杏坛正如当初预示的那样:果子丰、树干直、果仁佳,培养出利社稷利民生的仁人志士。他的学生号称三千,其中七十二贤士。《论语》一书便是由他的弟子及再传弟子编纂而成,为了纪念老师,忧虑师道失传,故而把他们师生的言论、孔子的主要思想记录下来,从而开创了语录体散文的先河。《论语》现在已成为国家规定的中小学生必备、必读的国学教材。孔子的伟大,最重要的是形成了自己仁爱的儒家思想体系。虽然在那个“礼崩乐坏”的世道无法施行,但在以后的几百年、几千年发扬光大。我们现在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便源于此。他认为每个人生来“性相近”,后来因为环境学习才“习相远”,故而人人生来平等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他鼓励年轻人要奋发向上正所谓“后生可畏”。人际交往中,他强调“忠”和“恕”。“忠”以忠实诚信的态度对人,以恪尽职守的态度待事;“恕”就是要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看一个人,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他呼唤仁政,希望统治者以仁爱之心待民,要勤政、节用、有信,不繁政扰民。还要领导者以身作则,“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孔子所有的以“仁”为统帅的道德规范,早已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美德!现在,我们国家的精神文明建设、我们所践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是体现了他仁爱的思想。今天细读《孔子传》,我深切地感受到孔子不再是光芒万丈无法靠近的圣人,他正笑眯眯地走下神坛向我们拱手致意。看,他驾着马车带着弟子在泥泞的土路上艰难行走;他站在高高的杏坛之上手舞足蹈慷慨陈词;他静坐茅屋时而奋笔疾书时而抚琴高歌时而挥舞利剑……作者简介:王巧,陕西咸阳秦都人,小学教师。

杏坛

孔子是我过春秋时期的最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这个伟大的名字,是用坎坷、奋斗、智慧、光环、坚韧砌成的丰碑,他的一生是奋力志学、教书育人、执着追求、不计荣辱、为国为民的一生;是荣耀、凄凉、无奈与伟大并存的一生。孔子虽然有一些思想是为了维护封建礼教和封建统治阶级服务,但是在具体的历史条件下,可以无愧的说,孔子是中国古代名列第一的文化伟人和最光辉的圣人,是我国最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和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在培养人才、教育学生方面又很大的成就。公元前529年。孔子奉诏开始办私学。他收徒的标准是有教无类,不分贫富,不分年龄大小。只要愿做孔门子弟,交上十块干肉,作为学费就可以上学,并且干肉的大小不定。在教学中,孔子自己拟定教学内容,自创教学方法,还让教学与实践相结合,让教学与社会现象相结合!

  授徒设教,创办私学,在中国创立起第一座杏坛,当是孔子一生最为重大、最为主要的事情,也是中国文明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伟大创举,当然也是孔子仁学思想的最大的体现。

图片 2

  中国商朝及西周时期,教育为贵族垄断与霸占,图书典籍收藏在宫廷之中,学校亦设在宫廷和官府之中,以吏为师,学宦不分,只有贵族与他们的子弟才能够享受教育与文化的权利,被统治者的平民和他们的子弟,没有任何享受教育与文化的权利与机会,长期形成“学在官府”的局面。

孔子31岁时,曾带着学生来到尼山,边游玩边教学,并对他们运用发散思维,启发学生要有报国之心,要学好本领,为国家办事,助官民守礼……在教学过程中,孔子不但教授书本知识,还在教学实践中教育学生要拾金不昧,并且他还主张“奖善”,要求学生做人,“做仁德之人”。他赞成普及伦理纲常,认为天下都要以理行事,不征杀,和睦升息,共享安乐。总之,孔子在教学中以道德教育为中心,推行文、行、忠、信,把“六经”“六艺”作为教学内容,实施因材施教,要求学生要“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对教学对象“有教无类”,培养学生“志于道”“谋于道”。让学生成为辐射国君,推行仁政德治的人才!鲁昭公十年,孔子20岁时受聘于相国季孙意如,就任委吏之职,孔子就任之后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前任委吏的账目查清了!

