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官网】读《群山之巅》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群山之巅》原著|迟子建解读|乘梦欢迎来到我们的每天一本书栏目,我将用一篇文章的长度,来向您讲解书中精髓。今天,我们要一起读的书是《群山之巅》故乡,对很多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是一个令人愁肠百结的地方。见识过外面的大千世界之后,大家能够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去看待故乡中的美好和丑陋,对那片养育自己的土地有更加清醒的认识。然而,越是客观清醒,就越明白,时代的洪流裹挟着乡村的传统文化,一切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任谁也无法回到记忆中的故乡。而面对变化,人心更是难以捉摸。就像东北作家的代表人物迟子建,在长篇小说《群山之巅》中清醒地书写那个北国世界,面对那片养育过她的黑土地,以哀伤而温暖的笔触,真挚地抒情,理智地批判。她怀着悲悯,贴近民众,贴近苦难,贴近被遗忘的角落和群体,以一起杀人强奸案为线索,通过对嫌疑犯的追捕和身世之谜的叙述,展开极具感召力的私人叙事,哀婉地回望遭到时代洪流冲击的乡村传统文化,耐心地打捞匍匐在大地上的小人物的人性光辉,尖锐地批判社会现实中的黑暗。这部迟子建历时两年才完成的作品,也获得了2015年《当代》最佳长篇小说奖。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这本书,走进那个冰雪纷飞的北国小镇,从一起杀人强奸案开始说起。点击图片发现更多好书解读案发辛开溜出生在浙江的一个贫民之家,从小吃不饱饭,被父母卖到富人家里做马童。“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又被日本人抓去做劳工,逃出来以后参加了抗联小分队。抗战胜利以后,辛开溜辗转来到了龙盏镇,娶了一个日本女人做老婆。后来,日本老婆偷偷跑了,辛开溜伤心地寻找了好久,都没有结果。有个女人向辛开溜示爱,被拒绝后心存报复,散播谣言说辛开溜娶日本老婆,就是汉奸,是逃兵,“开溜”的名号也由此被叫开了。辛开溜一直跟人解释说他打过鬼子,受过伤,体内还有几片弹片没取出来呢。但没有人相信他,就连他辛苦带大的儿子辛七杂也不相信。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逃兵,为此,辛七杂从小就受尽嘲笑。长大后,他为了不让自己身上不洁不义的血脉流传下去,开出了找对象的特殊要求:女人不生养。附近一带的人听闻此事,都夸辛七杂是条好汉。另一个小镇的姑娘王秀满因为家里穷,长得丑,没工作,三十二岁了都没嫁出去。听说了辛七杂以后,没经媒人介绍,就在医院做了结扎手术,直奔辛七杂家,她说明了来意,就放下包袱走向灶房,为她心中的男人做了一锅香喷喷的汤面条。结婚后,夫妻俩相亲相爱。王秀满白天去队里干活挣工分,辛七杂做屠夫,杀猪宰羊。年底获得的收入,大部分被王秀满拿去接济娘家,辛七杂也毫无怨言。他觉得亏欠了妻子——不能让王秀满做母亲。尽管王秀满对结扎从不后悔,但她对孩子的喜爱是掩饰不住的。后来,她提出要抱养一个孩子。于是辛欣来便成了他们的养子。王秀满十分宠溺辛欣来,但她没想到自己付出一切养大的孩子,最后因为几句争执对她下了毒手,让她身首异处。辛欣来杀死养母以后,去了镇北口的石碑坊,强奸了觊觎已久的小矮人安雪儿,才慌张地逃亡。安雪儿是安玉顺的孙女。安玉顺是抗战老英雄,死后葬在长青烈士陵园最显眼的位置。每年清明时分,都有很多入党、入团或者少先队的宣誓仪式在陵园举行,安玉顺的墓就无声无息地占据了主席台的位置,无论生前死后,都占尽了风光。