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城中心】《陶行知教育集评注本》读书笔记十七

中国大众教育问题

    《陶行知教育集评注本》,正文199~230。内容:《中国大众教育问题》。

新中国与新教育

 

一、大众教育

 

一  中国大众教育概论

     
“中国已到生死关头,我们要认识只有民族解放的实际行动才是救国的教育。中国的国难不是少数人可以挽救,我们必须教育大众共同抵抗,中国才能起死回生。”
大众教育,顾名思义就是为大众谋福利除痛苦的教育。它和“小众”是相对的,是把受教育的机会还给所有愿意学习的人民大众,而不是之针对有机会有金钱的统治、压榨人民的某一部分“小众”。这一概念的提出源于当时中国的国情和大众受教育的状况。

现在所要说的是新中国与新教育。我们先说新中国的敌人和日本的大陆政策,再说民族解放运动,然后说中国的出路。中国如果没有出路,新中国就新不来。新教育就是以新中国为目标的教育。现在依着这四个要点向诸位说说。

 

     
“大众教育对着麻痹大众的歪曲理论,是要迎头驳斥。始而装痴装聋,继而变成哑巴,终之而拜倒在当前的势力下,这是帮凶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教育是有时代性的,所有的教育都要根据时代的不同社会的要求不同进行调整,这样才能说教育是面向大众的。当时的中国,就需要利剑一样的教育出鞘救国,所以只有排山倒海之势掀起轰轰烈烈的运动,才能快速促进大众教育的发展。

中国的敌人和日本的大陆政策

为什么要大众教育?中国是遇着空前的国难。这严重的国难,小众已经解决不了,大众必得起来担负救国的责任而中国才可以救。我们的“友邦”要取得辽宁的铁,山西的煤,吉林的森林,华北的棉田,福建的根据地,以及全国的富源,并不是安分守己的做一个富家翁享享福就算了事。他是要叫我们四万万五千万人做亡国奴——做他的奴隶。做奴隶当然是不会舒服的,除了为他种田做工之外还得为他当兵,做他进攻别人的肉炮弹。只须大众觉悟起来,不愿做亡国奴,与其拿生命来做敌人的肉炮弹,不如拿生命来争取整个民族的自由平等,我们的国难就必须的解决了。但是中国的大众受了小众的压迫剥削,从来没有时间、金钱、机会去把自己和民族的问题彻底的想通。加上了几千年的麻醉作用,他们遇到灾难,会武断的说是命该如此。我们要一种正确的教育来引导大众去冲破命定的迷信,揭开麻醉的面具,找出灾难的线索,感觉本身力量的伟大,以粉碎敌人之侵略阴谋,把一个垂危的祖国变成一个自由平等的乐土。

     
大众教育的突出特点就是“社会即学校。即知即传。”社会即学校是让人们向社会学习。学得杂、学得广、学的有用。即知即传是让人们学了就教,有新知识就要学。这样学的及时,教完别人又加深了对自己所学知识的理解。这种形式为促进大众教育的快速发展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

中国的敌人是谁?中国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中国的敌人不是日本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日本的军阀。日本的军阀推行他们的大陆政策,他们说,满洲定华北就定,华北定支那就定,支那定亚洲就定,亚洲定世界就大同。所以日本由沈阳而热河,而上海,而冀东,而福建,而汕头。九一八之后,中国土地在日本势力范围内的等于二十个江苏——这里有福建的同胞,何不算算看,究竟等于几个广东呢?中国究竟有多少个福建,多少个广东可供日本吞食?吞完了,我们要变成什么东西?吞完了,我们就要变成大家不肯变、不愿变的东西——亡国奴。所以,凡是不肯变不愿变的就该努力。

大众教育是什么?大众教育是大众自己的教育,是大众自己办的教育,是为大众谋福利除痛苦的教育。这种教育和小众教育固然大不相同,即和小众代大众办的所谓民众教育、平民教育也是根本矛盾。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觉悟。只是教大众生产、生产、生产,长得肥一点,好叫小众多多宰割的教育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对大众讲真话。专对大众说谎的教育是骗子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对着麻醉大众的歪曲理论是要迎头驳斥。始而装痴装聋,继而变成哑巴,终之而拜倒在当前势力下,这是帮凶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行动,教大众根据集体意识而行动。只教大众坐而听,不教大众起而行,或是依照小众的意思起而行,都是木头人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以生活为课程,以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生活做他们的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课程。这非常生活,便是当前的民族解放、大众解放的生活战斗。这是大众教育的中心功课。在这里我们要指出民族解放与大众解放是一个不可分解的运动。如果大众不起来,民族解放运动决不会成功。但是如果不拼命争取民族解放,中国大众自己也难得到解放。所以大众教育只有一门大功课,这门大功课便是争取中国民族大众之解放。若只教大众关起门来认字读书,那是逃避现实的逃走教育而不是真正的大众教育。

     
国家、大众、教育,陶老内心估计再无其他。两相对比无论是民国时期的大众教育,还是现在的义务教育,都是在不断前进中获得更多的动力。“现在是教育与国内赛跑。我们必须叫教育追上国难,把他解决掉。但是教育这个东西能帮助解决难也能加重国难,我们是不可以随便干的。”政治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教育者再没有“赛跑意识”可就真的赶不上了。当然,我所说的赛跑,不光是指教室布置、桌椅、多媒体等硬件条件,更指教育者的创新精神和引领学生创新的意识。

