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人寿前董秘掌舵顶风保监会 罚期内炒股巨亏

  中融人寿原董事长陈远的母校便是清华大学,由其创立的中融人寿也与“清华系”渊源颇深。2015年9月清华控股受让同属“清华系”的启迪控股持有的4400万股,持股比例达到20%。

  多次遭罚

  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通过销售理财型产品获取的保费收入,在监管层的统计口径中只是被列入“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从而会降低其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计算水平;而激进投资策略,则使得公司在尚不能改用权益法记账时,面临更多的准备金计提,这成为中融人寿想要发展不得不一再增资扩股的原因。

  在保监会的监管函中,因偿付能力充足率连续两个季度末没有达标,中融人寿被打上“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的标签,并被责令即日起不得增加股票投资。

  据保监会调查,2013年二季度,中融人寿在对人保-安心投资理财产品和中邮银行财富债券投资理财产品的处理中,违规提高认可标准,虚增认可资产350万元,虚增偿付能力充足率1.4个百分点。对中融融信星光02信托资产违规采用100%的认可比例,虚增认可资产4000万元,虚增偿付能力充足率16个百分点。

  此前,中融人寿创始人陈远2014年被调查带走,随后高管频频变动,直到去年7月才确定陈晓红出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同年9月,中融人寿又因违规投资、虚增偿付能力而遭保监会处罚,时任董事长陈远被禁入保险业一年。

图片 1

  2015年末,以前海人寿、安邦保险为代表的险企新贵们在二级市场掀起一轮“举牌潮”,中融人寿也加入其中。但在中融人寿举牌之后,股市大跌。

  近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透露,陈远出现在中融人寿2016年年会,并发表长篇致辞,涉及公司发展、对股东的态度等问题。

  保监会数据显示,中融人寿2015年1-9月的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34.4亿元,而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远超前者,达到109.26亿元。一位保险行业精算师表示,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是反映万能险保费的主要指标。

  中融人寿曾在去年12月份举牌真视通、天孚通信、鹏辉能源三家上市公司,交易均价依次为102.46元、96.19元、103.61元,累计举牌耗资达到12.03亿元。举牌后的中融人寿在公告中均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

  对于选股标准,中融人寿方面曾表示,公司选股主要关注两点,一是新兴行业,积极关注国家政策鼓励发展和具有高成长性的新兴行业;二是看公司是否有健康的财务指标,主要关注诸如营业收入、营业利润、毛利率、ROE、ROIC、每股净资产和资本公积等公司财务指标。

  新京报记者发现,中融人寿去年在二级市场扫货的过程中,“高收益”的万能险是重要的资金来源,这无形中对其偿付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而目前其举牌三家公司已浮亏超3亿元。

  在2014年年中,中融人寿原董事长陈远辞职,董事长这一职位随即空缺。2015年4月,保监会发布批复显示,中融人寿提请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王天有任董事长并没有获得通过,原因是并不符合高管任职规定,涉嫌违法或被立案调查。

  股权变动过于频繁

  2015年末,以前海人寿、安邦保险为代表的险企新贵们在二级市场掀起一轮“举牌潮”,中融人寿也加入其中。但在中融人寿举牌之后,股市大跌,截至2016年3月1日收盘,真视通、天孚通信、鹏辉能源的股价分别为69.92元、65.72元、82.22元。

  保监会认定,对于上述违规行为,中融人寿时任董事长、总经理陈远,时任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天有负有直接责任,时任风险信用部负责人胡全学、时任副总经理、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万文俊对其中部分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

  投资助推业绩增长

  去年底因接连举牌三家上市公司而备受关注的险企中融人寿,最近在股票投资上“跌了跤”。保监会2月25日发布的监管函称,因在2015年连续两个季度的偿付能力不足,责令中融人寿不得增加股票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半年中融人寿已因违法违规行为被保监会处罚。据了解,2011-2013年期间,中融人寿曾因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偿付能力等行为,被保监会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该行政处罚决定已于去年9月8日正式公布。

  与多数新成立的寿险公司一样,中融保费依赖于万能险等银保渠道的理财型产品。

  被叫停新增股票投资后,中融人寿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弥补偿付能力的不足。中融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为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我司正在积极推进增资扩股工作。”