而孙女安雪儿虽是个侏儒,却异常聪慧,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刻碑,她在碑上刻上谁的名字,谁不久后就会去世。因此,大家对她敬畏有加,送她各种礼物,称她为“安小仙”。辛欣来嫉妒安家人的风光,曾经有人看到他故意将一泡屎拉在安玉顺的墓碑下。他去强奸安雪儿,也是想看看安雪儿到底是不是肉身凡胎。点击图片发现更多好书解读众人的反应辛欣来作案以后逃入了山里。安雪儿的父亲——法警安平悲愤交加,恨不得立刻抓到那个混小子,亲自执行对他的枪决。就连安雪儿那上了年纪的奶奶,也骑着马在山中四处搜寻辛欣来的蛛丝马迹。但龙盏镇的镇长唐汉成却不希望辛欣来被抓住。唐汉成本来可以步步高升,可他就认定了龙盏镇,哪儿都不去。他把安雪儿当作龙盏镇的一块招牌,计划着在山上建个寺院,请安雪儿做居士,招揽香客。如果辛欣来被抓住,承认强奸了安雪儿,安雪儿就成了堕入凡尘的肉胎。唐汉成试图恢复安雪儿仙人的名声。要想达到目的,必须得找目击证人单四嫂。唐汉成利诱她,允诺给她的傻儿子找份不错的差事,让她矢口否认看见了辛欣来强奸了安雪儿,但被单四嫂一口回绝了。这个女人并不是为了坚持正义,而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安雪儿被强奸后,再不是受人尊敬的“小仙”,而是一个有身高缺陷和不洁之身的侏儒,这样正好跟单四嫂的傻儿子相配。正如单四嫂所想,大家开始贬低安雪儿,说她的肤色不像以前那么透明了,走路有声响了,喜欢吃肉了,身高也长高了。大家猜测,她被强奸,是因为死在她父亲安平手下的怨鬼来复仇了。作为法警,安平枪决过很多的死刑犯,他从来没有想过死在他手下的人是不是冤枉的,他一直觉得他在消除罪恶。但大家都不喜欢和他握手,嫌弃他的手上沾满了死人的鲜血,晦气。因为这个特殊的职业,老婆也害怕他,嫌弃他,在女儿还小的时候就跟他离了婚。对此,他已经逐渐习惯。然而,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一夜之间,人们对他的宝贝女儿神一样的崇拜,变成了魔鬼一样的贬低。他也因为追凶心切,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出了差错,受到了处分,提前退休了。点击图片发现更多好书解读光环的背后王秀满被养子辛欣来杀害一事,让一些女人看到了幸福的希望。辛七杂失去妻子,唐眉的母亲陈美珍便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这个对象是唐眉的大学同学兼闺蜜陈媛。陈媛疯疯傻傻,像个孩子,很难想象她曾经在医学院是男生们艳羡的校花。傻掉以后被继母当作牲口一样呼来喝去。唐眉看不得她在老家受委屈,就把她接到身边,发誓要守护她一辈子。陈媛的继母为摆脱一个累赘而高兴,但又怕唐眉反悔,特意找了记者,大肆报道了唐眉乐于助人的好事。唐眉成了人人皆知的模范人物。陈美珍却为模范女儿发愁,怀疑唐眉是同性恋,喜欢陈媛,想着法的要把陈媛打发走。她发现陈媛特别喜欢辛七杂,喜欢看他杀猪,喜欢闻他的烟斗,甚至喜欢把脸贴近辛七杂晾在绳子上的衣服。陈美珍找到辛七杂,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被回绝了。计划落空后,陈美珍也没有失望太久,因为她听说唐眉成了驻军部队汪团长的情人,这好歹证明女儿不是同性恋。驻军部队距龙盏镇五十多里,因为当地常有野狐出没,大家都叫它野狐团。这个团里的士兵大多都是外地的,安平的侄子安大营是为数不多的本地兵。安大营受到爷爷安玉顺的影响,觉得当兵是神圣的事情,到部队后发展不错。但来到团部以后,他发现腐败已经蔓延到了他认为神圣的地方。侠骨柔情、吃苦耐劳的老团长被一个有背景的纨绔子弟挤掉了位置。纨绔子弟在团部镀完金走了,汪团长就来了。汪团长爱干净、爱看雪、爱读书。但安大营没想到这样一个风雅人物,竟然背着妻子,利用职权找情人。