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守望工程让文物“活”起来

图片 1图/王峰

文明守望工程让文物“活”起来

图片 2

  编者按:山西是文物大省,国有可移动文物、不可移动文物数量之多,均位居全国前茅。文物资源丰富,文物保护任务繁重,拓展利用空间广阔,是山西独特的省情。今天的山西,已经不满足“地上文物看山西”,而且要“文明守望看山西”。

山西构建文物保护新机制

中国首个省级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工程在山西省介休市张壁古堡启动。
胡健 摄

  4月12日,一年一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出,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入选,不仅填补了山西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而且回答了著名的宋元瓷枕烧造窑场在山西,同时也是山西第13个项目第14次荣膺该奖。而仅仅3天后,山西又隆重启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这在我国省级政府属首创,同样受到极大关注。

作者:本报记者 杨珏

晋中4月15日电
中国首个以省级官方主导的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工程——“文明守望工程”15日在山西省介休市张壁古堡启动,此举对中国各地文物部门如何凭借社会力量保护文物具有借鉴意义。

  也正因此,我们才自豪地写下“文明守望还看山西”。信手拈来也好,妙手偶得也罢,颇为贴切是肯定的。可以说,山西启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既彰显了文物大省的保护自觉和责任担当,也为全国做出了有益探索和杰出表率。同时还标志着,山西文物保护利用已然翻开新一页、正迈上新台阶,必将为此项工作实现政府更大主导、社会更多参与、成果更好共享,提供新方法、新模式、新路径。

说起历史遗存,山西的地位很独特。目前,山西已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有5万多处,而散落各地、未登记在册的更难计其数。其中,最具特色的古建筑数量多达28027处,尤其是元代及以前的木结构建筑数量占全国75%以上。

启动仪式上,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长治市政府签订“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支持长治市人民政府保护元以前古建筑框架协议”、临县人民政府和吕梁古兵器博物馆签订了“合作创建山西吕梁山革命博物馆协议”、中北大学和太原市崛围山文管所签订了“中北大学、太原市崛围山文管所合作开展文化素质教育实践基地协议”。

  文物大省的担当

然而,由于地处偏僻,分布散乱,交通不便,这些古建筑正面临着损毁、坍塌甚至灭失的危险。单靠传统文物保护办法显然已不能适应新要求,亟需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在此背景下,山西“文明守望工程”拉开大幕,构建起文物保护新机制。

图片 3中国首个省级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工程在山西省介休市张壁古堡启动。
胡健 摄

  山西登记在册的国有可移动文物达到320余万件,不可移动文物达到53875处,数量均位居全国前茅,可谓不折不扣的文物大省。而近一段时期,山西文物保护工作多管齐下,不乏创举,则是明明白白凸显了一个文物大省应有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意识。

一到下雨,运城市绛县横水镇横东村老人王旺德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他是村里成汤庙的保护员,怕庙里的老房子受潮霉变。2004年,王旺德与9位村民成立了横东村成汤庙文物保护管理所,开始了10多年的义务守护。

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介绍说,山西是文物大省,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53875处,国有可移动文物320余万件。另外,还有许多文物收藏或者散落民间。文物资源丰厚,保护任务繁重,拓展利用空间广阔,是山西独特的省情。

  首先是高度重视。去年9月26日,山西专门召开全省文物工作会议,省长楼阳生突出强调,要加大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的探索力度,像抓“希望工程”一样,在文物领域形成一个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的长效机制。对省文物局印发的《山西省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暂行办法》,省政府不仅进行了全面提升,形成了“文明守望工程”的概念和实质内容,而且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与王旺德等齐心协力相比,史锦明近20年的孤身奋战更显豪迈。每天准时打开纪念馆大门,打扫院落、擦抹展柜……作为太原高君宇故居纪念馆唯一的工作人员,这些成为史锦明多年来每天的必修课。

“丰富的文物资源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给文物保护工作带来巨大挑战。面对繁重的文物保护任务和利用拓展需求,仅靠各级政府的力量远远不够。长期的工作实践使我们深切的认识到: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成果共享,是推进我省文物事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宁立新表示。

  其次是制度创新。3月11日,省政府印发《山西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实施方案》,这是我国省级政府首次制定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的具体实施方案,不仅可操作性极强,而且具有一定示范作用。特别是文明守望“众手搭”、文物建筑“巨手擎”、流散文物“妙手集”、文化产品“巧手创”、文物安全“千手护”、文物宣传“小手托”、文物保护“顺手帮”、文物追索“联手助”、文物交流“携手援”等9大项目,不仅切实可行,而且琅琅上口。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文物保护中来,面对这股蓬勃的力量,山西省文物局积极探索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的文物保护新体制,部分市、县政府也出台了一些相关政策,对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工作加以鼓励和引导。

2017年3月11日,山西省政府印发《山西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实施方案》,旨在进一步动员和鼓励社会团体、企业、企业家、社会热心人士、当地居民等社会各方面力量,通过文物修缮、捐赠、看护巡查、展示利用、文化创意、志愿服务等多种形式参与文物保护工作,努力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成果共享”的文物保护新机制,真正让文物“活”起来。

  三是大胆探索。4月16日,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隆重启动,标志着山西文保工作迈上新的台阶。“守望文明、保护文物”,既需要财政的支持、专业的保护,也离不开公众百姓的关爱呵护、社会力量的援手相助,特别是对部分文物建筑开放认领认养,必将强化社会各界的共同责任,促使公众对待文物保护就像投身公益事业那样,做到人人可及,实现广泛参与。

2010年10月,曲沃县出台《曲沃县古建筑认领保护暂行办法》,几年来,多处古建筑被认领并得到了切实有效的保护。2015年,运城市芮城县政府与万科集团达成了五龙庙环境整治工程的“龙·计划”,不仅救活五龙庙,更使它融入了当地百姓的生活之中。

图片 4中国首个省级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工程在山西省介休市张壁古堡启动。
胡健 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