  2013年3月至2013年7月,中融人寿购买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中信信诚瑞丰1号金融投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600030)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中信证券季季增利纯债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上述投资系购买基金子公司、证券公司发行的金融产品,超出保险资金可投资金融产品的政策范围,违反了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的有关规定。

  传闻称陈远归来

  不过,万能险产品也对偿付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更多的资本补充进来。一位保险学者表示,偿付能力跟险种有关。主推万能险等投资型的险种,对偿付能力要求会高一些。简单地说,就是同样规模的保费,投资型险种对保险公司的资本金要求更高。

  保监会发布的监管函显示,鉴于中融人寿2015年三季度末和四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5.95%和74.62%,偿付能力溢额-23.49亿元和-2.82亿元,属于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责令中融人寿即日起不得增加股票投资,并采取有效应对和控制措施。

  日前,参加中融2016年年会的消息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透露,消失一年多的陈远出席了年会,并以实际控制人身份发表长篇致辞。他在讲话中直指“不欢迎大股东中天城投(000540,股吧)”。

  这不是中融人寿因偿付能力问题第一次受到监管层注意。2015年9月份,中融人寿曾因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被罚50万元,时任董事长与财务负责人也均受到处罚。

  此前,中融人寿多次增资,并自称偿付能力可相应提高。2010年12月29日,中融人寿增资扩股方案获保监会核准通过,此次增资8000万股,共计3.2亿元。增资后,其注册资本增至3亿元。2012年,中融人寿称,受资本市场影响,其2011年投资收益不尽理想,综合收益下降。而截至2011年12月31日,其偿付能力充足率同比下浮-1503%,当时其预计自身在未来3年通过增资可使偿付能力保持在200%以上。

  侧重理财型保险一方面可以迅速做大业绩;另一方面也与中融人寿股东构成密切相关,公司排名前五的股东中,除了吉林信托属于金融行业,其他多从事科研、地产等领域,擅长资本运作,却没有保险经营背景。

  该精算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高利率的万能险来吸取资金,并依托资产驱动负债是许多中小险企的运作模式。“保险业务越多,负债便越多。险企会用准备金进行权益类投资,以期赚取更多收益。但其中资产错配的风险也比较大,遇到股市下跌,就会雪上加霜。”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中融人寿的股权频发变动由来已久,成立仅三年,两大股东海南爱科制药和霍氏文化就转让了股权。随后几年为提高偿付能力,中融人寿进行了几次增资扩股,当前并列大股东之一的清华控股就是2014年新进入,最初持股比例为11.2%,成为其第四大股东。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编者按:近日,保监会对中融人寿下发的监管函引起市场普遍关注。中融人寿因连续两个季度偿付能力不足被限制股票投资。

  对于中天城投是否属于陈远认为的“恶意收购”,外界仍不得而知。而陈远的清华情结却是有目共睹,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的陈远曾在2011年的百年校庆之际为母校捐赠1亿元成立“清华大学润物基金”。中融人寿也被外界视为清华大学的校友企业,目前公司高层中就有三位“清华系”校友,分别是董事雷霖、独立董事高建以及监事薛嘉麟。

  中融人寿的当务之急是补充偿付能力,公司相关负责人称正在积极推进增资扩股工作。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某大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经理介绍,一些保险公司通过发行高现金价值的理财产品,很短时间内就能募集大量资金。这些资金很容易加杠杆后再进入二级市场,这对于负债经营的保险公司而言,风险很大,而且实际上把风险延后了。监管部门为了遏制这种情况,才对中融人寿等公司进行处罚,而保监会的一大监管措施就是严格要求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

  2月25日,保监会发布监管函称,因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2015年三季度末和四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5.95%和74.62%,偿付能力溢额-23.49亿元和-2.82亿元,属于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

  万能险为举牌“输送炮弹”

  2012年11月,中融人寿与某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受让该公司转让的东方道迩、西凤酒、华清农业3家企业股权。上述投资未经公司股东会或董事会审议,受让的企业股权不符合保险资金允许投资的企业股权范围,且未按照规定向保监会报告,违反了《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

  对此,《投资者报》记者向中融人寿方面确认,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陈远已经不在公司任职,并没有回来。”但对上述消息人士的言论未予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