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炎明明有26个儿子,为何却偏把皇位传给一个傻子?

图片 1其实,对于杨艳来说,皇帝的这个决定应当在她的意料之中。对于丈夫的性情,杨艳是熟知的。她嫁给司马炎时,司马家还是曹魏的臣子,由此说来,她算是司马炎的糟糠妻。而提及家世,弘农杨氏是汉末以来资格最老、声誉最隆的名门望族。而她之所以能被司马昭纳为儿媳,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秀外慧中,家世显赫,还因曾有相士评她呈大贵之相。这对于未来的新王朝来说,是个好彩头。且按照通例,皇帝若在登基前已有正室,则通常不另择人选,直接将正室纳入后宫,并册立为皇后。因此,当丈夫把册立她为皇后消息告诉杨艳时,她并没有过多的欢喜,反而那种莫名的危机感又向她袭来。这种危机感自从晋王登基称帝后,愈加强烈了。称帝之初,皇帝总以节俭寡欲示人。御车上的一根皮绳断了,他特意关照用麻绳代替即可。有司奏请建筑七庙,他觉得这样会劳民伤财,便下令把魏庙神主搬出别置,把司马家诸位神主搬进去。然而,没过多久,他又不惜耗费巨资,下诏新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太庙。称帝之前,除了她这个晋王妃外,丈夫只另有两个侍妾而已。而如今,他更多的关注起女人来,依古法,特设三夫人、九嫔。为了皇家子嗣昌盛,皇帝倒也理直气壮。不过,皇帝心中似乎终有歉疚,因此每次选美都要杨艳陪着,以她意见为参考,甚至由她定夺。左芬,便是被皇帝新近纳为修仪的侍妾。左芬容貌仅是中下之姿,但却是个才女。她的哥哥便是才子左思。他的一篇《三都赋》引发京城人争相传抄,一时竟现洛阳纸贵盛况。皇帝是个好名誉的人,纳入左芬,只想以此示人,自己只是爱才并非好色之徒。杨艳也表现得很大度,还特意推荐了自己的表妹赵粲入了宫。赵粲容貌美艳,更兼善解人意,甚得皇帝欢心,旋即被封为充华,位居九嫔之末。为此,皇帝盛赞夫人胸襟宽广,对杨艳更加尊宠。而杨艳此举可谓是一石三鸟,一来讨皇上欢心,二来在宫中日后姐妹间有个照应。三来则是为了报恩。母亲刚生下她就去世了,父亲也早亡,她自小便被送到舅舅家抚养,是舅母把她抚育成人。泰始二年(266年)正月二十七日,皇帝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诏告天下,册立夫人杨艳为皇后,总理后宫。立后仪式隆重,普天同庆。当夜,皇帝留在了皇后的寝宫。在此之前,皇帝已很少在此过夜。殿堂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气,就像一道氤氲的屏风。这香气自两个兽炉中喷出,用的是来自岭南的沉香。此时,皇帝身着便服,头戴白纱帽,外着白穿宽袖狐皮大衣,正俯身御案上,吮毫拂纸,笔走龙蛇。皇后则立在一旁亲自研墨,凝神细观。两名宫女远远地伺候在御案之侧。皇帝的心情很好,从他挥洒自如的笔势便可看出,最后收笔时往下轻顿,又猛地提笔收回,扭头莞尔笑道:“梓童,朕的书法是否又有长进了?”“皇上墨宝,臣妾怎敢妄评?”“你我夫妻同好书法,但可畅所欲言。”“皇上落笔雄健,挟英爽之气,有游龙之姿。”“梓童此言可是出自肺腑?”皇帝语气亲昵。“臣妾岂敢诳语,欺君之罪,怎可担当?”皇后也戏谐道。皇帝微笑点头,小心地铺开了另一张纸,颇为自得地再提起了笔。无论从人品还是专业的角度,皇后的话,他信。不过,这确实并非皇后的奉承之语,武帝虽不以书法名世,但却自成一家,尤精草书,被苏轼评有英伟气息,米芾赞有太古风范,《我师贴》则被张谦德评为帝王书法之冠。“近来,我也在教衷儿研习书法,也有所精进…….”“哦……”皇帝打断了皇后的话,忽然面色凝重许多。“衷儿已经八岁了。应早日定下太子之位,以绝宫内外诸多闲言。”皇后话已开头,不由中止。“衷儿还小,还是再等几年吧…….”提到衷儿,皇帝便轻声叹息,隐隐有些不安。皇后育有三子,长子司马轨,次子司马衷,三子司马柬。可惜,司马述两岁时不幸夭折。于是,司马衷便成了嫡长子。而司马衷生性愚钝,从师数年,而至今竟然识不得几个字……“衷儿虽然愚钝了些,但心地善良,也很上进,只要假以时日磨砺,定不失为一贤君,上次皇上不是提起,想让齐王为少傅,教授衷儿吗?”见皇帝沉吟不语,皇后有点急了。未想到,提及齐王,皇帝面色更沉,看着纸,却放下了笔,他的心更乱了。对于武帝说来说,始终有个隐患伴随着他,那就是这个齐王——自己的亲弟弟司马攸。司马攸在臣民中声望极高,聪明仁慈,心胸宽广,身份也很特殊。当年司马师没有儿子,司马昭就把司马攸就过继给了哥哥。司马昭后来屡屡提起:“我现在的位置是哥哥司马师给的,我要还给他的。”隐含的意思是:司马攸可能继成大统。这句话把司马炎吓得不轻,做太子时每天噩梦惊醒,如同行走于悬崖边,随时可能跌入万丈深渊。幸好司马昭只是说说而已,最终还是确立了嫡长子司马炎为继承人。但这却成为了司马炎心中最难抹去的阴影。不过,皇帝不能让臣民们觉得自己心胸狭窄。在他称帝后,同时封了三个弟弟为王。其中司马鉴与司马机都被封为“次国”藩王,司马鉴食邑五千户左右,司马机食邑六千六百六十三户,唯有齐王司马攸是“大国”藩王,食邑万户,总统军事。但这毕竟只是权宜之计,必须有一个得力的继承人才可以断绝臣民拥戴齐王之意。可是,司马炎隐约觉察嫡长子司马衷智力堪忧,能力不足,难继大位。但却又不能废弃。因为立衷儿为太子,法统上最正。只有确立衷儿的储君之位,才能宣称自己当年继承父位的合法正当性,“立子以嫡不以长,立嫡以长不以贤”,这是历朝遵循的长子继承制度。一旦改立,就破了规矩,既然破了规矩,何不立亲弟弟齐王呢?何况,这位子本来就应该是齐王的呀?可是,立司马衷,如此的愚儿,能担当得起储君之位吗?此时,皇帝的头,开始痛了起来,越来越痛。原创:咖啡

