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营造小说高地 ——李婷小说集《圭江流韵》读后感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用“情”打造散文高地——李婷散文集《圭江流韵》读后感文/田启礼结识才女作家李婷,是在2018年10月西安第二届“曲江楼观杯”全球华语散文征文大奖赛的颁奖会及采风活动之时。在三、四天的相处中,基于性别、年龄的差异,与其并没有过多、至深地交往与交流,但从简短的接触及其言谈举止中,她那活泼、大方、爱说爱笑的性格,她那聪明、睿智、激情四射的气质,她那博学、多知、才华横溢的学识,等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是在2019年春节前夕接到李婷散文集《圭江流韵》的。伴随着新春的喜悦,春节前后,我静心拜读了才女作家李婷新出版的散文集《圭江流韵》。可以说,在淡淡的年味中,我分享了李婷赠予的这份散文“美餐”,让人回味无穷。读完李婷的佳作《圭江流韵》,掩卷而思,慢慢咀嚼,细细品味,我感觉到,整卷充满一个“情”字。这本散文集洋洋洒洒二十多万字,分为“桑梓热土”、“古风弥漫”、“诗意行走”、“山情水韵”、“骨肉情深”五个专辑;从内容上看,说古道今,天南地北,城乡山水,纵横驰骋。虽然写的地域不同,事件有异,人物相别,年代不一,篇章所言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一篇篇文章的题目自然成立,看不出有任何的瓜葛相连。但,细细将文集的所有篇章读完,就会发现从头至尾贯穿一个“情”字,用“情”字这条红线把整个散文集串了起来。完全可以说,李婷是在用“情”来打造散文文化之高地。有人说,小说重在情节,而散文则重在情感。此话不无道理。李婷的散文集《圭江流韵》便是如此。她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与存在价值。纵观《圭江流韵》中的50篇散文佳作,不论是《家乡的母亲河》,还是《寻找沙街的影子》;不论是《漫溢哲思的可园》,还是《顺河楼里谒易安》;不论是《艺术瑰宝陈家祠》,还是《独一无二的孔庙》;不论是《品味红军山》,还是《走马观花唐三陵》;不论是《山样的父亲》,还是《水般的母亲》,可以说篇篇都充满着一个浓浓的“情”字,饱含着深厚的亲情、乡情、友情和世情。从李婷的作品中得知,李婷是广西北流人,现居广东东莞市。离开家乡,在外漂泊近三十年的李婷,对自己的家乡仍然充满着真挚的情爱,她将《家乡的母亲河》、《我的家乡叫北流》两篇文章放在散文集《圭江流韵》的最前面,当你打开捧读时,一股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作者视家乡的北流河为母亲河,并推出这样一个特写镜头:“千百年来,滚淌不息的北流河,以其慈善、无私、宽厚、伟大的母爱,不仅仅孕育了丰厚的中原与岭南相结合的勾漏文化、长达两千年之久的陶瓷文化、源远流长的铜鼓文化、以及异彩纷呈的红色文化、慈孝文化、乡贤文化、国学文化、民俗文化,还有出类拔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杖头木偶戏、民族特色鲜明的粤曲、萝村陈氏家训等等,正因其博大精深的文化,才赢得了‘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全国文化先进县’的桂冠。这一切的一切,哪一点不归功于母亲河的滋养呢?”这段文字,看似是作者把家乡的北流河,简而言之地推介给读者,其实是作者把隐藏在心底的那份对母亲河真心所爱的情感,以简短流畅的文字表达出来,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对母亲河的强烈尊崇、爱恋之情。并把这种炽热的情意进一步延伸,发出“当我们吃喝着丰盛的果蔬而有滋有味的生活时,作为她的臣民,能不感激圭江的养育之恩吗?”的感慨。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作者走近北流河,“凝望着流淌的清波,……面对汩汩喷涌的源泉口,俯下身子虔诚的跪下,捧起甘冽的河水痛饮下去。