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保费停滞不前万能险卷土重来 寿险诸雄经历大变动一年

  在安邦保险大举海外收购、前海人寿争夺万科股权之前,富德生命人寿(原生命人寿)就因连续在二级市场举牌上市公司而声名大噪。

  六笔海外收购,辐射四个国家,让安邦如“石猴出世”般成为最近一年屡登头条的保险公司。

在2018年有25家险企原保险保费收入出现萎缩,刚刚以190亿元易帜的和谐健康最为触目惊心。万能险方面,有11家公司增幅超过100%,而整体增加35%,但较2016年峰值仍差三分之一

  这让外界难免发问:“地主家究竟还有多少余粮?”

  尽管自身颇为不喜,但“土豪”、“野蛮人”、“有钱任性”这类暗示其风格激进的字眼,还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图片 1

  2015年,富德生命人寿四度举牌浦发银行,共计耗资600多亿元。如此大的手笔,底气来自于保费收入的快速增长。

  近期,因为卷入“宝万之争”,安邦又成为备受市场关注的“关键先生”。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根据中国保监会最新公布的2015年保险公司保费收入数据,《投资时报》携手标点财经研究院推出“2015险企赚钱榜”。结果显示,富德生命人寿全年实现规模保费收入1651.94亿元,同比增长137.64%。

  似乎保险业的漩涡核心,总是少不了其名字,想低调都很难。

你能想到中国的人身险公司,刚刚经历了原保险保费收入增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一年吗?你能想到在被监管层强力整顿后,曾经背负诸多骂名的“万能险”业务,竟然春风吹又生般全年劲升三成五吗?又或者,你能想到哪一家大牌寿险企业跌出了千亿俱乐部吗?

  在75家人身险公司中,其规模保费收入仅次于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已超过太平洋人寿、新华人寿、泰康人寿等老牌保险公司。而从增长幅度看,共有18家人身险公司规模保费同比增长翻倍,富德生命人寿即跻身其中一席,排名第11。由此看来,在该公司2016年度工作会议上,富德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峻提出五年内“全面进军第一集团”的战略目标,并不是虚张声势。

  作为“资产驱动负债”的典型,安邦保险的经营模式一直反复受到业界讨论。那么,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买买买”印象的安邦保险,目前业务结构究竟呈现怎样的特点?这从其保费收入中可见端倪。

如果非要为2018年的中国保险业选出一个年度词,那么,一个“变”字应轻松胜出。

  不过,一直以来,缠绕在富德生命人寿身上的争议,集中在其以理财型保险保费来撬动资产端的经营路径。这被认为是中小保险公司逆袭“超车”、获取现金流的重要手段。而《投资时报》记者发现,该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确实占比较高。

  根据中国保监会最新公布的2015年保险公司保费收入数据,《投资时报》携手标点财经研究院推出“2015险企赚钱榜”。具体来看,安邦旗下拥有安邦人寿、和谐健康、安邦养老、安邦财险四家保险公司,安邦人寿实现保费收入950.53亿元,同比增长53.55%;和谐健康保费收入490.19亿元,增长540.13%;安邦养老2014年保费收入为0,2015年为83.89亿元;安邦财险保费收入52.5亿元,同比仅增2.23%。

首先当然是监管之变。

  对于外界所担忧的期限错配风险如何防范等问题,记者向富德生命人寿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据了解,保监会将保险公司分为人身险公司和财产险公司两类,人身险公司的规模保费由原保险保费收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组成,财产险公司则只显示原保险保费收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指没有通过风险测试的万能险和分红险的投资收入部分(多为万能险)。《投资时报》记者发现,安邦系公司此类收入占比较高,增速也较快,这在安邦人寿身上尤为明显,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外界所争议的其依靠理财型产品快速获得保费以撬动资产端的经营路径。

原中国保监会在迎来20岁生日之际,与原中国银监会合并组建成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新机构上马同样三把火,监管愈发趋严是全行业主事者的共同感受。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保险监管系统累计在官网上公布了1450张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处罚金额2.4亿元。与此同时,监管层还陆续修订出台了《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保险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保险机构独立董事管理办法》等一系列针对公司治理的文件。

  高增长背后的激进标签

  事实上,热衷举牌的险企都有类似特点,生命人寿、前海人寿、华夏人寿等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都超过了原保费收入。

再就是保费结构之变,而这一点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变化总是不停显现。

  关于原保费收入增速较慢的原因以及期限错配风险如何防范等问题,记者向安邦保险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但在截至发稿时并未获得解释。

中国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保险业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8万亿元,同比增长3.92%。其中人身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2.63万亿元,与2017年相比几乎停滞不前,仅小幅增长0.85%,并创2013年以来增速新低。而人身险公司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在经历了2017年的腰斩后,2018年明显呈反弹之势,同比增长34.98%至7953.73亿元,相当于2016年高峰期规模的67%。若从占比上来看,人身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在规模保费中的比重由2017年的80.36%下滑至2018年的76.01%;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在规模保费中的比重,则由2017年的18.18%提高至2018年的23.02%。

  2014年,生命人寿以695.15亿元规模保费排名人身险公司第八位,而一年之后,经过更名的富德生命人寿规模保费一举增长137%,达到1651.94亿元,仅次于中国人寿和平安人寿,跃居第三位。老牌险企的优势地位正在受到“野蛮人”的挑战。

  理财型保险撬动资产端

在行业深度调整的背景下,保险公司之间的座次格局及各自的收入结构分化明显。谁继续稳坐江山?谁能够顺利突围?还有谁仍在苦苦挣扎?根据原中国保监会官网最新公布的2018年保险公司保费收入数据,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对各家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进行了排名和分析,并推出《2018险企保费收入榜》。

  具体来看,2015年,富德生命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789.98亿元,同比增长115%;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859.27亿元,同比增长165%;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为2.69亿元,同比下降36.76%。

  短短几年,从一家二线财险公司变身为拥有保险、银行、资产管理、金融租赁等多个金融牌照的综合性保险集团,安邦保险以惊人的扩张速度令人刮目相看。

不妨先来看几个基本统计。在人身险公司中,规模保费同比增长的有56家,下降的有25家。其中,人和系与富德系皆有份参与、总部位于沈阳的华汇人寿,缩水超过九成。有25家公司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出现萎缩,其中,原来隶属安邦系、一月下旬刚以190亿元将控制权转让于大连福佳集团的和谐健康,表现最为触目惊心。在万能险方面,则有29家公司较2017年出现增长,除了横琴人寿以及和泰人寿从无到有外,另有11家公司的增幅超过10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