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车企海外并购 购买沃尔沃的大国心态

图片 1

吉利成功收购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 沃尔沃花落谁家继续引人关注 ———

  比伦定律

今天看了一篇火到刷屏的稿子,来自「腾讯科技」,标题就很刺激:《业绩下滑、战略迷失、变革受阻,什么导致了联想失去的五年?》

当媒体老记们还在纠缠哪家中国车企会收购沃尔沃时,澳大利亚当地时间3月27日,吉利汽车正式收购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制造商澳大利亚DSI公司。此时,距现被证实整合失败当年却轰动一时的上汽收购双龙案过去了5年,距商务部发布对外投资新政——《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却不到两个星期。中国车企真的吸取了“花钱没买来技术却招来一堆麻烦”的教训,准备好了,再次走上大规模海外并购之路吗?

  若是你在一年中不曾有过失败的记载,你就未曾勇于尝试各种应该把握的机会。

一家企业做到人尽可吐,周期性被吐,且吐还代表政治正确,作为企业主心里一定不好受,我要是杨元庆,吃中午饭的心都没有了。不过任外面的负面评价如洪水滔天,杨元庆也未必知道。怎么讲?那篇稿子中透露的一个细节蛮有意思,说杨元庆登上去往拉斯维加斯的航班,「飞机座位后面全都摆放着以他本人作为封面的《达美航空杂志》,早有准备的联想官微工作人员很快把照片上传到微博」。

●中国企业该不该走出去

  提出者:美国考皮尔公司前总裁F·比伦

这让我想到了民国时期,为了坚定袁世凯称帝的信心,其长子袁克定不惜耗资3万元雇人假造一份天天刊载拥护帝制消息的「顺天时报」,专供袁世凯阅读了很长时间。后来因为袁世凯的三女儿袁静雪发现外面的《顺天时报》和父亲每天看的不一样才被揭穿。

商务部3月16日发布《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为中国企业“海外抄底”增加了强有力的正面支持。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发布新的对外投资办法时说,这个办法将进一步改革境外投资管理体制,推进境外投资便利化,大力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

  点评:失败也是一种机会。

政策明确提出了支持,但舆论却是相当阴郁。如今,许多国人对跨国收购、对外投资谈虎色变,上汽收购双龙、联想收购IBM的失败教训成了他们吓唬别人也是吓唬自己的看家武器。那么,中国企业到底现在该不该走出去?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站在经济生产一线的企业家们跟身在幕后的一些所谓“冷静的学者们”看法截然不同。

  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中,机会无处不在。但机会又是稍纵即逝的,你不可能在做好所有的准备后再去把握。这就要求我们有一种试错精神。即使最后证明自己错了,也不会后悔。因为你把握了机会,而且至少知道了你先前把握机会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人们常说的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是一笔财富,含义也大致在此。

「失去的五年」中,杨元庆也在反思,尽管频率上远不及「思王之王」陈年。以「杨元庆+反思」为关键词检索,可以发现,他反思过上微博太晚了,反思过联想员工用苹果手机,反思过联想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

博润投资管理公司总裁胡志彬表示,资本市场处于熊市时,企业并购不仅谈判筹码低,公司整合也相对容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全球金融风暴正令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迎来历史性机遇。“美邦纺织”总经理王玲用行动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目前正是中国企业海外收购“抄底”的良机。3月11日,诸暨这家创办于2003年的民营企业完成了对美国纽约和洛杉矶两家排名行业全球前三的无缝内衣企业的收购。这起全球最大的无缝内衣并购案,使“美邦纺织”一跃成为该行业全球最大的跨国集团。“如果拿到对方的品牌、知识产权和当地的销售渠道,对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有帮助。”奇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这样解释奇瑞要进行海外并购的理由。