顿时,血液里律动起母亲的脉搏。”作者将对母亲河的感恩之情,变成跪拜,把喝下去的河水视为母亲的血液,使自己对家乡的情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在《我的沙塘我的家》一文中说:“沙塘,并不是村中那口不知岁月老池塘的俗名,也不是一个普通村落的代名词,她在我的灵魂深处已经幻化为精神的家园。不管我游走何方,寄身何处,都不会忘记:我的沙塘,我的家。”这是这篇文章结尾的句子,用肯定的回答,言道对故乡的真挚爱恋,别有一番风味。再说亲情,这是每个人人生之途都绕不过去的坎。不懂得亲情就更不懂得乡情。乡情是建立在亲情之上的。李婷笔下的亲情,在《山样的父亲》、《水般的母亲》、《怀念天堂的家公家婆》、《儿子即将远行时》及《给儿子的一封信》等文章里面,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于自己的父母来说,身为子女,是孩子,是晚辈,在自己眼里,父亲像山一样的崇高、伟岸,顶天立地。她在文中这样写道:“打记事起,父亲就像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浑身有着讲不完的故事。小时候读他,充满着懵懂和好奇;青少年时读他,写满了崇拜和喜欢;成年后读他,是刚毅和奋斗;中年再读他,是深沉和慈爱……”这就是一个乖巧女儿对父亲至深的情感,从不同年龄段有着不一样的认识和感觉,通过对父亲坎坷一生的描述,写出了军人出身的父亲正直、刚毅、忠诚、倔强的性格和品质,对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以及这位严父在生活中对自己关怀和教养的点点滴滴,写的真实感人、细腻入微。她在《山样的父亲》结尾写道:“父亲的军装是我灵魂深处那片永远的绿叶,我是那片绿叶中那一条浅浅的叶脉。”作者把对父亲的尊敬、爱戴、感恩之情,用优美、诗一般的文字表述出来,读后着实让人激情澎拜。而写同样是军人出身的母亲,她的伟大之处,在于“浑身充满着温柔、善良、勤劳、坚强、韧性、包容,水一般的滋养着我、温暖着我、启迪着我、教育着我……”从母亲不幸的童年,到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从北大荒农场回到阔别已久的故里,特别是“文革”中受到的摧残和打击,思想与精神上的创伤,都没有改变其母亲安分守己、勤劳善良、秉承上善若水的传统美德。在母亲身上表现出来的这些优良品德,是东方女性特有的一种高尚品德,是“慈”的一面,这种慈善、慈祥,像春雨润物一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作者的心灵。李婷自觉地把母亲当作做人的榜样。在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母亲,今生有约,来世我还做您的女儿,好吗?”将自己对母亲挚爱的亲情跃然纸上,产生一种令人震撼的力量。说归说,在现实生活中,作者把这浓郁的亲情化作孝敬父母的实际行动,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培育之情,使之有一个更高的升华。作者在《我给母亲洗脚时》文中描述:“洗着,搓着,我那抑制不住的情感,化作滚烫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滴落在泡脚盘里。”这种母女情感是真挚的、纯洁的、深厚的、无私的、伟大的!读者这样的句子,真是让人激动不已,感慨万千。然而,当作者转换了身份,作为人母,面对自己的儿子时,情感上就有了不小的变化。儿女亲情中充满着爱怜、呵护,还有辛酸、苦涩、感动与希冀。情深意切,令人动容。在《儿子即将远行时》,李婷将儿子出生、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等所有成长的照片摆在桌面上,“看着看着,浮想联翩,泪如泉涌,不由得伏在书桌上抽泣起来。”这个场面的描写,真实反映出作者与儿子难以割舍的情怀,涌出的泪水,既有激动、幸福的情感,也有艰辛、酸楚的成分,但更多的、更为重要的是对儿子的爱怜、牵挂、希望和祝福。