他的情人唐眉,正是安大营可望而不可即的女神。其实,安大营心里还有一个人,就是林大花。相比唐眉,林大花更加容易接近一点。她吃过不少苦,幼年时,父亲在煤矿做工时意外去世,母亲带着她改嫁到龙盏镇。她长相清丽,在红日客栈做服务员,因为有手风琴和拔火罐两样拿手绝活傍身,成为客栈的一块金字招牌。也因此,这里成为领导招待上级的必来之地。汪团长在客栈招待前来野狐团视察的于师长,对方很满意。于师长离开团部前,安大营接到了汪团长布置的任务,他要去红日客栈把林大花接过来,给师长拨火罐。林大花扎着高高的马尾,不施粉黛,朴素中透着清雅和俏丽。但安大营一眼看出她特意打扮过了,心里有几分不悦。当夜,安大营站在于师长下榻的宾馆外面,看见林大花进去不久,屋子里的灯就灭了。安大营明白,所谓的“拔火罐”不过是个幌子。第二天,安大营又按照汪团长的吩咐,开车送林大花回客栈。一路上,他把车开得飞快,然后停下来要看林大花紧紧抱在怀里的火罐匣子有没有颠坏。林大花抱得更紧了。安大营一把夺过来,打开匣子,看见里面有一沓一沓的崭新钞票,总共八万元。安大营颤抖着手,把匣子还给林大花,把车开得飞起来。在一个急转弯处,路面横着一块从山上跌落的巨石。由于车速太快,来不及避让,车子被撞得跌进了旁边的江水里。林大花眼疾手快地把匣子从窗户抛到岸边,却来不及打开车门。安大营拼尽全力,把她从车窗里推了出去,转瞬间,安大营就消失在江水里。一个月后,安大营成了英雄人物,被葬在长青烈士陵园。军队的一支笔杆子写文章赞美他,地方的一支笔杆子也接到了采访任务,要写出一个血肉丰满的英雄形象。文章发表出来后,乡亲们说那些文字都是谎言。点击图片发现更多好书解读真相安家接连出事,家人们都沉浸在悲痛中。与此同时,安雪儿身体也出现了问题,不仅反常地长个儿,还总是呕吐,她去镇上的卫生院,经检查确认,是怀孕了。这个消息很快传得人尽皆知,辛开溜自然也听说了,他暗地里帮助辛欣来逃亡的决心更坚定了。如果辛欣来一定要落网,那至少要等到他的孩子出生以后。辛开溜把帮助辛欣来逃亡当作一场战役,他不仅保护的是孙子,更是要赢回自己的尊严,证明自己曾经是个真正的战士,有能力在警方的重重包围下,让孙子安然地躲过去。他虽然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身体依然康健,常年往山里跑。他在山里发现了无烟煤,那煤黑得透着油光。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镇长唐汉成,唐汉成一听紧张了,要是大家都知道山里有好煤,那么镇上的好山好水就不复存在了。唐汉成以前去沿海的开发区学习,每次回来都眉头紧皱,他说经济发展势必要牺牲环境。他不希望看到那样的结果。也因此,为了堵住辛开溜的嘴,唐汉成破费了不少,还被辛开溜敲诈了一匹马。辛开溜骑着马,偷偷给逃亡的孙子送补给。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不仅仅安家和当地警方在追捕辛欣来,还有人惦记辛欣来的肾。这个人便是唐汉成的大舅哥陈金谷,因患了尿毒症,急需换肾。他虽贵为地区副书记,除了唐眉,却没有一个亲人愿意为他做配型试验。陈金谷的儿子是公安局副局长,身体强健,也不愿意为父亲做配型,但他开出大价钱,利用黑器官交易渠道,积极为父亲寻找肾源。可惜的是,没有合适的人选。陈金谷眼看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就想起了年轻时候曾经与一个女知青有过一个私生子。经过确认,这个私生子就是辛欣来。陈家人组织了大规模的搜捕,他们要抓活的辛欣来,不仅要他伏法,还要他的肾。安平在与唐眉讨论安雪儿怀孕的事时,从唐眉的口中得知了辛欣来的身世,还意外地知道了唐眉的秘密。陈媛之所以变傻,完全是唐眉害的。因为同时喜欢上一个男生,因为嫉妒,她给陈媛下了毒。后来良心不安,才把陈媛带在身边。点击图片发现更多好书解读尘埃落定第二年正月,明明是新的开始,龙盏镇的老人们却当作末日来过。