  在行业圈子里,流传着宝洁公司的这样一个规定:如果员工三个月没有犯错误,就会被视为不合格员工。对此,宝洁公司全球董事长白波先生的解释是:那说明他什么也没干。

但陈年讲话了,「反思有用,还要雷军干嘛?」子也曾经曰过「思而不学则殆」。所以,杨元庆还是要求医问药,学习一个。

但企业家们的这种观点,在学者们看来是一种危险。“金融危机给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提供了廉价的条件,但也增加了不确定性,如果你一脚踏空陷进去,不但你救不了它,它会把你拉下水。所以,在海外并购问题上,中国企业一定要谨慎对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杨力强说。杨力强认为,大多数中国企业还并不成熟,如果现在去海外并购,可能会因无法适应国际市场竞争而失败。

  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杜拉克认为,无论是谁,做什么工作,都是在尝试错误中学会的,经历的错误越多,人越能进步,这是因为他能从中学到许多经验。杜拉克甚至认为,没有犯过错误的人,绝不能将他升为主管。日本企业家本田先生也说:“很多人都梦想成功。可是我认为,只有经过反复的失败和反思,才会达到成功。实际上,成功只代表你的努力的1%,它只能是另外99%的被称为失败的东西的结晶。”

去哪学?湖畔大学啊!

实际上,就在“冷静的学者们”的强烈反对和质疑声中,中国企业海外“抄底行动”近期频现。全球最大财经信息供应商汤森路透集团发表的报告称,截至2月17日,在全球跨境并购规模同比下降35%的情况下,今年中国企业的海外收购总额同比增加40%,涉及金额达到218亿美元,仅次于德国。

  汽车工业是个“全球性”工业,20世纪60年代末,日本企业大规模向外发展,是从汽车开始的。但日本汽车第一次尝试进军美国市场,却以失败告终。面对失败,它们不埋怨、不相互指责,而是举国一致、重新部署,反复斟酌查找失败的原因,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他们重新确定了向美国提供油耗低、质量好、符合美国人的操作习惯、具有美国风格的美式汽车的战略。实践证明,他们的新战略是可行的。

可惜,尽管柳传志是「湖畔大学」的首席校董,但杨元庆作为他的衣钵传人至今也没有成为其中的学员。

●跨国收购背后的文化融合

  IBM公司在1914年几乎破产,1921年又险遭厄运,20世纪90年代初再次遭遇低谷。但是,在一次次纠错中,他们最终都战胜了暂时的困难。有一次,IBM公司的一位高级负责人曾由于工作严重失误,造成了1000万美元的损失,他为此异常紧张,以为要被开除或至少受到重大处分。后来,董事长把他叫去,通知他调任,而且还有所提升。他惊讶地问董事长为什么没把他开除,得到的回答却是:要是我开除你,那又何必在你身上花1000万美元的学费?

这是不符合常理的。师资力量如此雄厚,号称「避免失败、把握未来」的大学,举贤不避亲啊,难道不应该可着自己最亲近的人先享用吗?如果你卖的是「大力丸」,你是不是得吧唧先自吞一颗,让我们见识见识神效再说?否则如何取信于民呢?

“冷静的学者们”的担忧不是杞人忧天,联想收购IBM和上汽收购双龙的案例,为跨国收购的困难做了最好的注脚。

  1995年,由于种种原因,联想(香港)集团出现巨大的管理、产品和财务危机。在有被投资者抛弃的危险时刻,联想没有恐慌,他们冷静分析了出现问题的原因,果断将香港联想和北京联想合并,使联想整体渡过了难关。从这件事情中,联想掌舵人柳传志悟到:中国内地市场在相当长时间内都应该是联想的主战场。正是基于对失败和挫折的反思,联想重新部署了中国本土市场的策略与布局,他们终于搭上中国PC市场快速增长的快车,成为1996-2002年中国快速增长的PC市场上最大的赢家。

后来我明白了,马云说过,「湖畔大学」是「专门研究失败」的,杨元庆心想,这玩意我们公司天天研究,自媒体帮着我们研究,何必再花36万跑到杭州上个劳什子大学呢?