李婷如实说:“在我看来,能给到孩子心智的启迪、心灵的慰藉、心里的疏导、精神的鼓励、灵魂的升化,才是最好的。”其实,这是作者对母子亲情最好的诠释。再说一说友情和世情,李婷在这方面的写作,采取了直白、素描的笔调,平铺直叙,将真情实感通过朴素、真诚的语言表达出来,游走笔端。没有雕凿,没有粉饰,没有华丽的词藻堆砌,更没有虚伪的大话、套话、假话、空话,这样写出来的情感才更加真实、亲切,给人一种纯洁深厚、质朴无暇的感觉。如:她在《欢笑重回校园时》,详细的介绍了时隔30多年同学们返校聚会的情景。其中她写道:“当一个个满脸沧桑的中年人激动地拥抱着、拍打着,恍惚又回到了那个纯真无邪的青葱时代。此时此刻,我仿佛才知道什么叫岁月无情、光阴似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弹指一挥间啊!”“往事如烟,31年已经过去,青春岁月一去不复返,然而,31年的老师恩,31年的同学情,依然在我心里如陈酿的酒,愈来愈甘醇芳香……”她把自己聚会时的心里活动写的真切感人,使我们这些曾经参加过同学聚会的人,有着同一样的感觉。那就是“欢歌笑语中拾捡着快乐的碎片,尽享着无邪的美好。”但在文章的最后,她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笔锋一转写道:“蓦然间,我一扫刚才的欢乐,心境骤然沉重起来。”咋回事呢?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四位已经去世的同学,“他们才刚刚不惑之年,竟然撒手人寰,再也见不到他们快乐的笑脸了。……真该活好每一天,珍惜每一次难得的相聚,否则的话,不知下一次又会见不到谁呢?同学如此,那些亲朋好友呢?想到此,一阵冰冷的夜风刮来,身子不寒而栗,再也不敢往下想了。”这段文字,从另一面写出了作者“同学情”的细微之处。不论气氛的“热”与“冷”,不管心情的欢快与低沉,我们从中清楚地看出作者那份“友情”的真挚与淳厚。再如《难忘山东菜根香》,写的是从广东来到山东济南文友阿娟家,通过挖野菜、识别野菜、了解野菜、做野菜、吃野菜的全过程,将与阿娟的亲密友情娓娓道来,贴切感人,生活气息非常浓厚,字里行间,不仅散发着蒸、炸野菜的香味,而且流淌着朋友间无掩饰、无摆弄,“吃着、喝着、聊着、玩着”的自然情调。似淙淙清流,滋润心田,应为其拍手叫好!李婷《圭江流韵》的面世,足以说明李婷在散文创作上已取得了相当可喜的成绩,值得庆贺。当然,要想攀登散文创作的峰峦,确乎是永远没有止境的,还必须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正如鲁迅先生告诫青年作者说的那样:“要不断地努力一些,切勿以几篇文章,几本期刊便立了空前绝后的大勋业。”我愿与作家李婷及各位文友们共勉。【作者简介】田启礼,河南省商丘市人

——读曹森的散文集《情撼蔚州》

叶子《生活的碎片》序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散文集《情撼蔚州》的作者曹森老师是家乡那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成绩颇丰的作家,也是我的师长。从《瘦石集》《乌龙出山》到这本《情撼蔚州》,几十年间,他对文学的信念坚定不渝。虽然由于家庭的、生计的原因,他曾一度彷徨过,苦闷过,但对于文学的那种信念和坚持却一刻也没有停止。“风雨过后见彩虹”,我们总习惯这样来表述一个人取得的成绩,的确,彩虹是美丽的,但却毕竟只是昙花一现,对于当事者来说,过程的风雨才是不堪回首的。尤其是当生计问题与文学信念发生矛盾时,那种孤寂、彷徨、无助许多人是很难理解的。笔者因为有类似的经历,所以对曹森老师对文学的这种坚持心怀敬意。著名作家刘庆邦老师用“衣带渐宽终不悔”来形容他对文学的这种“固执”和坚持,并希望他在“终不悔,人憔悴”之后“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想这也是我做为一个后学对曹森老师的祝福。