东北失陷后,东北的同胞究竟过的什么生活?东北的农人、学生、工人究竟过的什么生活?诸位也许完全知道,也许完全不知道,现在报告一下:

大众教育怎样办?依据教育部的统计,每一个小学生每年要用八元九角钱的教育费,民众学生每年要用一元八角钱的教育费。现在中国有二万万失学成人,七千万失学儿童。这二万万七千万人当然是我们大众教育的对象。照上面的费用算起来就得要十万万元才能普及初步的大众教育。这个数目不但是大众自己办不到,就是教育部,去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筹到三百多万元的义务教育经费,对于这十万万的大众教育经费也一定是筹不出来的。因此,大众教育在现阶段一定要突破金钱关才能大规模的干出来。下面的两条原则和一个新工具是一方面可以叫大众教育突破金钱关,一方面又叫大众教育进行得更有效力更有意义。

二,学生学情

东北的农人,有的是田地,可是好的田地,日本人便要向他买,每亩值一百块钱的往往只给十元二十元,最多也不过二十元,就这样拿去了。有一个农夫,有些很好的田。日本人向他买,他说:“不能卖,田是祖宗传下来的,不能卖,一亩一百块钱都不能卖。”日本人听了,不免大怒说:“好,你这农夫,好厉害。”于是绑在马腿上——拖起来,农夫本来身体很好,拖了二十里,放起来,还是一个农夫。日本人看了,好不生气道:“好,你这农夫,好厉害。”于是打、蹴,蹴了一腿,蹴掉一只眼珠,农夫眼珠没有了,但站起来,还是一个农夫。这是东北农人的生活。

    1.社会即学校 
大众教育用不着花几百万几千万来建造武汉大学那皇宫一般的校舍。工厂、农村、店铺、家庭、戏台、茶馆、军营、学校、庙宇、监牢都成了大众大学的数不清的分校。客堂、灶披、晒台、厕所、亭子间里都可以办起读书会、救国会、时事讨论会。连坟墓也可以做我们的课堂。谁能说庙行的无名英雄墓和古北口的“支那”勇士墓不是我们最好的课堂啊?

       
我们常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平时有些课堂,各个环节设计精致,课件精美,语言精炼。讲课老师把自己讲感动,把听课老师讲动心,学生却一脸茫然。就是因为老师的话虽精炼孩子们听不懂,课件精美学生没有兴趣,环节设计再精致也没有用,因为教学设计没有基于学生的学情。

东北的工人,有个朋友写信说:抚顺的矿工是全国最强壮的,差不多全中国军队没有一支比他强壮。可是,每人最多活四年,因为死的死得快,伤的更伤得快。同时佣主希望他死,不希望他伤,死的固然要发抚恤金,可是工人都是山东人,路途这样远,谁的家属知道他死,知道领抚恤金。伤的呢,今天打针要钱,明日开刀又要钱,谁愿意付出这些钱?于是,凡是伤的,抬到了医院,让他摆下,血流光了,也就自己会死,什么都不要了。不说抚顺的矿工,且说上海日本工厂的工人。上海日本纱厂的工人生活,十二月运动之后,大家才知道得详细,简直是地狱的生活。上海日本纱厂的工人,二人不能说话。现在各处实行强迫教育,日本纱厂是不许的,甚至连一本《平民千字课》都不可以有,有就开除;如果有一本《大众生活》,那不得了,那就要打,打了一顿,通知工部局,教他入狱去。上海工厂工作时间,大家是十二小时,日本纱厂的是十三小时,每礼拜还有一天是十八小时的。我们记得上海日本纱厂有个工人叫梅世钧的,给日本佣主打死的原因是这样:梅世钧曾做过十九路军的士兵,照了一张武装相片,放在衣袋里做纪念,并且时常要拿出来看,给日本雇主看到了,说他是捣乱分子,给他一个巴掌。梅世钧本来晓得拳术的,见他来了一掌,接了这掌,回过一拳,那日本人倒地了。另外一个日本人见了,给他一腿,梅世钧接了这腿,回过一拳,那日本人又照样倒地了。那两个日本人倒在地上,吹叫子,叫子一吹,来了五六个人,将梅世钧痛击一回。打完了,摔在门外,过了三四日,也就死了。这是九一八以后,上海日本纱厂工人的生活。

    2.即知即传 
得到真理的人便负有传授真理的义务。不肯教人的人不配受教育。前进的知识分子当然是负着推动大众教育的使命。但是经过很短的时间,前进的大众和前进的小孩都同样的可以做起先生来,我们可以说大家都是学生,都是同学,都是不收学费的先生。在传递先生和小先生的手里,知识私有是被粉碎了,真理为公是成了我们共同的信条。

      “白话文,教人聋;读起来,听不懂。谁听不懂?大众听不懂。”

我们要知道梅世钧的死,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死,他是我们四万万人的代表,他是为抵抗而死的。我们四万万个人,应该有梅世钧的精神,抵抗的精神。