  到了春秋时期、尤其是春秋末年,出现了“礼崩乐坏”的局面,官学日趋没落,“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典籍扩散,文体下移,为民间产生私学创造了条件。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统治者的分化与变迁,部分没落贵族、特别是贵族中最低一层的士,开始利用自己的文化知识收徒设教,称为村塾。也就是在自己门旁的小房子里,一早一晚教授几个乡里有些地位的子弟,其规模与学生的成份,都还没有对“学在官府”的体制产生重大的根本的影响。

图片 3

  到了孔子的时代,私家办学已经成为一种风气,以孔子、墨子两大派所办的私学规模为最大,成效也最为显著。这种私学,虽然不能确定为孔子所独创,但是,就办学的规模、具有着明确的教育目的与系统的教学内容以及对于后世的影响等方面来讲,孔子无疑是中国私学第一人。

并且建立了账务相符的新账。在春秋收麦的时候,孔子又微服私访,了解百姓庄稼收成情况,并颁布新的征服命令,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护,于是老百姓开始自觉地纳凉,这一举措施得到了季孙氏的赏识。不久孔子就升任乘田吏,上任之初,他整顿承办渎职贪污的差头,并明确责任,这样一来,不足十个月的时间,孔子就将季孙氏的园田管理的井井有条,畜牧兴旺。但是由于季孙氏狂傲不羁,违背周礼,让孔子产生了不满之心,于是辞去乘田吏之职!在鲁定公九年,孔子又被任命为中都宰。在任一年,成绩卓著,做了一系列利国利民的实事,私访吏情、严厉打击、惩办奸商,整除陋俗建伦理,掘井兴商富民……鲁定公十年,孔子升任司空,担起了管理国家建筑的重任!

  是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出“有教无类”的办学方针(见《论语·卫灵公》)——不分贵贱贫富,不管年龄大小,也没有地域之分(包括不分国籍),想来学习的学生,都可以进校学习。

图片 4

  我们应当永远记得孔子的这句话“自行束脩以上者,吾未尝无诲焉”(《论语·述而》)。对于“束脩”二字,历来有着两种解释,一为男童十五岁以上,一为一束干肉。

不久,孔子又升任鲁国大司寇,上任伊始,他就准确的判了三桩命案,并公开声明“拒情”、“拒贿”、“拒色”。由于孔子的努力工作,鲁国社会秩序井然,国事越来越强。他的政绩产生的影响超越了国界,使齐国产生了恐惧,于是齐国准备与鲁国在夹谷这个地方结盟,并借机羞辱鲁定公,让孔子无计可施,最后威严扫地,不得重用,从而瓦解他兴鲁的斗志。孔子明察到这些后,凭借自己的聪明和胆识,不但打乱了齐国劫持鲁君的计划,而且还羞辱了齐国,并让齐国归还给鲁国。孔子在任大司寇的过程中,使鲁国大治,百姓都称他为“明镜司寇”。孔子还依据周制,施行自己的政治主张,抑私家、强公室。齐景公为了破坏鲁国政事,向鲁定公实施美人计。于是鲁定公终日贪色玩乐,朝政荒废,孔子感到已经难以尽到抚军治国的责任,被迫离开鲁国!

  即便是“只要主动给我一束干肉以上作为见面礼,我就不会不教他”,那么这个“束脩”,恐怕也是中国数千年间学生拜师之礼中最微薄的吧?是从小贫寒、“多能鄙事”的孔子,第一次向所有的人打开了受教育之门,并把这个可以决定人一生影响人一生的教育大门的门槛,放得空前之低。孔子并不是在做虚假的广告,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图片 5