问题:司马炎明明有26个儿子,为何却偏把皇位传给一个傻子?

问题:如果说只能立嫡子,还有司马柬(262年-291年10月23日),字弘度,晋武帝司马炎第三子,晋惠帝司马衷同母弟,母武元皇后杨艳。司马柬沉着聪明,有胆识器量,深受其父晋武帝的宠爱,太康十年改封秦王,食邑八万户,在当时中原诸王中食邑最多。

回答:

回答:

图片 2

这个问题只有司马炎自己心里清楚了,咱们只能凭借史料来自己分析了

儿子众多,而且二儿子秦王司马柬一度人望很高,被很多人认为是更为合适的皇位继承人,但是司马炎仍然选择了以司马衷为继承人,而拒绝了其他人的建议。这个事情确实看起来很奇怪,不太符合逻辑。

图片 3

但是,如果从司马炎的经历来看,就会发现,这个选择并不奇怪,而是合乎逻辑的结果。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很久,一直没想明白,堂堂大晋开国皇帝,难道连这点是非判断能力都没有?想了很久,找了几个理由

司马氏从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开始,基本上完全掌握了曹魏政权。但高平陵之变是一次政治逆袭,风险非常高。司马懿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他得到了曹魏政权的一大批功臣勋旧集团的支持,尤其是文官集团的支持,如蒋济、高柔等人,都是司马懿发动政变的支持者。