    3.拼音新文字 
拼音新文字是大众的文字。有了新文字大众只须花一个月半个月的功夫,便能读书、看报、写文。初级新文字教育只须三分钱就能办成,连一个人力车夫也能出得起。大众教育可以不再等待慈善家的赈济。的确,文化赈济是和面包赈济一样悲惨,一样的靠不住。水灾和旱灾的地方是十个人饿死了九个人,剩下一个人才等着一块面包,而这块不易得的面包是差不多变成酸溜溜的浆糊了。新文字!新文字!新文字是大众的文字。它要讲大众的真心话。它要写大众的心中事。认也不费事,写也不费事,学也不费事。笔头上刺刀,向前刺刺刺,刺穿平仄声,刺破方块字,要教人人都识字,创造大众的文化,提高大众的位置,完成现代第一件大事。

     
任何新的学习,都要经过一个与旧知(已有的知识水平)建构的过程。如果缺少旧知,学起来会非常困难,就如一个孩子二年级没有读,直接学三年级的知识一样。这“旧知”就是学情。学生的学情就是老师讲课的基础,也是学生学习新知识的基础。当然,建构的过程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等于没有学习。

现在来说学生的生活。九一八之后,东北学生,日语就是国语,国语自然是外国语了。天津图书馆,凡是谈到抵抗日本的书都被丢进水沟里去。如果有人在讲台上谈到抗日的问题,便有汉奸去报告,过了几天,这在讲台上谈到抗日的就会失踪,永远不见了。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可是,有人看到日本军营,往往用汽车装载麻袋,麻袋装得满满的,究竟装的什么东西?谁也不能知道。汽车将麻袋运到海边,运进轮船里头,轮船载了麻袋向海洋去,不久,轮船回来了,麻袋也就不见了。失踪的人,至今不知多少。

依据社会即学校,即知即传两条原则,拿了新文字及其他有效工具,引导大众组织起来争取中华民族大众之解放:这便是中国所需的大众教育。

       
如何掌握学生的学情?“跟学生学。你要教你的学生教你怎样去教他。如果你不肯向你的学生虚心请教,你便不知道他的环境,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的需要;那么,你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教导他。他要吃白米饭,你倒老是弄些面条给他吃,事情是会两不讨好。”

日本实在是你退一步,他进两步的。所以说他得了东四省就会停止,这是书呆子的话。说得了华北就会停止,这也是书呆子的话。实在日本就取得中国的全部,也还是不会停止的。

 

     
掌握了学情,设计教学的过程中,小学老师要学会示弱,增强学生的自信。最最重要的是激发他们的主动性,孩子们一旦有了学习的主动性,一切想法皆有可能。

 

二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

三、团队力量

民族解放运动

 

       
在一个农家有匹白马和一头驴子在家干农活,有一天唐僧取经经过这户人家,他想挑选其中一个陪同他踏上取经之路。驴子说十万八千里太远了,我肯定完不成,我就不去了。白马选择了去。十年后,唐僧取经归来,白马有功获封赏,它的朋友驴子却还一直围着石磨打转。

 

    1.国难教育之目标

     
其实驴子不比白龙马少走多少路,只是一个选择了平庸地原地打转,一个选择进入一个前进的集体。
个人的前进是最靠不住的。她他高兴就前进,灰心就落伍,谁也不能为他保险。唯有集体的前进行动才能帮助我们一世到老的前进。”每个人都有惰性,成不成功多数是因为我们身边是什么样的人。进入一个前进的集体,才能保障一个人持续前进的动力。

现在来说民族解放运动。民族解放运动,是去年十二月九号开始的。这种运动可是说是十二月运动。十二月运动和以前的五四运动不同,十二月运动是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楚,都要牺牲的。当时敌人的飞机在上空翱翔,中国军队在长官命令下排着刺刀,十二月运动的学生就从飞机和刺刀的威吓中冲过。十二月十六日那天,城内的学生和城外的学生约好到一个地方会合,中国长官知道了,马上派了军警将城门把住,城内的学生走不出城,于是冲锋,女学生做了冲锋队,四个一排,手拉着手冲出去。

   
甲、推进大众文化。乙、争取中华民族之自由平等。丙、保卫中华民国领土与主权之完整。

这一天,军队在城门布置的防线共有四道:第一道防线,警察手里拿着木棍子;第二道防线是水龙;第三道防线是刺刀;第四道防线是机关枪。中国军队布置四道防线,不是抵抗侵略中国的敌人,却是抵抗举行民族解放运动的学生。

    2.国难教育之对象

举行民族解放的学生,到了第一道防线,警察举起木棍子向前要打,大家叫口号,说:“中国人应该救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警察手里的木棍子不动了,变成棉花了。到了第二道防线,因为水龙喳喳的冲,并且又冲得远,口号的声浪不能激动军警的天良,所以冲锋的尽冲锋,冲水的尽冲水,在天冰地冻的十二月,学生们都被冲得几乎变成冰人,跌的跌,挤的挤,一直到第三道防线。第三道防线因为是刺刀,所以流血的二百余人。