  十五岁以上的男童,自不必说,那是不分贵贱贫富的。我认为,孔子所说的“自行束脩以上者”的“束脩”,应当是指“年龄达到十五岁以上的男童”。一是孔子从小贫寒,他不会也不可能将不能提供“一束干肉”的求学者拒之门外。二是“束脩”是古代十五岁男子进入大学时所拿的薄礼,后来就成了专以表达十五岁年龄的专有名词,犹如“弱冠”是指男子二十岁,“及笄”是指女子十六岁,以及孔子之后人们将“而立”、“不惑”、“知天命”、“耳顺”、“随心所欲不逾矩”等分别表达人的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等一样。三是孔子本人也说过自己“十有五而志于学”的话,也是在十五岁的年龄上进入学习阶段。

从此开始了他的11年之久的颠沛流离,周游列国的生活。孔子在经历14年的游历之后,逐渐厌倦了政治生活,于是在回到鲁国之后,开始潜心著述。孔子首次提出了文献一词,
指出了文献的重要性,并确定了结合教学和国家存史需要而编撰文献的计划。孔子开始结合史实和旧有文献资料编撰了《易》《书》《礼》《乐》《诗》《春秋》等著作。孔子在编撰的过程中指出,要安排有关弟子做些协助工作,并明确指出了编撰原则:一是述而不做,保持文献原有的文字;二是不涉及怪异,叛乱,鬼神之事等;三是排除认识上的一异端;四是多听多看,不无端臆测,务求编撰出的文献具有真实性。《春秋》这部书的编撰是孔子的一大力作,孔子对弟子说他自己自青年时代以来,经历40多年,关于“仁政德治”、“兴鲁复周”的政治主张一直不能实现,于是想编一部书,并根据鲁国的历史,用事实把正义与非正义表达出来,取材范围上自鲁隐公,下至现在的鲁哀公,共12个国君,242年的历史!

  在他所收的学生中,有“难与言”的童子,也有只比他小六岁的颜季路(颜回的父亲);有鲁国人,也有来自齐、燕、宋、蔡、卫、郑、卞、陈、秦、吴、楚等国的人。他的学生中,当然有贵族大夫的子弟,但是更多的,则是出身贫贱人家的子弟。他们有“一小竹筒饭,一瓜瓢水,住在陋巷里,受着别人受不了的穷苦”的颜回;有其父为贱人,家无立锥之地的仲弓;有常常吃着粗劣的野菜、被称为“卞之野人”的子路;有住着茅草小屋,蓬蒿编门、破瓮当窗、屋顶漏雨、地下潮湿却端坐而弦歌的鲁国人原宪;有大雪天连件御寒的衣服也没有,以芦苇花絮当棉花的闵子骞;有满手老茧、絮衣破烂、面色浮肿的卫国穷人曾参……贵族、商人、平民、野人、贱人、鄙家、大盗、大驵等,真是“有教无类”。

图片 6

  他不会忘记为着自己操劳了一生的母亲和母亲的期待,他更清楚列国之中该有多少个父母也在这样期待着自己的儿子。他不会忘记季孙氏家臣阳虎的侮慢与蔑视,他更清楚列国之中,正遍布着像当年自己一样有志却不得申的青年。

孔子的先祖可追溯到微子启的弟弟微仲,微仲是宋国开国君主,公元前554年,66岁的大夫孔经得到一个儿子,到曲阜名门颜襄家求婚,于是颜襄16岁的女儿颜征嫁给了孔纥。婚后两年尚未孕的妻子与丈夫一起朝拜了尼丘山神,请求送子。终于在公元前551年,一代圣人孔子诞生了。由于孔子出生时长得丑,头顶上还有一个黑疙瘩,像尼丘山,于是取名为孔丘。孔丘在小的时候就特别聪明,母亲教他说话,识字,学一两遍就记住了。但好景不长,当孔丘两岁时孔纥突然得病去世,由于各种压力,他们母子一起搬到颜襄家定居下来。公元前546年,五岁的孔丘在家里跟母亲识字,孔丘聪明好学,一个月就能将母亲教的知识学完。随着年龄的增长,孔丘在颜襄中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特别是他舍命救儿童和教百姓知识,在乡中传为美谈!