1、长子司马轨早夭,次子为长

高平陵之变顺利除去曹爽集团之后,又通过废黜齐王芳、改立高贵乡公髦,之后又弑杀曹髦,改立曹奂,这一系列废立皇帝的举措,逐步暴露并将仍然忠于曹魏政权的一批大臣边缘化,而用忠于司马氏的文武臣僚取代,才逐步完成权力转移过程。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淮南三叛,都是以反对司马氏专权为名义的。

立长是一个默认的传统,司马衷这点最符合。

而司马氏在这一过程中,也是处于连续不断的接力过程。司马懿在镇压王凌之叛后不久就死去,其子司马师继承他的权力,掌握曹魏政权的最高权力。但司马师平定淮南第二叛毋丘俭之叛,还没来得及班师回朝,就死在回师的路上。司马师本人无子,过继的司马昭的儿子司马攸这时候还小,就由司马昭继承其权力。

2、司马炎喜欢司马衷的儿子

相比之下,司马师继承司马懿的权力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司马懿一直是把司马师当作自己的接班人培养。甚至司马师的几次婚姻,也完全是服务于司马氏家族的政治利益的。发动高平陵之变前,在进行秘密策划的时候,司马懿也只和司马师商量过,连司马昭都没有在事前得到消息。

图片 4

图片 5

立司马衷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孙子,司马衷的儿子司马遹,司马遹从小就聪明绝顶很讨武帝喜爱。一次皇宫失火,司马炎在城楼上观看,这时司马遹拉着武帝的衣角让他离开,站在城楼上皇帝在明处,如果有人要刺杀皇帝的话,很容易找到目标。司马炎对这个孙子大为惊奇。相似的故事还发生在康熙,雍正,乾隆的关系上

但是,司马懿没有料到的是司马师继承权力才七年就去世了,当时只有司马昭是血统上更合适、而且政治经验相对丰富的继承人,所以只能由他来继承。但司马昭曾对人说,天下是景王也就是司马师的天下,他只是临时看管,以后是要还给司马师家的。

3、贾家的鼎力支持

司马师没有儿子,由司马昭的二儿子司马攸奉祀。所以,在当时不少人心目中,司马昭将来是要把权力交给司马攸的。所以,司马昭在立嗣的问题上一直有些犹豫不决。但是,最终司马昭还是选择以长子司马炎为嗣。

图片 6

司马昭死时,司马炎三十岁。与司马师、司马昭早早就参与家族政治活动不同,司马炎之前的表现一直是一个纨绔公子,和当时的名士夏侯玄、诸葛诞、何晏等人过从甚密,参与政治活动比较少,政治经验也不是很丰富。所以,在司马昭死后,曾有人提议由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孚继承权力,充当司马氏的政治核心。

司马衷的老丈人家还是很有势力的。

当然,最后司马氏集团仍然选择了以司马炎继承权力,并且在之后不久就篡魏为晋,成为晋朝的开国皇帝。司马炎能够在家族内部的继承权之争中胜出,并不是因为他的人望特别高,能力比别人都强很多,其实就是因为一个最为简单的物理性原因,他是司马昭的长子,是立嗣以长不以贤原则的受惠者。如果按照立嗣立贤的原则,那么继承权更有可能落入齐王攸或者司马孚的手里,而不是司马炎。所以,他在继位之后,就按照这一原则,立司马衷为嗣。

4、枕边风

司马氏从魏臣篡位为君,忠义自然是谈不上了,所以只能以孝治国。那么,对司马炎而言,他选择立司马衷为嗣就意味着,他对外公开表明,他这是在贯彻司马昭确立的立嗣原则,以此来弹压当时朝臣中仍然存在的对司马攸的期望。

司马衷的母亲是皇后杨艳,杨皇后是皇帝的原配,与皇帝的感情很好,枕边风还是很重要的。

在晋国开国之后封建诸王时,最大的受益者也并非司马炎自己,而是司马孚,司马孚和他的儿子们总共得到了十一个王爵,而司马炎自己的儿子只有四个人封王。这时候,宗室对他而言,压力大于对他的支持。而且,这时候齐王攸还在,人望也很高,远非司马炎的儿子司马衷可比。

5、如果不立长,就有可能得选择司马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