   
甲、教育大众联合起来解决国难。乙、教育知识分子将民族危机之知识向大众传播。

十二月民族解放运动胜利的地方,是将全国国民,一齐唤醒。中国人民的觉悟,是二百余学生的血换来的。

    3.国难教育之教师

十二月十八日,学生运动的风气传到天津,日兵用刺刀挑学生,学生怒极了,签名组成敢死队的一百人。有些原来不愿加入敢死队的,看到那一百人冲去了,在后头叫着:“不要跑,我们也要来!”于是,这里八百,那里三百,不到一刻,凑了四千,打算冲到日本租界去拼命。日租界当局知道了,铁门一拉,布了铁丝网,通了电流,教学生队伍冲不过去。学生在铁门前大叫:“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有勇气的快出来!”叫了好久,终于没有人敢出来,所以,这一天无人流血。

   
甲、前进的大众。乙、前进的小孩。丙、前进的学生。丁、前进的教师。戊、前进的技术人员。

再说上海学生运动。上海的学生由复旦学生率领赴京请愿抗日,南京方面说,有话可以写信来,不必派代表。学生,南京是中国的地方,我们是中国人,为何不能去呢?南京方面无法,致电各校校长,竭力制止,但没有效果,又叫保安队防守北站。学生到北站,见了保安队,大呼口号,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保安队手里的竹棍,也终于无用。学生在北站停了好久,车站中的人忽叫他们上车,说要送他们到南京去。学生有的欢喜,有的怀疑。可是,终于一齐上了火车,向前进发。火车进行中,两个学机械的学生,看着司机人开车,暗暗记好,车到半途,忽然停止,司机人下车后,一去不来。这时车站有人在旁讪笑说:“看你们学生,再厉害到哪里?”可是不久,火车动了,学机械的两个个学生自己开车前进。当局无法,叫人拆去路轨,使火车不能前进。可是,另一部分学生,用铁钳把后面的铁轨拆来接在前面,继续将火车开动。当局迫得没有办法,即刻派了三千大兵到无锡去抵抗。他们不是抵抗外寇的侵略,是抵抗爱国的学生。

    4.国难教育之非常课程

学生无法,又不愿使政府蒙屠杀学生的罪名,就折回上海。

   
有计划的非常生活便是我们有计划的非常课程。甲、政治经济专家之演讲讨论。乙、防卫作战技术之操练。丙、医药救护之实习。丁、交通工具运用之实习。戊、国防科学之研究。己、大众教育之研究推广。

农人本来是乡愚,可是,现在却自己成立救国会。华北各地,无不如此。在天津,土肥原可用两毛钱收买一个汉奸,教他穿起“要求自治”的衣服;可是,在乡下却不行,卖劣货的也要赶、打,不让进来。

    5.国难教育之组织

不说小孩说老人。上海九七老人马相伯④,每天写信做文章,勉励爱国青年,鼓吹救国。有人说他给我包围了,荙是我给他包围了。因为他做了文章就打电话叫我去看,看了自然觉得非常好,好就要给他拿到报上发表。实在他是包围我,不是我包围他。

   
甲、成立学生救国会及学生救国联合会以实施学生之国难教育。乙、成立教师救国会及教师救国联合会,以实施教授教师之国难教育。丙、成立各界大众救国会及各界大众救国联合会,以实施大众之国难教育。

上海律师公会会长沈钧儒现年六十三岁,是个老少年。今年“一二八”和我一齐去祭“一二八”死难的无名英雄,走了三四十里,他一点都不觉到疲乏。今年五月三十日,看到一张照片,两个人在前头走,细看时,前有须的那一个就是沈先生,原来他又领着青年们祭烈士墓去了。沈先生自己做了一首诗,是问答体的。问的是:“我问你,你这六十三岁的老人,你终日奔跑,你恐怕被包括在白色汉奸或红色汉奸的里头了!”答的是:“不,因为我是中国人。”第二句还是“因为我是中国人”。第三句还是“因为我是中国人。”

    6.国难教育之文字工具

照上面所报告的看,无论老、少、男、女,凡是不愿做亡国妈的,都要起来了!

   
甲、拼音新文字,易认易写易学,应立即采取作为大众普及教育之基本工具。乙、用汉字写作时也须将它写成大众易学之大众文。

 

    7.国难教育之方法

中国的出路

   
在行动上取得解决国难真知识,立刻把它传给大众,使它在解决国难上发生力量。甲、推动报纸、杂志、戏剧、电影、说书人、无线电播音积极针对民族解放之宣传。乙、变通各校功课内容,使适合于解决国难之需要。丙、运用县、市、乡现有组织及集会,宣传民族危机及解决国难的路线。丁、推动家庭、店铺组织国难讨论会、读书会。戊、开办或参加识字学校,使此种学校对解决国难发生效力。己、长途旅行,唤起民众组织起来救国。庚、必要时游行示威。

 

8.从事国难教育同志应有之几点认识

中国的出路究竟在哪里?日人侵我不全吞中国不止。所以,有笔杆的人,就要用笔杆抵抗;有钱的人,要用钱来抵抗;有主义的人,要用他的主义来抵抗。无论是经济,是文化,是武力,都可抵抗,都应该抵抗。