我们常说:读其文,识其人。因为真正的文学作品是作家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是作家的学识、经历、性格、思想、观念等诸多因素合力的结晶,所以从作品中我们便可以大致了解到作家的为人和感情。《孟子•万章下》云: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孟子认为“知人论世”是解读作品的好方法。也就是说,只有了解作者本人及其所创作的社会背景,才能更好地理解作品本身。这也是我们在阅读有关自己熟悉的写家乡的文章以及自己身边作家作品时所产生的那种亲切感的重要原因。
读散文集《情撼蔚州》,我的心中便时时泛起这种熟稔的情思。正如书名所流露出来的一样,在这本散文集中,有关蔚州人文历史、山川名胜、人物掌故的文章比例不小,作家常常怀着赤子的情感,将家乡的一山一水、一庄一堡、一人一物浓墨重彩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在那些朴实的文字背后,流露出的是他对于家乡浓浓的爱意。《家乡暖泉如周庄》是一篇较有代表性的美文,他写暖泉水,写溪水映照下的“五色鱼”,写暖泉的风味小吃,写暖泉的古建筑,进而写到朴实能干的暖泉人,并将暖泉置于更广阔的背景,让其与江南水乡周庄做横向比较,以此不仅凸显暖泉作为塞外水乡的另一番独特景致,还表达出对于暖泉对于周庄这样的文化古堡保护的关注与憧憬。水其实正是暖泉古镇的灵魂,这篇散文正是由于选准了水这个视角,才让自己对家乡的爱浸润其中汩汩流出。另一篇散文《古城堡里看蔚州》洋洋万言,可以说是对于蔚州及蔚州文化的一番全方位的解读。古城堡是蔚州的一大人文奇观,蔚州向有“八百庄堡”之说,“有村就有堡,有堡就有戏楼和寺庙”,一定程度上讲,蔚州许多民间艺术都孕育在古城堡中。不用说古戏楼、古寺庙、古民居就位于古堡之中,而且像蔚州窗花、雕花、树花这三朵金花同样孕育产生于古堡之内,出自于生活在古堡中的聪明勤劳的蔚州人之手。《古城堡里看蔚州》正是选取了蔚州古堡这个视角,才使这篇长散文行文有序,有条不紊。在文章中,作者详细描述了家乡蔚州的人文历史、古堡建构、风味小吃、民风民俗,并最终将笔锋落在对蔚州人的赞美上。这篇散文,既是作家对蔚州及蔚州文化的一种宏观的瞰视,也是一种微观的扫描。表达的是作家对家乡的热爱以及对家乡文化的敬仰,同时也是外界人了解蔚州的一篇文学的导引。如果我们说上述两篇散文是长调的话,那么《热土情深》《书吏情缘700年》《“蔚州梆子”的矿山情结》《金香一缕慰蔚萝》等文章便是小令了,分别从小处着眼,从某一角度入手,写对蔚州文化的热爱,述说蔚州的艺术景观和知名艺人,在同样热烈的情感中表达着一个蔚州赤子对家乡文化的爱与思索。
亲情散文是《情撼蔚州》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中以《母亲是山地的一株垂柳》《一些旧事》《说给我的女儿听》《外孙“小这”》等为代表。《母亲是山地的一株垂柳》篇幅并不长,但却文短而情深。作为一篇悼亡之作,在这篇散文中我们却看不到丝毫同类散文中悲天恸地式的倾述,看不到众多复杂细节的罗列。它给人的总体印象是诗化的简洁。以至在细节的展示上近乎吝啬。这篇被多家教辅读物遴选的美文在构思上独特智巧,选取了母亲和她饲养的小动物们之间的情感,来写母亲的善与爱,用诗意的语言将一个普通却善良慈祥的农村老人的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同时也让我们在文字中体味到作者对母亲那似淡实深的感情。《一些旧事》既是对往事的追忆,更是对自身及人的命运的思索。与《母亲是山地的一株垂柳》语言的灵动诗性相比,《一些旧事》的文字是朴实而冷峻的。用作家自己的话说,这篇作品“字字写来皆是血,无数深情不寻常”。在冷峻而朴实的叙说中,揭开了作者伤痕累累的人生经历:年少家贫、15岁赤脚到煤窑挑煤、大妹为自己而失学、父亲含冤而死、幼子因误诊而去、夫妻离而复合……“很怕伤心,便久久不愿拿起笔来写这些旧事……是心头滴血的定格”。因为这种沉痛的经历虽然已成过往,但却在时间的长河中成为伤疤,回忆其实就是重新揭开这层伤疤,其痛感只有作者自己才能体会到。因此写这篇文章是需要勇气的,而我们在《一些旧事》中感到的不仅是一种直面伤痛的勇气,更是这勇气背后的那一种忏悔的精神:对父亲的忏悔,对儿子的忏悔,对妻子的忏悔。他认为“我是个不称职的儿子,我是个不称职的丈夫,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从而在忏悔中完善着自己的人格精神。