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家教屡禁不止的背后:家长主动找名师攒班

这所谓的“三道禁令”其实是隔靴挠痒,无关痛痒。

当时董磊觉得,自己只管讲课也挺好,可“没想到家长是有私心的”。班里学生的人数并没有像赵女士说的那样“再多招点”,而是固定在起初的8个左右,因为家长其实并不希望更多的孩子来听名师讲课,用她的话说,“大伙儿都听会了,我们孩子的优势不就没了?”随后,因为这种家长自治的松散管理,后来又有几个学生退出了,这样一来,留下来的孩子平均学费自然就提高了。赵女士又来跟董磊“磨”,能不能把课时费降下来。一来二去,董磊感觉很不舒服,他觉得作为老师还是得有点“道德洁癖”,“张口闭口就谈钱,好像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只剩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了。”

不仅同行之间竞争火热,“对校外培训机构而言,最大对手其实是在外兼职的学校老师。有的老师受利益驱动,会让学生参加自己的补习班,有的会劝学生参加校外指定的补习班,甚至有的老师讲一半留一半,进行‘阉割式’教学,倒逼学生上补习班。”一位校外培训机构老师告诉记者,为了规避监管,有的老师选择在封闭式小区内办班,严控学生防止消息泄露,并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监督信息,与监管部门“打游击”。该老师说,在校老师有招生优势,比培训机构收费低,在外兼职自己办班,学生人数多的,收入比学校工资高多了。久而久之,课堂教学质量很难保证,只会迫使越来越多的孩子参加校外培训。

回答:只要买方市场饥渴,市场就永远不会冷却,必须要正确疏导,而不是头痛医痛脚痛医脚,简单到只靠压制和禁令,那样是不行的,根本无济于事。

“在外面讲课有名的老师,在本校的教学成绩都很突出。”陈伟说,现在的家长很“神通广大”,哪个老师带的哪个班成绩如何,家长都能摸得一清二楚,“你要是本校的学生都教不好,谁还请你去讲课?”

——编者

纵然有明文规定,如此一来,被清退的只是些虾米型辅导机构,反而成全了那些中等规模的辅导机构。

这也是教育部门严令禁止有偿家教的一个重要原因。

原标题:校内负担在减轻,校外培训却很火–面对补习热,理性别缺位(解码·减负)

第三道禁令:不久前的通知内容是不准校外培训机构以各类竞赛为名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问题。
图片 1

而陈鹏的妈妈则明确表示,想当董老师的“经纪人”,“我好几个同事都听说您是金牌名师,可您在外面的班早就报不上名了,干脆咱自己攒个班吧!”

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需要规范和治理

我们得清楚,为什么教育市场如此火爆呢?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高考。整个高考机制没有发生改变,那么想让教育市场冷却,变得清淡起来,那真的是痴人说梦。

一边是越发旺盛的家教需求,一边是教育部门的一道道禁令,但“有偿家教”始终屡禁不止,相关禁令也被称为“最难执行的禁令”。

  校外补习要去除盲目性,别因为焦虑而跟风攀比

学生补课大多是因为在学校没学到充分的知识。同样的知识点,学校老师讲的不够全面,或者不能理解,不会应用,不会举一反三,逐类旁通,到了补课老师那里却都能解决,不能解决的想办法为学生解决,因为他不解决,就有可能被淘汰。市场是残酷的。

小小县城十几所公办学校,满大街都是老师们的辅导班,还用得着“暗访”?“典型”是抓过几回,但都是在偏僻乡镇“暗访”出来的

那么,给孩子报补习班的家长,他们在焦虑什么?补习市场存在什么问题?如何理性看待校外补习热?记者进行了调查。

9月26日讯,直到中秋节前两天,教育部还在抓紧出台措施,试图为愈演愈烈的校外机构培训降温。至此,教育部今年里已连发了“三道禁令”,且一道比一道堪称“史上最严”。\n2018年3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9月中旬,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提出要严格掌握教师资格条件,未能取得教师资格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聘用其从事学科类培训工作。几天后,教育部再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要求迅速改变各类竞赛造成的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严重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等问题。

有偿家教加剧应试教育不良竞争

如何科学进行校外培训,使之成为学校教育的有机补充和拓展?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提出禁止校外培训或竞赛成绩和入学挂钩,禁止机构提前教学,避免全日制学校的非零起点教学,检查无证无照机构等治理措施。“从长远来看,规范培训机构只是第一步,要让全社会认可,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是眼前的直接价值,而孩子的思想品德、科学素养、学习能力则是伴随一生的长远价值。”李南星说。本报记者
肖家鑫 杨文明

校外补课的根源,其实还要从校内的课程设置和教学思路上去查找问题,不要单纯的把板子打在教师身上,当家长的需求没有了,你鼓励他们他们也不会参加。

曹玉倩原本是家长中“主意正”的一个,她一直觉得只要孩子上课认真跟着老师听,不用上什么辅导班。直到孩子这次的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数学才68分!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她再也坐不住了。孩子回来说,班里同学几乎没有不在外面上课的,而且都暗暗较劲,比谁能到某某有名的老师班里上课。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济南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减负不是不要质量,而是轻负担、高质量。不同学生之间对待学业负担的态度和处理能力有很大差异,要根据不同学生的能力,保护好孩子们的求知欲。“不留书面作业,很多家长心里不踏实。”小学二年级老师艾霞觉得,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学校负担已经降到一个合理范围,现在增负压力更多来自家长的过度焦虑,“比如小升初早已取消考核,小学没有升学压力,但家长仍然会把孩子送到各类辅导班。”

回答:这”三道禁令”初衷是好的,作用不大。

“在哪儿都一样教书,怎么就有违师德了?”