甲、中国已到生死关头,我们要认识,只有民族解放的实际行动才是救国的教育。为读书而读书,为教书而教书,乃是亡国的教育。乙、中国已到生死关头,只有武力抵抗才是生路。丙、根据目前的阿比西尼亚抵抗意大利及历史上被压迫民族独立解放运动的经验,中国不但可以抵抗,并且可以久战,获得最后胜利。丁、中国的国难不是少数人可以挽救,我们必须教育大众共同抵抗,中国才能起死回生。戊、我们应该知道孤立不足以图存,必须联合世界弱小民族及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才能够翻身。己、我们应该知道东北问题、华北问题,都是整个中国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庚、我们应该知道集会、结社、言论之自由,为表示民意、认清路线、共同行动之必要条件,我们必须拚命争取才能发挥国难教育。辛、我们应该知道,国难当头,大家都应该加倍努力以求国难之解决,故主张国难不止,决不放假,当然我们是坚决反对提前放假。壬、我们应该知道教师的责任,不仅是指导学生,而且要与学生参加救国运动,同过救国生活,共受救国教育,故我们主张教师要与学生大众共休戚,决不可袖手旁观。

人身好比国家,白血球好比军队。白血球杀灭病菌,碰到就杀,否则被杀。只有杀敌或被杀的两条路。无论是来虎烈拉⑤病,或是重伤风病,他都不能停一下,说声:“虎烈拉先生,或是重伤风先生,请你等一回,让我来预备一下。”如果白血球是这样的畏惧、妥协,那我今日就不会在这里说话,老早进了棺材了。军队也是这样,敌人一来,就要全体总动员,出来抵抗。能够这样,请问谁还敢来侵略呢?可见要保国唯有抵抗。可是,单靠一个人的抵抗不够。靠前进的青年么?请问有多少前进的青年?所以靠前进青年抵抗也还是不够;就是靠一党一派来抵抗也还是不够,如果由一党包办抵抗,另一党就不服。如此一来,一党力量原已单薄,如果还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来压制敌党,自然不足以抗强寇了。并且如果这一党包办抗敌,那一党就要观望,有时不只观望,说不定还要抽他一腿。所以一党包办抗日,实在不当。如果由一党包办抗日,到后来一定弄到我打你,你打我,自己打自己,给旁边的老虎吞去。如果老虎真的有了这一个机会,那他今日有得吃,明日有得吃,后日又有得吃,实在感激不尽。不过,我们能让老虎把自己吞去吗?所以我们不救国则已,如要救国,就该联合起来。联合不是联合志同道合的人。志同道合的人,他本来已经是合的,还须联么?所谓联合,是联合各党各派的人,各党各派的人如果以前是打架的,现在就该停手,把旧帐搁在一边,以后再算,大家马上妥协携手!一齐来打共同的敌人。

 

譬如坐船,没有风浪,没有变故,我们就可起来辨论,起来谈天。好像我是倡用新文字的,你是反对新文字、保守旧文字的。我说新文字很好,你说新文字不好,旧文字更好。我说旧文字好像裹脚布,裹脚布把脚缠,缠,缠,缠得你的脚变成三寸金莲,旧文字把头缠,缠,缠,缠得你的头变成三寸金头。你说,新文字看来,一串那么长,长得非常难看,吃下肚子不消化。于是我不服你,你不服我,大家打了起来。如果这时船着了火,那么大家就该罢手,联合起来救火。火救完了,大家没有事了,或者你爱惜旧文字的人已经在抽大烟了,我这时候,没有事做,那么,我当然可以问你说:“喂,你说新文字不好,究竟还有什么不好?”你当然也可同样的问我。又如船到中途,遇了强盗,那我们自然也需抗了强盗再来说话。

三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之特质

联合战线,就是这么说,大的敌人在前,小的冤仇应搁起,否则,大家都要做成亡国奴,不好过。我死不怕,怕做亡国奴。我们要明白,我们如果做了亡国奴,不只我们要做,世世代代,连我们的子孙小孩,都要做小亡国奴。

 

联合什么呢?第一要联合中国目前的四大力量。四大力量联合,才可以抗日。第一要联合是中央政府统治下的二百万军队;第二是西南的兵力;第三是中国的红军;第四是老百姓——无论任何力量,撇开老百姓就不能抗日救国。

现在是教育与国难赛跑。我们必须叫教育追上国难,把它解决掉。但是教育这个东西,能帮助解决国难也能加重国难,我们是不可以随便干的。要怎样才算是一个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让我把它的特质指出来,你就可以知道它和别的教育方案是不同了。

有人说主义不同,联合不来。其实不然。以前法国反苏联,现时苏法对德国有共同的戒心,就携手了。所以,无大敌在前,要他联合,恐不容易;大敌在前,要他联合,即有可能。有可能而偏咬定说不可能,那就混帐!

    1.它是单一的 
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只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保卫中华民国领土主权之完整以争取中华民族之自由平等。一切教育设施都要以这个神圣的使命做中心。教育部新近宣布国难时期教育宗旨,说:教育之生命,即民族之生命。还有人甚而至于说:我们先要救教育之生命,才能救民族之生命。前一说是把生命的源头弄颠倒了。后一说是把一个生命分成两个:一是教育的生命,二是民族的生命。我要郑重的说:教育没有独立的生命,它是以民族的生命为生命。唯有以民族的生命为生命的教育,才算是我们的教育。国难教育是要教人救民族之命,则教育之命自然而然的得救了。