2004年12月8日,联想集团以17.5亿美元收购IBM的PC业务。2009年2月5日,联想对外公布了自己2008/2009财年第三财季(2008年10-12月)的业绩,净亏损9700万美元。许多证券分析师认为,预计联想第四财季可能会面临更糟糕的情况。有分析认为,联想对IBM个人电脑业务引人瞩目的并购,应该对联想目前的困境负有一定的责任。

  其实,这不是联想第一次遭遇市场挫折。联想的起家是靠从科学院贷到的20万块钱,由于当时急于赚大钱,在一笔生意中被骗去8万,整个公司陷于困境。1998年,联想管理层又出现巨大震荡。在联想20年的成长过程中,虽出现过几次重大挫折,但与许多中关村企业不一样的是,他们能够迅速从这种挫折中站起来。

更关键的是:上了「湖畔大学」也避免不了失败。

同样是2004年,上海汽车集团10月28日花5亿美元收购了韩国双龙汽车48.92%股份,成了最大股东。2009年初,双龙申请破产,整合以失败告终。

  二十余年来,微软一路坦途,但盖茨认为习惯于失败是成功的基础。因此,盖茨常常雇佣在其他公司有失败经验的人做其助手,借用他们的经验避免重蹈覆辙。盖茨最为欣赏的人是福特汽车创始人福特和通用汽车创始人斯隆。盖茨办公室有一张福特的照片,作为激励,也作为警惕–福特梦想做出便宜好用的交通工具,创造出汽车世纪,但最后固执地坚持原来的信念而不能持续进步,二十年后霸主地位被后起的通用取代。悬挂一张福特照片,既是对他普及汽车全民化的崇敬,又是对他失败的一种反思。

「微微拼车」创始人王永是第一期学员,相当于天子门生、黄埔一期,何等尊崇。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学了五天,每天认真记笔记。上了湖畔大学,做了马云高徒,不被天下人知道又有什么意思呢?于是你在各大网站与朋友圈见到了王永写的那篇「湖畔大学五日学习笔记:满满都是干货!过瘾!」

中国企业包括车企,不管在中国如何称老大,放在全世界范围看,很多时候还是一支弱旅,以小吃大的难处不言而喻。但其中的问题绝不是“差钱不差钱”那么简单,更大的问题在于管理能力、文化差异,甚至民族心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发布新对外投资办法时提醒:目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遇到的主要挑战是来自于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适应不同文化环境的能力有待提高。跨国收购,整合的不仅是资产,更重要的是企业文化的融合和员工在企业中的归属感。

  怎样对待“失败”是企业成长过程中回避不了的问题。一个成功的企业,它会知道从失败中记取本企业“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教训,不单是从失败中找到能够孕育出成功的“成功之母”,更是从失败中更多地知道了什么不应该做,应该割舍什么。割舍是企业在面对失败时的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企业把失败当成财富,是因为失败证明了有的路走不通。

笔记细到什么程度呢?干到什么程度呢?过瘾到什么程度呢?试摘一句,以飨诸位:「中午我们一起吃盒饭,仿佛重新回到了校园,今天很兴奋。」

有人总结,联想吃下IBM后消化不良,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中国老板跟美国乃至全球员工的文化认同出了问题。这一点在上汽并购双龙案中尤其突出。双龙出售给中国企业,激起了韩国人的民族主义心理,部分韩国人担心,双龙被中国企业收购之后,其先进的汽车制造技术将会流入中国。韩国双龙工会屡次抵制中方与双龙达成技术合作,阻止在中国生产双龙汽车,双方的技术合作始终也没有能够实现。双龙工会还多次罢工示威,并要求提高员工的福利待遇。种种行为都是因为中国企业的并购行为没有在心理上得到外国员工的认同。而对员工没有权威的大股东,无法成为员工为之忠诚的老板。

  企业在进行一项没有前人开拓的投资时,先要想到这是一次机会。当然,这里指的是“深思熟虑”的投资冒险,而非盲目地一头扎入废弃的深渊之中。尽管最后的结果也许是“不可行”。但知道了这个“不可行”,可能就是这次失败对企业的最大价值。一个历经百年的企业不可能没有失败的经历,但它们与一般企业的区别在于:它们不会为失败而后悔,而是通过失败向自己证明了自己原先不知道的很多东西。知道了这些东西,也就是把握了后来的机会。

