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宾剿匪有趣的事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王洛宾1958年在彭德怀部队着名的骑兵“钢铁二连”有过一段特殊的战事经历,这是过去的史料从未涉及过的。为此,我远涉天水市,在甘肃省第三监狱找到了那位当年在“钢铁二连”与王洛宾一起共同战斗过三年的老骑兵战士王秉鉴。“那段生活非常艰苦,但很快乐,是王洛宾带给了我们快乐”,现在是监狱自身人之一的王秉鉴,爽快而激动地回忆着发生在四十多年前的那些事情。

1960年秋,奉中央军委命令,某骑兵一师和独立团的50名官兵、50匹战马日夜兼程,来到祖国边陲,安营扎寨,组建了这支骑兵连。他们执行着一项重大使命——守护我国诞生不久的导弹阵地。

图片 1

第二炮兵这支骑兵连是目前我军两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也是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保留的惟一一支骑兵分队,担负着数百平方公里的安全巡逻任务。成立以来,他们出色完成了一次次重要的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铁骑”。

在解放后一段时间里,新疆地区匪患严重,尤其甘、新交界地区有一凶悍女匪头子依丽尔,率千多匪众造反,气焰非常嚣张,我军剿匪部队一度损失惨重。王秉鉴所驻扎在中蒙边界的8294骑兵团二连,曾多次与依丽尔正面较量。为配合两翼邵队歼匪战斗,二连在一百多人阵亡仅剩12人的情况下,牵制住了依丽尔匪众,立了大功,被西北军区授予“钢铁二连”光荣称号,彭德怀司令员亲自主持表彰“钢铁二连”,并亲笔题写了一块特大红匾。

这是骑兵连守卫的阵地中海拔最高、条件最为艰苦的哨所。这里常年霜冻期7至8个月,冬季气温日均零下30摄氏度。四周冰雪已埋没了通达哨所的土石路。

1958年春夏之交的一天,“钢铁二连”的战士们从准噶尔盆地的乌伦古河一带剿匪返回奇台营地。“连里来了两个文艺兵”,战士们都在这样议论着。到快开晚饭的时候,一班长带着一位高高个儿的军人到宿舍来,向大家作介绍:“这是王洛宾,新疆军区文工团的作曲家,他是下连队锻炼和体验生活来的,分到咱班,大家鼓掌欢迎!”战士们一边拍手一边不约而同地用目光打量着这位书生。王洛宾看上去有30左右,个头虽高但有些单薄,四方脸,黑青的胡茬腮,笑眯眯的,看样儿人挺和善。他已经换上了骑兵连的破旧军装,站在地当中,俨然一个地道的骑兵战士。“大家好,请多多指教”,他很客气地跟大家打着招呼。战士们见他第一眼就感觉这人挺舒服。没有剿匪任务时,部队在营地训练马上砍杀,还有白刃格斗、人马跳越障碍等军事课目。王洛宾和战士们一样每天都认真参加训练。他不陌生于骑马,但骑术不算很好,拿着军刀冲锋砍杀就更吃力,开始时常从马上摔下来或被划伤。“再来!”他是个性格很坚强的人,拍拍身上的土,活动活动腰身,又翻身上了马。在连里,王洛宾岁数最大,训练却非常认真,不怕摔不怕受伤,叫喊着一遍遍地冲锋交战,没有一点儿文艺兵的娇弱气。“真是看不出来,这个书生还有股子倔犟劲儿”,战士们开始为他鼓掌加油,从心里接受了他。给马铡草、喂料,王洛宾也样样会,还学会了特别快地给马刷土擦汗。早上大家牵马去给马饮水,王洛宾就主动留下来打扫马厩,不嫌脏不嫌臭,一声不吭很乐意地在马厩里忙来忙去,像一个专业的马倌儿。战士们感一溉地说:“没见过这样的知识分子,还行!”由于王洛宾的谦虚、朴实和平易近人,他很快和战士们打得火热。在训练休息和战斗间隙,他主动给已累得精疲力竭的战士们讲故事,唱歌教歌,而战士们在他当班值日的时候帮他铡草,打扫马圈,陪他站哨。在连队里,战士们把他当成又聪明又有文化的大哥哥,而他呢!也把朴实热情的战士们当成亲密的小兄弟。

图片 2

现任该部政委张传力这样评价这支部队:骑兵连一代代官兵,常年战斗在雪域高原,恪尽职守,默默奉献,他们忠诚使命,不辱使命,履行使命,用自己的青春年华书写和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为我国导弹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如今,新一代骑兵连干部战士中,相当一部分人拥有学士、硕士学位。但初到骑兵连的战士,首先要过骑马关,然后才能分到属于自己的战马,称得上真正的骑兵。对于胆小的战士来说,第一次上马就是一道坎,更别说备马鞍、马上队列、短途骑乘、马上战术等等。几天下来,轻者双脚磨起血泡,重者还可能摔下马受伤。

图片 3

牵马过程中,一匹性格暴烈的军马突然侧腿踢向指导员王林。虽然躲闪过重击,但王林还是被踢得一拐一瘸,破了皮。训练军马的过程中,战士受伤的现象很常见。

图片 4

11月的高原,凛冽肃杀,一场军事比武现场会气氛正酣。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个腰挎马刀、脚踏高大枣红战马的列兵犹如离弦之箭冲了出来,对着马道旁边的十几个预刺标靶,右劈左刺。刀过之处,标靶纷纷落地,赢得在场官兵的阵阵喝彩。这个列兵就是刘海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