联合要谈到开门主义,开门就是不要任何一党一派包办抗日。要大家联合战线,一齐抗日。然倡言联合的人,又不能成为联合战线派,同时指人家为非联合战线派、妥协派、改良派。如果这样,那就犯大错误,那简直是关上了门,教人家进不来了。开门又不是开我家的门,是开战场之门。战场之门一开,凡是能为中华民族战斗之士,都可进来。开门又不是国民党或共产党开门,给我们进国民党或共产党去。如果那样,那就大家都窘,大家都不好受。开门,是开战斗之门,对日抗战。

    2.它是大众的 
民族之命非“小众”所能救。国难教育的任务,在唤醒大众组织起来救国。教育大众是当前的国难教育之第一件大事。《大公报》二月七日的社评乃把它降到第二义,可算是颠倒是非了。北平学联会所通过之非常时期教育草案是很好的,但是《大公报》披露该案的时候,任意的把民众教育三条删掉,也是因为《大公报》是采取了一种要不得的流行的态度,不许大众救国。我们应该知道,不许大众救国的教育,乃是亡国的教育,而不是救国的教育。

抗日固然要前进的青年,可是有些青年,自己看了几本书,或者几本《大众生活》,就自命为前进,骂人家不前进、落伍,连落伍也变成敌人。这样的前进青年绝不是前进青年。前进青年是要领导落伍者一齐前进的;如果将落伍者变为敌人,那就打不胜打了。

    3.它是联系的 
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应该注重三种联系。一是内容的联系。一切科目活动都以解决国难为中心而取得联系。二是组织的联系。各界各团体都以救亡工作为中心而取得联系。三是历史的联系。把现在中国民族解放运动与历史的教训密切的联系起来。这样整个的中华民国是成了我们的伟大的大学校。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所拟之战时教育工作计划,很详细具体,但是单以学校为组织之中心是不够的。至于有些人想把国难教育像只小鸟儿关在课堂的小笼里,那更是自欺欺人了。

 

    4.它是对流的 
比如烧水,冷水重而往下沉,热水轻而往上浮,这叫做对流。经过一些时候的对流,水就自然的沸起来了。解决国难教育的方案是必须容许上层下层的对流。领导的人总想由上而下。但是纯粹由上而下的教育,只能造成被动的群众。被动的群众是发挥不出力量来担负救亡的责任。我们必须愿意被群众领导才能领导群众。故群众对于教育必须有由下而上的自动的机会,才能把自己和领导者造成救亡的战土,而完成救亡的使命。我们应当打通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中间的隔板,使他们可以对流而互相教育。若把教育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专门培养领导者,另一部分专门培养被领导者,结果必定是教领导的人脱离群众的要求,致使国难教育变成一个麻木不仁的东西。

新中国的新教育

    5.它是行动的 
高谈阔论不能救国。只有实际的救国的行动才能把将亡的国救回来,但不能盲行盲动。我们所需要的是有理论的行动、有组织的行动、有计划的行动、有纪律的行动。所谓理论、组织、计划、纪律,又不是校长、训育主任为行政便利弄出来的那一套,乃是民族解放运动所决定的必要条件。我们要在行动上接受民族解放的理论、组织、计划、纪律。为教育而教育,不许行动的教育,乃是加重国难的教育,而不是解决国难的教育。

 

 

四种力量联合了,不单可以打退日本,并且可以造成新中国。新中国的新教育就应该根据这一点。否则就有教育也不过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那读书的也不过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新中国的新教育,应是帮助中华民族争取自由的教育。新中国的新教育,应该启发中华民族的抵抗力量,应该促成联合战线,不惟要促成,并且要推动;应认明中华民族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应培养中国的斗士。

四  新大学——大众的大学

我们的目的既定,技术如何?我们技术方面,有四个办法:

  

第一、我们应该认社会做学校。破庙、亭子间、晒台、客厅、一片空地都是现成的学校,中国不须再造几千百万的学校,就有几千百万的学校。

新大学是什么?新大学是大众的学府。

第二、我们应该即知即传。我们今日所知的事,今日即传给别人,我传你,你传他,大家教来教去。同样,学生今日学的,今晚就可教给别人,一人可教十人八人,多至三四十人,少至一人二人。如果你不肯教人,我也就不必教你。中华民族小小的这一点事,你都不肯帮忙,我教了你,将来大了,也是一个败类,实在无须教你。

   
《大学》里面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这是从前的“大学之道”。新的“大学之道”就不同了。依照新的眼光看来,它是变成了“大学之道在明大德,在新大众,在止于大众之幸福。”

中国求学,往往不在服务,在出风头。他们将学问往头颅里边装,学问一装,头颅就大,越装越大,再装再大,大得不可再大,就要出洋。出洋回来,头颅更大,从此就锁起来,不再开了。开必须金钥匙,否则永远不开。这种人无以名之,名之曰守知奴。今天的守知奴,是将来的亡国奴。我这回到星加坡⑥,听说星加坡的中国人,十人有八人不认得字。如果十人仅有八人不认得字,有二人认得字,那倒容易。认得字的二人,每人教四个人就得了。

   
什么是“大德”?“大德”是大众之德。大众之德有三:一是觉悟;二是联合;三是争取解放。“明”即明白,要教大众自己明白大众之德是这样。

第三、要有新文字。新文字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可是,大家都要抗日救国,枪杆对外,大家携手、妥协,等到共同的敌人打完了再说。