兴奋的感觉总是短暂的,王永上完课仅3个月,他估值10亿的「微微拼车」就倒下了。

●中国企业该如何走出去

哎,大学和大学还是不一样的,要知道贾跃亭陷于危难之时,尚有长江商学院的校友合力拿出6亿美金以解燃眉之急,钱到没到位另作一说,姿态与造型反正是有了,长江也更好招生了。

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舞台上,也有成功的范例,那就是汽车零部件大鳄万向集团。今天,万向仅通过并购就已经掌控19家海外公司,成为中国第一个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OEM的厂商,成为福特汽车的合作伙伴,全球知名的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

1994年,积累了10年贸易经验之后,万向才在美国芝加哥成立分公司。而直到2000年,对海外市场真正摸透之后,万向才敢启动并购。尽管万向也已经财大气粗,但出于谨慎,收购美国老牌竞争对手舍勒公司,仍选择与美国LSB公司联手,各取所需。尚不具备管理美国人经验的万向将工人、厂房让给LSB,自己只接收品牌、技术专利、专用设备和市场。获得经验之后,万向很快展开一系列并购。2007年7月8日,万向完成公司史上最大一桩并购案:入股AI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

「湖畔大学」开到第三期了,除了企业愿景、价值观这些老马常谈的东西,马云在开学典礼上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他说「湖畔大学」应有「四为」:「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

万向海外并购的成功历史,看上去是因为它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实际上,是因为它懂得了“收心”比“买人”更重要。2002年8月,美国伊利诺伊州政府命名8月12日为“万向日”,以表彰万向对该州经济发展的贡献。做强做大自己的并购行动,在美国地方政府看来却是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万向确实取得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康荣平在接受《中国新时代》杂志专访时,提出了一个概念:融合。整合居高临下,融合就是强调和谐,而不是居高临下。

这个「四为」脱胎于北宋大儒张载的「横渠四句」,就是经常被高中生挂在QQ签名栏和QQ空间的那段经典文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中国人购买沃尔沃的大国心态

「横渠四句」以前代表着古代儒家至高无上的理想,现在代表着懵懂年轻人能想到的最霸气、最唬人的座右铭,你经常会在综艺节目中看到一些傻愣愣的民科爱好者念出这四句话。

窘迫到要将自己拾掇拾掇卖出去的沃尔沃,并未因其面临的困境而遭世人遗弃,相反,来自中国车企的青睐似乎从未断过,有关奇瑞、东风、上汽、长安、广汽甚至吉利要收购沃尔沃的传闻几个月来不但一直没断,近日还有越传越真之势。

「湖畔四为」中有「三为」是虚头巴脑的话。「为市场立心」,市场心机满满,用得着你立吗?「为商人立命」,商人站好队才有命,哪个不如履薄冰?「为新经济开太平」,「开太平」可谓是政治理想了,也真敢说呢,先儒时代屡有动荡,故「开太平」是儒生四为中最重的。咱们这个时代,新经济最忌讳的是太平、是增速放缓,李克强总理也如是说:「摁下新经济成长的快进键」。要你开哪门子太平?

据外电引用福特发言人约翰·加德纳在一份新闻公报中的话称,福特已就沃尔沃的出售与一些潜在竞标公司开始深入谈判,交易最近将达成,价格在12亿至15亿美元。而3位参与或了解出售事宜的人士表示,沃尔沃已经吸引了至少3家中国汽车企业的初步兴趣。最新消息是吉利收购沃尔沃的各种预案正在积极推进和研讨中,目前已经达成初步框架的方案之一是联合广东省地方政府共同收购,吉利-沃尔沃汽车工业园区可能将落户东莞松山湖。

虚头巴脑也就算了,毕竟是当代语境嵌套古典,如丁字裤套大棉裤,难免会有出格之感,但「为改革开放继绝学」,则彻底不伦不类了。张载说「为往圣继绝学」,那是建立在「儒家学说失坠不传,成为绝学」的社会基础上。改革开放让哪门子学问成为「绝学」了呢?授课的老师,马云、曾鸣、郭广昌、柳传志这些人,他们有什么「失传的学说」能称之为「绝学」?怎么好意思自比「孔孟」呢?脸呢?