他们故意大吃大喝,不注意身体,想要赶在八月一日前死去。因为大家都接到了消息,从阳历八月一日开始,龙盏镇开始实行火葬。但辛开溜却不以为然,他还是常常往山里跑,带的食物也比往常多,而且口味也变了。大家猜测他是偷偷给辛欣来补给了。杜鹃花开的时候,安雪儿生下了一个儿子。辛开溜把爱妻留下来的毛边纸船坞画册送给重孙子当礼物。安雪儿也因此给儿子取名“毛边”,这让安平觉得心里不痛快。有天,安平碰见辛开溜,听他说,他要把马卖掉换酒喝,因为这匹马已经完成了使命。后来,辛开溜喝醉后去找安平,醉醺醺地对安平说,让安平发发慈悲放辛欣来一马,让辛欣来下山回来看一眼他的儿子。安平趁机追问辛欣来的下落,辛开溜不无得意地说,辛欣来藏在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地方。安平仔细想想,觉得是花老爷洞,野狐团附近的一个山洞,传说那里是蛇洞,无人敢去。安平很快赶到山洞,果然在那里看到了辛欣来。辛欣来被判了死刑,他死后,副书记陈金谷在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但外人并不知道肾源是辛欣来的。孙子被捕以后,辛开溜就一直无精打采,后来在镇上举行的斗羊节上被一头公羊误伤了,昏迷不醒地躺在医院里,只靠一口气吊着。直到八月一日零点零七分,他才放弃挣扎,成了龙盏镇第一个被火葬的老人。辛七杂在父亲的骨灰里,发现了五片弹片。那一刻,他知道,他的父亲不是逃兵。但镇上的老人们说辛开溜身上的弹片,可能是他在逃跑时,被我方追击留下的;也有人说,是他逃跑后,遇到了土匪,被土匪打的;还有人说,是他自己打的,因为受伤后就能从战场撤退。辛开溜拼尽全力,凭着一口气也要拖延到八月一日,就是想用弹片向世人证明,他不是逃兵。然而,他的一切努力都成了徒劳。最后,陈金谷因为贪污落马了。唐汉成为了留住龙盏镇的好山好水,迷信地建了一个土地祠。安雪儿去土地祠祭拜时被单四嫂的傻儿子强暴,漫天的风雪,没人听见那声声呼救。故事在一片苍凉中结束了,留给读者无尽的思考:人心之上,到底有多少黑暗,又有多少星光?有句话说得好:这世间唯有太阳和人心不可直视。有多少人表面同情你的不幸,背后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有多少人肆意地散播谣言,践踏别人的尊严,却还一脸的义正言辞?有多人利用自己的权势,轻易地掠夺别人的生存资源,却还把黑暗和腐败伪装成光明和美好?现实复杂,人心难测。然而,我们不该总盯着那些黑暗看。就连太阳上都有黑子,一个人的眼睛如果总盯着黑子,就会忘记世界上还有太阳。人心的美好和丑陋正如宇宙的光明和黑暗一样,彼此共存,不可消除。我们也不能用简单的“好”和“坏”来评价一个人。有很多人自私冷漠、可气又可恨,但他们同时又坚强能干,身上拥有一股不气馁、不妥协的生存韧性。每个人都有多面性,我们对待生活和别人的态度也不该是非此即彼。“正如大雨过后,有人抬头看天,看到的是碧空如洗;有人低头看地,看到的是满地泥泞,道路艰难。”能够看清世界的丑陋是成熟,能够发现世界的美好是智慧。唯有客观地看待世界,乐观地面对人生,我们才能获得更好的生活。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全部内容,这是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第四百四十九本书。因书明理,以慈怀道,关注慈怀读书会,每天读完一本书,把自己活成你喜欢的样子。*文:乘梦,慈怀每天一本书签约作者,一个喜欢读书的安静人儿,希望在文字的大千世界里热情洋溢地活着。今日话题人心之上,到底有多少黑暗,又有多少星光?这世间唯有太阳和人心不可直视。读完这篇文章,你如何看待在龙盏镇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2