其实所谓忏悔,必然是建立在一种善良的人性基石之上,必然是建立在一种真挚浓烈的情感基石之上,必然要建立在一种爱的堡垒之上,我想正是由于曹森老师对亲人的那种浓浓的爱以及人性中的善才使这种忏悔意识自然流出。这一点是相当可贵的。在《说给我的女儿听》这篇散文里,我们可以更加洞悉作者那种善良正直的人性以及对子女的深切的大爱。他在这篇书信体的散文中,将自己的人生观化作点点滴滴的春雨浇洒在女儿心间。他和她们谈学习,谈择偶,谈生活,充溢在文字间的父爱不是巍巍如大山,而是饱含着丝丝缕缕的大爱深情。这篇散文虽然是对女儿的谆谆嘱托,但未尝不是作者对善、对孝等人生观的再次张扬。《外孙“小这”》则从给外孙起名这件事入手,深入阐明自己的人生观,希望自己的孙辈“从小做起,踏实为人”。并通过追述张氏祖先业绩以及对“小这”日常的行为的描写,希望他从小往正了走,往实了做,往好了学。在这殷切希望之中满含着对后辈的无私之爱。除上述篇章外,像《回家》《徐州女矿工和我的农妇妹妹》等也是亲情散文的佳作。
“岁月遐思”一集中有不少随笔性的作品,则以直抒胸臆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人生观点和态度。在《关怀》中,他认为“关怀是在危困时实实在在的一点心意,是在被冷落时轻轻细细的问候……”;在《陌生》中从“肩膀齐是亲戚”说起,鞭挞了某些人一入仕途就“变得陌生”的社会现象;在《度呵……度》中,对法度、限度进行了分析,表达了对失度者的规劝和痛恨;在《同是上帝》中表达了对小人的鞭挞,对诚信的倡导;《酒话》一文则是醉酒之后对于喝酒、友情的认识,读来令人动情。
情深意切应该是《情撼蔚州》最大的特点。在这本文集中,无论是对家乡及家乡文化,对亲朋好友还是矿工兄弟,无论是对同道师友,还是对陌生人,都倾注了作者的真挚情感。文学是人学,而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因此文学实质上也是情感的艺术。美国哲学家苏珊•朗格说“艺术品是将情感呈现出来供人观赏的,是由情感转化成的可见或可听的形式”。文学以表现真善美为核心,而真是基础,尤其是对于散文来说。这里的“真”其实更多是指感情的真,散文就应该写真情,只有满含真情的作品才能打动读者。我以为,《情撼蔚州》便具备这种真情的质地,因此才能在读者中产生影响,形成共鸣。情到深处文自奇,这部作品正是由于感情的真挚浓烈而不同凡响。
文学是“人学”,也是语言的艺术。曹森老师的散文语言亲和有力,既富于诗性的美,又不失一种敦朴。他的散文,诗性而不花哨,热烈而不浮躁,朴实而不古板。这些从《母亲是山地的一株垂柳》《家乡暖泉如周庄》《一些旧事》中可以体会出来。事实上,对于作品来讲,语言不仅是外衣,同时也是内容,它是一种有机物,是一种饱含着情感、思想的有机物,如果说它是一条河,那么这河的源头便在作家的心里。因此说到《情撼蔚州》的语言,我自然会想到曹森老师,想到他为人的谦和、正直,想到它善良而睿智的面孔。文如其人,读《情撼蔚州》,也是我对曹森老师的一次再认识,是我对蔚州文化的一次再认识。
现代意义上的散文,与中国新文学相同,虽然发轫于五四,历史不过近百年,但却根植于几千年中国文学和中华文明的沃土中。进入新世纪以来,这门古老而年轻的艺术在许多作家的努力实践下有了长足的发展。新散文、原生态、原散文、在场主义等理念的提出,对散文创作有着积极的探索意义。作为一个散文作家,不可能游离于这种氛围之外。曹森老师作为一个几十年来对写作忠贞不渝的优秀作家,其在散文艺术上已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在此,作为老乡,作为后学,祝愿他在写作道路上眼界更宽、视角更广,不断探索散文艺术的新路径。

范国强

岁末年初,我市青年业余作家叶子的散文集《生活的碎片》即将出版了,这是他继中短篇小说集《行走的爱情》和《失落的天堂》之后出版的第三本书。三年三本书,足见其勤奋和不易,亦足见其对文学的热爱和执着。

受叶子之托,他要我为这本集子的出版写几句话,我花了十几个晚上的时间,认真地拜读完了这本厚厚的文稿。此前我对叶子的散文很少接触,这次读后却多有感触,从中我读出了一股浓浓的真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