3月22日,当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不得不再次面对满座记者问起“沃尔沃那档子事”时,他胸有成竹地拿出一张揉得有点旧的纸,满面笑容地开始照本宣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吉利,它始终在研究世界汽车行业的变化,始终在研究全球经济的变化,我们对此事是高度关注,认真研究,这一点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还是以后,都是这个样……我相信全中国所有汽车企业、全世界汽车企业都在研究……吉利也只是在研究,在研究……”

《管子》里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我看「湖畔大学」则是:「四为不清,样样稀松」。

相对于李书福的官方回答,奇瑞董事长尹同跃的说法很值得思索:如果没有中国企业竞标,且价格合理,奇瑞才会考虑收购。奇瑞似乎是想收购,只不过是不愿同胞“相残”,哄抬物价。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非要买沃尔沃?是不是我们真的富裕到了如此地步,觉得拿下“去年税前亏损高达15亿美元、欠福特汽车35亿美元未偿贷款”的沃尔沃是小菜一碟?专家指出,除了众所周知的沃尔沃品牌及其汽车安全技术会大大提升中国车低质低价的形象外,或许还有一个因素在起作用,那就是强烈的大国意识。中国在古代曾经辉煌了很多年,中国在近代又曾经没落了很多年,如今,全球都在闹经济危机,只有我们的腰包是鼓鼓的,只有我们在保持快速增长,潜伏了那么多年的泱泱大国之气是不是也会重新振作?在全球经济特别是全球车市萎靡不振之际,中国经济和车市的一枝独秀,可能会让“不差钱”的中国人感到,该是我们当老板的时候了。要真的是这样,拿下沃尔沃几乎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要真的就这么拿下了沃尔沃,人们就有理由担心,联想收购IBM的故事会不会重演,会不会过上个三五年,像上汽那样,突然发现,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打了水漂。

马云在开学典礼上再次讲起建校初心,是源于企业家们的一次闲聊,众人推举,他盛情难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杨力强曾干脆地说:中国目前尚无一家汽车企业具备并购沃尔沃这样的豪华品牌的实力和能力。这种实力不是资金实力,更多的是看不见的软实力,比如历史和品牌积淀、研发能力、核心技术、渠道竞争力等。

这可能是个段子。马云为什么创办「湖畔大学」恐怕要到他的精神母体中寻找答案。对于毛泽东的拥趸马云来说,一个没有办大学理想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据报道,吉利汽车收购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得到了中澳两国政府的认可及大力支持。比起收购沃尔沃来,这样的收购让人放心多了。

1920年毛泽东放弃赴法勤工俭学,他在给黎锦熙的信中是这么说的:「我一生恨极了学校,所以我决定不再进学校。自由研究,只要有规律,有方法,未必全不能。」

●声音●

1921年,毛泽东可能觉得光恨也不解渴,绝不能把世界让给他鄙视的人,所以经过多方筹措,索性自己办了个大学,叫「湖南自修大学」。后来他又相继办过「湘江学校」、「中国红军学校」、「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1968年他在人民日报上的一则批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这就又让全国诞生了三万多所「七二一大学」。

“走出去”才是硬道理

1957年毛泽东还对伏罗希洛夫说过:「当主席太复杂,麻烦人。我是想退下来当个大学教授。」文革中林彪吹捧的「四个伟大」,他只要求保留「导师」一词,其他统统去掉。

前不久,商务部发布的对外投资办法,为中国企业包括汽车厂商该不该“海外抄底”的举国争论添了一把硬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