   
“新大众”是教大众自新,钻进大众的队伍里去跟大众学而后教大众自新。大众本来是可以明白“大众之德”,但为天命之说和别的迷信所麻醉,把自己弄得糊里糊涂。新大学之任务是要教大众在真理的大海里洗个澡,天天洗,一世洗到老,使得自己的头脑常常是清清楚楚的,认识痛苦之来源和克服痛苦之路线。

学学文字只要三四分钱,时间不过个把月,学会了,就可以看新文字印成的报。现在广东话的、客家话、福建话的新文字都已出世,很便当了。文字写出来要可以听得懂,愿意听。不过学新文字,汉字也不能丢掉。(所谓新文字即最近风行海内之罗马字母拼音字)。

“止”是瞄准的意思。新大学的一切课程设施都要对着大众的幸福瞄准。为大众争取幸福所必需的就拿来教人,所不需的就不拿来教人。

第四、用汉字写文章,要写得人家听得懂。最好请教四位先生,这四位先生也是不要花钱的:

从前大学里所造就出来的人才有两种。一种是不肯为大众做事,我曾经为这种人写了一幅小照:

一、是耳朵――写了文章,要读给耳朵听,看看听得懂听不懂,听不懂就要改到听得懂。

    滴大众的汗,

二、是老妈子――写了文章最好读给家内的老妈子听,问她听得懂听不懂,听不懂就要改到使她听得懂。

    吃大众的饭,

三、是人力车夫――也是一样,读给他听,不懂改到懂。

    大众的事不肯干,

四、是小孩子――还是一样,读给他听,从中改好。

    架子摆成老爷样,

这些先生,有时可以把我们的文章改得非常的好,好得自己想不到的好。记得有一回,南京小先生们成立一所“自动学校”,这名目已经来得可喜,所以我寄一首诗去送他们,道:

    不算是好汉。

    有个学校真奇怪,大孩自动教小孩;

   
第二种人是代替大众做事,但野心勃勃,想要一手包办,甚至不许大众自己动手来干。这样的人我们也是反对的:

    七十二行皆先生,先生不在学如在。

    大众滴了汗,

不到三天,他们回信说,好是很好,可是里头有一个要改,“大孩教小孩”,难道小孩不会教大孩吗?“大孩自动”,难道小孩不能自动吗?所以“大”字要改在“小”字,“大孩自动教小孩”一句,改为“小孩自动教小孩”。真佩服极了。

    大众得吃饭,

新教育和老教育不同之点,是老教育坐而听,不能起而行,新教育却是有行动的。譬如抗日救国,须有行动,可是,行动又不能错误,所以要有理论。“抗日救国”是目标,“联合战线”是步骤,新中国将从行动中生出来!

    大众的事大众干,

 

    若想一个人包办,

[注释]

    不算是好汉。

①本篇原载1936年7月31日香港《生活日报》,系7月16日下午陶行知应邀在新加坡青年励志社的演讲。主持者为义安会馆潘醒农,黄虹笔记。7月17日《南洋商报》曾发消息云:“听者约300余人,后来者未能占得一席,然皆环立远听,全无倦容。陶先生演讲精彩处,辄闻掌声四起,其得听众同情,足见一斑。”

   
新大学所要培养的不是这种人。它要培养和大众共同做事的人才。如果它也免不了要培养领导人才的话,它是要培养愿意接受大众领导而又能领导大众的人才。说得正确些,它是要培养大众做大事。

  据同年7月16日《总汇新报》报道,7月15日下午陶往怡和轩俱乐部晤陈嘉庚,商谈有关中央与西南军政大局。陶谓:“国内民众向来都很重视华侨公意,希望此间华侨运用方法,极力电阻双方发生内战。”

   
还有一种时髦大学,好像是我所说的新大学,而实在是和我所说的正相反。它们的作风,一动手就是圈它几千亩地皮,花它几百万块钱,盖它几座皇宫式的学院。我参观了璐珈山武汉大学之后有人问我作何感想。我说如果我有这笔款,我用款的步骤是有一些不同。第一步,这笔款用来开办大众大学,足够培养五百万大众帮助收复东北;第二步,东北收回之后,假如还有这样多的款子,我想用来发展一些适合国民经济的工业;第三步,工业稍有发展,又积下这么多的款子,我还不能建造皇宫的学府,是必须盖些大众住宅,使无家可归的人可以进来避避风、躲躲雨;第四步,等到一切穷苦无告的人都可以安居乐业了,那时大众一定要勉强我盖几座皇宫式的学府,我大概是可以马马虎虎的答应了。

  ②支那 古代印度、希腊、罗马等地人称中国为China的译音。近代日本等国也有人这样称呼中国。

   
那末,新大学就不要校舍吗?要是要的,没有也无妨。茅草棚虽小,足够办大学。

③工部局 美、英、日等帝国主义国家在旧中国上海、天津等地的租界设立的行政机构。

新大学是大众大学,新大学是茅草棚大学,新大学是露天大学。

④马相伯(1840-1939) 原名建常,改名良,字相伯。江苏丹徒(今镇江)人。清末多次任外交使节,支持戊戍变法。在上海先后创办震旦学院、复旦公学。民国后,一度代理北京大学校长,反对袁世凯称帝。“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参加救国会工作,被誉为爱国老人。