  孔子从鲁国向列国瞭望,在战乱的纷争中不仅有大批的贵族在没落,大批的新的权贵在崛起,更有日益壮大的“士”的阶层(后备官吏),和向士的阶层挤攀而来的平民的子弟。在这一切都处于重新组合的春秋时代,正迫切需要着一个训练此类人才的地方,而训练的基本内容,则是可以进身谋生的礼、乐、射、御、书、数的“六艺”。而从小以学无定师、艰苦自学而成就为一个博学之士的孔子,不仅在高的境界上掌握了“六艺”的各种技能,更对被称为高等“六艺”的《诗》、《书》、《礼》、《乐》、《易》、《春秋》的内容与精神,有了系统的学习与掌握,并达到了融会贯通的程度。

  社会出现了这样一个广泛而又迫切的需求,而孔子正好具备了满足这一需求的充分的条件和意识。对于从小吃苦受穷的孔子来说,这无疑是一条可以改变自己生存状态的难得的机遇,他也要养家糊口,他也想有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境。他相信用自己缜密博学的大脑与热情仁义的心,定能开辟出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来。

  尤其是充分具备了这一条件的孔子,更有着远大的抱负,他以恢复周礼从而达到“君臣父子”全社会有序稳定为已任,更要以仁政救天下,而恢复周礼、实施仁政,就需要造就一大批有知识、有理想的仁人志士,上可尊王下可牧民——于是,孔子“学移民间”的私学,应运而生,并有着与“学在官府”分庭抗礼的强大生命力。

  它的影响是深远的巨大的。从以下两件事就可看出,就是在当时,孔子与他的私学,就已经在鲁国和东周列国的统治阶层与民间,都产生了重大而广泛的影响。

  那个当年把孔子拒之门外的阳虎,而今却要千方百计与孔子联络。阳虎虽然只为季氏家臣,而权位之尊却等同于大夫。他很想见孔子,也想借助于孔子的影响力扩大自己的势力,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更怕吃闭门羹。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计策。按照那时礼的规定,大夫赠送礼物给士,如果受礼的士当时不在家,士则要亲临送礼者家中拜谢的。阳虎打听准确了孔子不在家时,送去了一头蒸乳猪,然后就期待着孔子的登门拜谢。令阳虎想不到的是,孔子此时不愿见他也因为教务烦忙没有时间见他。接受了蒸乳猪的孔子自有办法,他也打听准了阳虎不在家时去登门答谢。“阳货(也叫阳虎)瞰孔子之亡也而馈孔子蒸豚,孔子亦瞰其亡也而往拜之”(《孟子》)

  第二件事即上一章提到的那个南宫敬叔。他之所以能够向鲁昭公建议资助孔子西去雒邑,就是因为他是鲁国大夫孟僖子的儿子。孟僖子曾在陪同鲁昭公出访楚国时,因为不懂礼而受窘出丑,痛切地感受到古代礼仪与历史文化知识的重要。公元前五一八年(鲁昭公二十四年),孟僖子临终的时候只交待了自己的儿子孟懿子、南宫敬叔一件事,那就是在他死后,一定要拜孔子为师学礼学做人,“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吾闻将有达者曰孔丘,圣人之后也。我若获没,必属说于何忌(孟懿子)于夫子,使事之而学礼焉,以定其位”(《左传》)。孟懿子就是在父亲去世之后,遵父嘱领着弟弟南宫敬叔共同拜孔子为师的。

  孔子创办平民教育,大概开始于他的“三十而立”之年。其后,这种投入了自己全副心血的教学活动,几乎贯穿了他的一生。梳理孔子三十岁至七十三岁终老的四十三年的人生,他的教育活动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大的阶段。三十岁开办私学至五十岁仕鲁之前,为他的平民教育的第一阶段,即平民教育的前期,大概二十年时间。第二阶段是在他仕鲁四年、流亡列国十四年之后,即他生命的最后五年,是他平民教育的后期。其实,就是在他在鲁国为官和流亡列国的十八年间,他的教育活动也一直没停止。可以说,孔子几乎是毕其一生的精力,投入在这项为中国教育开山的事业之中。