谈到减负,就不能不说火热的校外培训。校内减负校外补,成为许多家长的主动选择。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等。2月底,教育部等四部门为此还联合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

问题描述:

董磊是个很讨学生喜欢的老师,枯燥的物理定理,总会被他“变”成一些特别有趣的小实验,让学习变得好玩起来。“他会梳理出一套知识体系,像裁缝一样穿针引线就把厚厚一本书里的知识串了起来。”他当年的物理课代表梁爽如今已经在美国华尔街工作,提起董老师的课一直赞不绝口。

报补习班之所以成为一种潮流,家长之间的攀比是很重要的原因。有家长坦言,给孩子报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看到周围的孩子都在学”。教育专家认为,随着新媒体的发达,信息获取与交互越来越便利,家长们通过“互通有无”,进一步放大了群体焦虑。

因为,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差生。就算不是差生,也想着更优更好。所以,无论是对于哪个层次的学生,都有其对应的辅导机构。特别是对于城市里的中小学,试问,有几个不报辅导机构的呢?就拿我教的上个班来说吧,曾经进行过统计,一个班67人,有58人都报辅导班,而且还有将近40人报的还是两个辅导班,更有五六人报的班达三个以上。图片 2

“又是陈鹏的妈妈!”董磊看了一眼手机,10多个未接来电,全是一个电话号码,他皱了一下眉头,按掉了电话。

“听说了吗?隔壁班的老师给孩子布置作业被家长举报了!”几名家长正在谈论孩子的学业负担。他们的孩子都在山东省济南市一所优质小学就读,按照规定,小学一到三年级不准留书面作业,济南大多数学校都能遵守。

讲真的,为什么现在父母在教育上都这么拼?

前几天,媳妇跟我说,付X老师的语文课好不容易空出来一个名额,咱们赶紧给大宝报上吧!我犹豫半天,没敢反对。就这样,闺女语数外三科就都有辅导班了。

和许多妈妈一样,老杜媳妇也患有严重的教育焦虑症。不自觉中,被裹挟进了一场教育竞赛之中。生怕孩子一步落下,步步落下,为孩子学习的事没少操心。整天捉摸着怎么提高孩子成绩,经常和其他娃妈交流育儿经验,探听哪个辅导机构的课更好些,谁家孩子在上哪些好的在线课程,等等。

除了语数外辅导班,大宝目前还上着钢琴课,而且随着进入高年级,学校的作业也越来越多,每天都过得匆匆而忙碌。媳妇在教育大宝的时候,逻辑是这样的:小学不努力、不补课,就很难进中学实验班;中学进不了实验班,即使在北京也很难考一个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将来想找一份好工作、过好一点的生活就会面临更多困难。

其实,老杜媳妇这套理论,典型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翻版,错误且经不起推敲,但是也很难被说服。看着孩子这么辛苦,老杜心里并不情愿,明明国家一再要给孩子们减负、要治理校外教育机构等,为什么还是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场残酷的教育竞争,真的是一场马拉松,从很小就开始,而且强度很大。我们家大宝4岁开始上音乐课和钢琴课,5岁开始上外教英语课和舞蹈课,7岁开始上美术课,8岁开始上奥数课,现在刚上五年级又给报了一个语文课。音乐课只上了两年,舞蹈和美术课,前一段也陆续停掉了。目前,周二周四下午是英语外教课,周二晚上是钢琴课,周六是奥数课,周日现在又加了一个语文课,每周至少还会有一次在线英语课。

更可怕的是,周围的家长几乎都是如此培养模式,上的辅导班基本上也大同小异。除非你给孩子换一个赛道,比如中学出国,否则你就逃避不了这场荒谬的竞争。在北京,海淀区、西城区的孩子,课外班都很多、压力也很大,其他区县会好一些。不过,从最后高考成绩来说,海淀、西城也真的是遥遥领先。为此,许多家长从孩子很小开始就要在海淀、西城给孩子买学区房、学位房;然后就开始给孩子报兴趣班、辅导班。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大宝不是什么牛娃,不过学习还说的过去,在班里成绩应该处于上游水平;目前就读小学在全市也算不错的公立学校,而且将来还可以直升高考成绩非常突出的某中学。按理说,本可不用把孩子的童年安排的这么满,把学习任务压的这么重。不过,在一个整体癫狂的社会里,谁又能独善其身,谁又敢说自己没有助纣为虐?