 

⑤虎烈拉 即霍乱。

五  怎样做大众的教师

⑥星加坡 今译新加坡。

 

   
现在中华民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们做大众教师的人应当怎样做才能帮助解决国难而不致加重国难?我常以这个问题问人,现在人也常以这个问题问我了。这里是我的答复:

    第一,追求真理 
大众是长进得很快,教师必须不断的长进,才能教大众。一个不长进的人是不配教人,不能教人,也不高兴教人。大众快赶上你了!你快要落伍了!“后生可畏”不是一句客气话,而是一位教师受了大众蓬蓬勃勃的长进的压迫之后,对于自己及一切教师所提出来的警告。只有不断的追求真理才能免掉这样的恐怖。也只有免掉这种恐怖才能教大众,否则便要因为怕大众而摧残大众了。我得声明,真理离开行动好一比是交际花手上的金刚钻戒指。我们所要追求的是行动的真理,真理的行动(Truth
in
Action)。这种真理不是坐在沙发上衔着雪茄烟所能喷得出来的。行动的真理必须在真理的行动中才能追求得到。你不钻进老虎洞,怎能捉得小老虎。

    第二,讲真话 
让真理赤裸裸的出来和大众见面。不要给他穿上天使的衣服,也不要给他戴上魔鬼的假面具。你不可以为着饭碗、为着美人、为着生命,而把“真理”监禁起来或者把他枪毙掉。教师只能说真话。说假话便是骗子,怎么能做教师呢?

    第三,驳假话 
说假话的人太多了。教师要有勇气站起来驳假话。真理是太阳,歪曲的理论是黑云。教师要吹一口气把这些黑云吹掉,那真理的太阳就自然而然的给人看见了。

第四,跟学生学 
你要教你的学生教你怎样去教他。如果你不肯向你的学生虚心请教,你便不知道他的环境,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的需要;那末,你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教导他。他要吃白米饭,你倒老是弄些面条给他吃,事情是会两不讨好。不但为着学生而且为着你自己,你也得跟你的学生学。你只须承认小孩有教你的能力,你不久就会发现小孩能教你的事情多着咧。只须你甘心情愿跟你的学生做学生,他们便能把你的“思想的青春”留住;他们能为你保险,使你永远不落伍。

第五,教你的学生做先生 
你跟学生学,是教学生做你的先生。如果停止在这里,结果怕要弄到师生合做守知奴,于大众毫无关系。你必得进一步教你的学生去教别人。你必须教你的学生把真理公开给大众。你得教你的学生拿着真理的火把指点大众前进。

第六,和学生、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 
教师不和学生站在一条战线上便不成为教师。这是怎样说呢?因为他要到西方去,你却教他往东走;反过来,他要到东方去,你却教他往西走。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教育怎能行得通呢?有些教师不恤使用强迫手段要学生朝着教师指定的路线走,结果是造成师生对垒,变成势不两立。在势不两立的局面下还能叫学生接受你的指导吗?不但如此,先生学生虽是打成一片,如果他们联合行动的目标与大众所希望的不符,还只是小众的勾结,将为时代所不容。因此做教师的人必须和学生、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为真理作战,才算是前进的教育。现在中国第一件大事是保障中华民国领土主权之完整,与争取中华民族劳苦大众之自由平等。教师和学生、大众都要针对着这个大目标,才能站在一条战线上来。教师和学生、大众站在这一条战线上来奋斗,才算是实行着真正解决国难的教育。你若把你的生命放在学生的生命里,把你和你的学生的生命放在大众的生命里,这才算是尽了教师的天职。我们如果能把上面这六点做到,便不愧为现代的教师了。这样的教师,我相信,对于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解放是有贡献了。

 

六、怎样才可以做一个前进的青年大众

 

    什么是前进?

   
我是今年五月十日到平南。平南是邕江旁边的一个小村庄。村里有一个女学校,学生个个是赤脚大仙。我对于她们的认识是:

    一群野姑娘,

    好像没规矩;

    教她穿袜子,

嘴许心不许。

 

    粉碎烂规矩,

    创造新规矩;

    无须人干涉,

万事自作主。

 

    有弛也有张,

    不是自由乡;

    令人留恋处,

    仿佛在晓庄。

   
这里的同学是天真烂漫,对于世界国家的大事是要打破砂锅问(纹)到底。他们围着我,盯着我问东问西,问个不歇。我说,找一个风凉的地方来畅谈一下更好。

   
那是现成的。门外就是六七株很大的榕树,像撑着大伞,排起队来,站在江边侍候着。好得很,还有几块古碑睡在地上让我们坐。这些树荫底下简直能坐好几百人。我们将近一百人在两棵树的中间坐了下来,已经是觉得够宽敞了。正是:

    大树挡太阳,

    清风来邕江;    

    坐在古碑上,

    大事共商量。

    这真是别有天地非人间。我们的有意义的讨论就这样的开幕了。

   
先是有人说了几句介绍词,接着就是我的简短的开场白,忽然间,一位同学像爆蚕豆样爆出一个问题来:

    “怎样才可以做成一个前进的青年?”

    “跟前进的人做朋友。”

    “前进的朋友到哪儿去找呢?他又没有招牌挂在脸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