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灾保证试点伍年:尚未产生完备的承接保保险种类型类,个鬼盖与度低

  南方日报讯
(记者/郭家轩)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在5日正式公布。其中,在保险发展方面,提出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实现大病医保全覆盖,并完善农业保险制度。另外,在促进外贸创新发展方面,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增加短期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实现成套设备出口融资保险应保尽保”。

记者 | 梁宙

  央广网财经北京4月21日消息(记者晏琴
实习记者张雯昱)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继云南、深圳之后,宁波获批成为第三个试点巨灾保险制度的地区。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其实早在2006年,国务院《关于保险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表示,我国要建立国家财政支持的巨灾风险保险体系。“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巨灾保险更是备受关注。

  其中,巨灾保险制度,是指对因发生地震、台风(飓风)、海啸、洪水等自然灾害或重大人为灾难,可能造成巨大财产损失和严重人员伤亡的风险,通过保险形式,给予分散风险的制度安排。巨灾保险是巨灾风险管理中的重要经济手段。目前云南、深圳、宁波等地方巨灾保险试点已相继启动。

在台风灾害频发的广东,启动了巨灾指数保险试点的城市近日再增加一座——广州。广州市政府购买的巨灾指数保险选择台风、强降水两项灾害因子,保费由市、区政府按照1:1分摊,其中台风保险金额3.5亿元,强降水保险金额3亿元。

  但八年过去了,全国范围仅仅3个地区试点,中央层面的整体战略与制度安排则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巨灾保险制度进展缓慢的原因是什么?系列报道《“巨灾保险”离我们有多远?》今天播出第一篇《建立巨灾保险制度迫在眉睫》。

  从国际经验来看,自然灾害的商业保险赔付金额一般都占灾害直接经济损失的30%至40%,而中国这一比例尚不到1%。比如汶川大地震,直接经济损失是8451亿元,保险只赔了20多亿元,占比约0.2%。如果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可大大减轻政府和财政负担。

广州市的试点,探索推出了市区保费分担和赔款到区等创新机制模式,巨灾保险的赔付金额直接支付给政府,这将在节约政府救灾时间和提高效率方面发挥作用。

  “一场台风,一年都白干了。”提起去年10月席卷浙江的菲特台风,宁波市鄞州区种粮大户许跃进至今仍觉得心疼,近1000亩稻田在几天的洪水浸泡中损失了近40万元。

  事实上,去年在应对灾害事故方面,商业保险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比如宁波“灿鸿”“杜鹃”台风保险赔付8000万元;广东“彩虹”台风赔付7.5亿元;“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事件,保险赔付7380.6万元。

作为我国海岸线最长的省份,广东省直接面向南海、太平洋,成为台风“最偏爱”的地区。据中国天气网公布的数据,从1949年开始到今年8月为止,共有166个台风直接登陆广东沿海,平均每年有2到3个,远超其他省份。

  许跃进:种了18年了,去年是特别大的,保险赔了我21万多,还差了10几万的钱。

  对于推动巨灾保险制度,保监会此前也表示,2016年将抓好巨灾保险制度落地;要尽快推动《建立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在全国范围内落地;积极推动地震巨灾保险立法进程,将地震巨灾保险纳入法制化框架;继续推动巨灾保险地方试点,探索研究覆盖洪水、台风等主要自然灾害的巨灾保险制度。

每年,在广东登陆的台风都给当地带来了严重影响。2018年9月,据南方网报道,受台风“山竹”影响,广东省21个市115个县835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273.97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08.63亿元。

  出口企业宁波金马实业同样损失惨重。公司总经理助理魏士德说,受菲特影响,公司损失了1.83个亿,保险赔了1880万。

  在大病医保方面,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一年来,政府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拓展居民大病保险,建立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制度、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并提出要在2016年“协调推进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实现大病保险全覆盖,政府加大投入,让更多大病患者减轻负担。”

为了减轻救灾资金的财政负担,广东省首创了巨灾指数保险的模式,以政府作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以触发巨灾的参数如连续降雨量、台风等级等作为支付赔偿的依据,触发预设保险赔付条件后,保险公司在短时间内将向政府进行赔付,支持政府开展灾难救助、灾后公共设施修复重建、灾后社会救助、日常防灾减灾等工作。

  魏士德:赔了10%,大部分都当废品卖掉了。当时很紧张很紧张,货发不出去,很困难。

  在农业保险方面,“十二五”时期,我国农业保险体制机制不断完善,支农力度不断加大,我国已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大农业保险市场。

2016年7月,在湛江、韶关、梅州、汕尾、茂名、汕头、河源、云浮、清远、阳江等10个地市开展试点,保费由省市两级财政配套出资,涵盖台风、强降雨、地震三类重大自然灾害。

  资料显示,针对菲特台风给当地带来的损失,宁波保险业共赔付了35亿元,这个数据相当于汶川地震保险赔付金额的两倍。然而,相比333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保险赔付占比例仅为1/10。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此后两年间,在袭击广东的强台风“海马”、强台风“天鸽”、台风“山竹”等造成的灾害中,均触发了巨灾指数保险赔付阈值,承保机构迅速向当地政府支付了赔款。

  就像菲特台风,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影响范围广、损失程度大的超出人们承受能力。国际上,通常通过巨灾保险制度分散风险,保险赔款比例提高到灾害损失的30%-40%。而我国,巨灾保险制度仅仅处于试点阶段。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教授庹国柱对界面新闻表示,广州这种巨灾指数保险是政府购买的“财政型”巨灾保险,主要解决的是每年相对刚性的、较小的财政救灾预算与偶然的、巨大的灾害损失补偿之间的矛盾。

  宁波市金融办副主任王勉介绍,在大灾面前,我国目前主要以政府财政救济和社会捐助为主,商业保险作用远远没有发挥,全国的平均赔付率仅为5%。菲特台风带来的惨重损失,加快了宁波试点的决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