我们不是我们所收集的、得到的、所读的东西,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是爱,我们所爱的事物,我们所爱的人。所有这些,我认为真的会存活下去。
                                                   

           —-摘自《岛上书店》

群山之巅,大爱回响

最后一篇书评,我选择《群山之巅》,诚然,我在《岛上书店》中遇见了更多美妙的文字,邂逅了更暖心的可人儿玛雅。可在群山之巅里,我一次次的迷路,在山脚,山腰跌倒。最终登顶时,却顿悟,山顶的景色,远不如登山时一路收获的经验来得精彩。我愿回到山脚,仰望群山之巅。

——读《群山之巅》

初读时,我以为这是个和胡塞尼《群山回唱》一般描述几位主要人物跌宕精彩的一生的故事。读到中间,我否定之前的想法,转而认为这是如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一般一线一人,看似散散,却穿插人间无尽悲欢离合的故事。读完,我想,这只是安雪儿那扇挂满了霜花的窗户,这就是一个大千世界,是你我,是任何人,却也是no
one。

只花了12个钟就看完了《群山之巅》,这不在于我的求知若渴,而在于这部小说的结构紧凑,情节环环相扣,人物简单却又生动。一口气下来已是凌晨两点,读完最后一句”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内心既有无限的惆怅回荡,又有一种感知大爱的喜悦在心头流畅。

故事从屠夫辛七杂借光取火点烟开始,从辛七杂的孙子毛边的母亲,曾经的仙女安雪儿被傻子单夏拥入怀结束。安雪儿在呼救,可是迟子建说: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

以前读书评说到史诗般的荡气回肠,通常说的都是经典的大部头。这部小说的思想境界和写作技巧,感情色彩都算不上史诗般,而且通篇只有20多万字,却足足出现高达40多个人物的。这样的安排让小说的故事情节趋于俗套成了硬伤。

这个迟子建真是懒,哪有这样子给书结尾的?

但令我内心回荡大爱柔情的也恰恰在这里:作者将视觉放到了每一个小人物里,他们生活在苦难而又努力过活,为他们讲述人生的狭隘和广阔,

群山之巅的脚下,就生活着这样的一群人,有法警安平,仙女安雪儿,屠夫辛七杂,逃兵辛开溜,还有老魏,单四嫂,安泰,烟婆,绣娘,唐眉,陈媛,对了,还有拥有黑珍珠的李庆来,金素袖,陈美珍,葛喜宝,林大花,安大营。