杏坛

  在孔庙大成殿的前边,有一个独特的建筑,一方高台之上建有一座朴拙而又华丽的亭子,两重飞檐,金黄的琉璃瓦,朱红的廊柱,亭上高悬的竖匾上有金代文人党怀英手书的两个大字:杏坛。这是金代的建筑,坛址则是宋天禧二年(公元一零一八年)重修孔庙时所筑。因为孔子,“杏坛”已经成为教育的代名词。其名起始于《庄子·渔父篇》中的一段文字:“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具体这片树林在曲阜的什么地方,现在已经无法可考。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孔子当年教学,可能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他会根据学生的多少、气候的冷暖等因素,常常变动地点。不过据说当年孔子设教授徒常在的地方,开始在曲阜阙里自己的庭院内,后来移到了庭院西侧不远的一片树荫下。因为那里种有几棵杏树,渐渐的就被人们称为“杏坛”了。

  在他漫长的教育生涯中,孔子前后培养收授的学生达到三千余人,身通“六艺”的超拔之士,就有七十七人。在司马迁的《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的开头,有这样的记载:“孔子说‘跟着我学习而精通六艺的弟子有七十七人’,他们都是具有奇异才能的人。德行方面突出的有颜回、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擅长处理政事的有冉有、季路,语言方面的有宰我、子贡,文章博学方面的有子游、子夏。”除了鲁国的孟懿子、南宫敬叔和宋国的司马牛等几个贵族子弟之外,大多出身贫贱。

  这些大多出身贫贱的弟子,经过孔子的教育,大都立人成才,有的从政(仕),有的从教(师),有的从文成为文献专家,有的则继承老师的思想、成为新儒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弟子及再传弟子,已经成为春秋乃至战国时期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与思想重镇。

  起于平民,经过孔子的教导历练,而进入政治领域、思想领域和经济领域,有的还能进入贵族行列,参与国家的管理。这不仅真正打破了贵族对于文化教育的垄断,从而也打破了西周以来实行的世卿制度和贵族世袭政治官职的局面,可说是一次带有根本意义的革命性的变革。

  孔子是出过仕的,如做过乘田委吏。他也是想出仕的,用出仕来直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他的学生们,一批批地见用于社会,而他所教的,不少内容正是关于出仕用世的学问与技能。作为老师,当然有着更大的出仕用世的机会和本钱。尤其在孔子的私学日益壮大并在列国产生了广泛影响的时候,以孔子日隆的声望,以他接交的更为广泛的关系,都为他的出仕用世提供了直接的机遇。但是孔子并没有汲汲于此,反倒更加地沉潜于自己的教育事业之中。为什么?在孔子的心灵深处,一定还有更为人性的、也是更为深层次的原因,促使他全心身地投入到平民教育里。不然,他不会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坚守在“学移民间”的忙碌之中。这种深层的原因,就是从事平民教育给他带来的巨大而深长的快乐和日新月异的成就感,就是能够自由地展现自己的人性与意志、独立地伸展自己的思想与精神。

  《礼记·射义》曾经为我们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我曾经为这样的一个细节而久久地遥想当年。矍相之圃当是在曲阜城西的郊区,孔子正在教他的学生们练习射箭的技艺。老师技艺的高超与学生们练习的认真,以及老师箭箭中的时人们的喝采声,都似乎透过两千多年的时空,直传在我们的耳边。一个一米九一高的孔子,威风凛凛而又文质彬彬,那种拉弓射箭的情景,怎能不让人血脉贲张起来?不用说更多的语言,只“观者如堵墙”五个字——几乎就是轰动鲁国国都的真实写照,围观的人是那样的多,里三层外三层,简直就围成了人的高墙(看来儒宗孔子还是个运动健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