在群山之巅的龙盏镇上住着辛,安,陈三个家族的人。而故事的开端就是辛家的孙子辛欣来杀了养母强奸了精灵姑娘安雪儿后逃亡。安雪儿的父亲安平是位深情善良的法警,女儿的遭遇让他痛苦而又誓要为女儿讨回公道。而陈家的主事者陈金谷权高位重却得了尿毒症急需换身,从而引出一个辛欣来为其亲生儿子的秘密。安平找到辛欣来,并将其绳之以法,而作为其亲生父亲的陈金谷,没有救他,还用他的肾续命……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你看,我还记得这许多人物,记得他们中谁是怎样死的。辛开溜为了护爱子被黑珍珠扎伤了腿,又磕破了头,成为龙盏镇第一个被实行火葬的人。对了,爱子是一只狗,黑珍珠是一头羊。绣娘听见了白马的下落,匆匆去寻,却只说了一句,我要去见我的白马啦,就摔在门槛上,登时没了气。安大营呢?他知道心爱的林大花为了钱和于团长睡了,气的开车飞速,极尽颠簸的小路上,飞沙走石。林大花坐在他身旁,双双坠入水中。他还是爱林大花的,用尽力气将她推了出去。可惜我们的林大花从此怕白天,怕白色,怕她曾经最爱的白衬衫。

这是一个不算新颖的故事,但是作者很明显,她并不是为了讲述这个故事,她更多的通过故事里将更多的关注点倾向了描述故事里各个小人物的生活情感追求上。

《群山之巅》这本书写活了太多人,令人生畏。迟子建说这本书里的很多人物都是有实例的,我却觉得,即便是那些虚构的人物与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也是存在的。余华的《第七天》里写道,生活,远远比小说更荒诞。个人认为,书中的前半部分优于后半部,前半部分的铺垫,人物出场的方式,不经意的暗示点缀修饰让一个人物变得鲜活,读起来更为投入,后面的跌宕情节未免显得过于汹涌而出,这些曾有过精彩生命的人啊,就这样不留情面的匆匆结了局。

辛家辛开溜在全书中就是个抑扬顿挫的人物,直到末尾都在被整个镇上的人开涮,生命的底色是灰色的,并不被自己的儿子理解,长年敌对,却在最后一刻因骨灰里的弹片而被儿子谅解。

杀母犯辛欣来直到死前都拒绝和他素未谋面的儿子毛边见上一面,因为他坚信,行刑前必会出现一位大侠高呼刀下留人。辛七杂莫名出现一位俄罗斯的兄弟,得知他的母亲秋山爱子嫁给了俄罗斯人,并且还平稳地过了后半生,气的将这个弟弟赶出了家门。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父亲是逃兵,可从他的骨灰里拿出的四枚弹片,这四枚拼了命也没避开的火葬诞生的产物,却洗刷了一切。他知道,父亲,依旧一直是那个好父亲,认了母亲的其他孩子,就是对父亲的背叛。安雪儿是我极为喜欢的存在,喜欢刻碑,喜欢和云彩聊天,能预知人的死亡,被辛欣来糟蹋后,意外得子。她不再是那个侏儒仙女,她长高,长胖,怀孕,生子,她最终变成了凡人。迟子建在结尾处,让母亲安雪儿未知的命运攥着每一个读者的心,这的确不是什么好结局,又或许,人生根本没有结局?

辛开溜的灰色直接导致辛七杂的性格是既随和又倔,原则性非常强,他不爱妻子,但绝对妻子深情无比,在妻子遇害后有人表白有人说媒,他却坚定的朝自己喜欢的人走去,也算是一种告白。

《群山之巅》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每一个失去了妻子或者丈夫的人,都能找到中意的另一半。辛七杂和金素袖过得颇为幸福,安平和理容师李素贞的后续如何我不得而知,老魏原本是可以和单四嫂在一起的,单夏可能会和安雪儿过日子,小蒋喜欢林大花,不知最后有没有追到手。到底是人太擅长见异思迁,还是生活本该如此。

安雪儿原是全镇人的精灵,是仙女,能预知生死。但却被辛开来糟蹋后开始长高怀孕,生下毛边,褪去仙气,并努力挣钱养活孩子,平凡而知足。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