老杜和媳妇都是“城一代”,通过读书留在了现在的城市,工作、买房、生娃、安家。老杜对于孩子的未来,其实也没有过高的期待。不客气的说,以大宝目前的学习情况,大概率很难考一个比老杜当年更理想的高考成绩,读一个更好的大学。其实,老杜明白,绝大多数家长也都明白,一个人成功与否,取决于很多因素,良好的教育很重要,但并非唯一影响因素,有时甚至敲门砖都算不上。

现在的家长,特别是城市家庭,也很少是因为重成绩轻素质,或者孩子学习成绩不太理想才给孩子补课的。起码在老杜周围的人,大家都舍得投入钱和时间,素质教育,吹拉弹唱、琴棋书画,好多是样样不落下,课外辅导,语数外能上则上。现在好多上辅导班的孩子,在班级里都是学习居于前列的孩子,相反部分成绩比较差的孩子,反而不太补课。孩子的教育支出,几乎都是各家最大的消费项目。像老杜这样的工薪阶层如此,家里自己做企业的如此,父母有个一官半职的也是如此。

为什么家长们在拼命的推动教育竞赛?出现今天的恶性循环,责任到底在谁?不管是家长还是国家,“我们到底想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子的人?”大家的教育焦虑,其实主要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

一是学校教育没有解决家长的饥渴感。几轮减负行动下来,学生学习难度确实明显有了下降,但是区分度也明显降低,但是素质教育,特别是美育,又没有真正跟上。结果就是,艺术教育要校外报兴趣班,知识学习要校外报辅导班。孩子的负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进一步增加了,只是从学校转移到了校外,家长更花钱更累了。

二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导致的危机感。前几天,听广播说我国已经要走过高等教育大众化,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了。通俗点说,就是想读个大学并不难,但是读个好大学依然很难。好的大学少,好的中小学也还是少,优质教育资源距离家长们的需求还有较大差距。只要需求在,优质资源的短缺,必然会带来教育竞赛。

三是社会快速变化背景下的阶层不安全感。这些我们国家用几十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上百年的道路。反映到具体生活中,人生和家庭经济状况、社会地位常常会有戏剧性的起伏和变化。煤老板火的时候,人人都想家里有矿,可是好景不长;房地产火的,人人都想成为拆迁户,一夜就可以坐拥千万资产,可是好多不懂理财的,也给败光了;体制内最火的时候,人人都想公务员,可是近几年反腐倡廉、打虎拍蝇,许多昔日风光无限的人都惴惴不安。唯有教育投资,是收益最为稳定,最为长远,最为安全的。有的家长是希望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还有许多家长想的可能不是通过教育实现阶层上升,而是保证孩子接受好的教育后,不出现阶层滑落。

面对辛苦、忙碌的孩子,老杜真的很心疼。年轻那会,老杜上学也很累、很苦,吃住都很差,高中一个月才回一次家,早自习、晚自习,周周考、月月考。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生活条件有了质的变化,但还是很累、很苦。不过,值得安慰的是,大宝感觉还好,虽然很忙,反而有时还有点小的成就感。想想自己当时,好像也没觉得苦和累,或许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先联系作者。

杜图图,关注少儿教育、少儿美育。欢迎一起交流讨论@杜图图大美育

我的公众号、百家号、企鹅号和知乎专栏,同名。

回答:依我看,补课市场不会变冷,而且还在升温。

我就在一个教育机构里二次就业,起初也觉得教育部三令五申地下文整理教辅机构,害怕没有生源。其实错了,一个不大的辅导班竟然涌来好几百学生。

毕竟教育的选拔体制不变,家长们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特别是那些小升初、初三、高三的学生,因为在学校里成绩不是太理想,家长不惜花高价挤破头了地往“一对一”送,以至于辅导班的老师都应付不过来了。
图片 3

另外,在职教师禁止搞教辅,好像还是有力度的,这就把一大部分学生推向了教辅机构。甚至有的老师还暗中为学生推荐辅导班,因为学生们的成绩与他们的业绩挂钩,他们自己不辅导,当然也不能让学生“闲着”。

再次,家长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心切,盲目地给孩子报班,生怕孩子将来没有“饭碗”。我在暑假里辅导的一个学生,一个小学二年纪的小女孩,就报了七个班,语、数、英、作文、钢琴、舞蹈、游泳,孩子真的都忙不过来。我也好心地和家长交谈过,但家长还是摇摇头说:“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不学不行,我不能眼看着她以后过得不好,我们现在有能力,让她样样都试试,总有适合她的。”看看,孩子都成了实验品了。
图片 4

还有就是有个别孩子已经厌学,在正规的学校里混不下去了,家长就不惜重金,掏高价把孩子送进教辅机构“个别锻造”。

我也接触过这样一个学生,高二下学期退的学,在外面打了一段时间工,还给家里惹了一些事。家长无奈,宁是把他送进辅导班,全方位一对一辅导。前半个月还可以,再后面就故技重演——又开始厌学,即使老师再尽力,他还是学不进。

但通知家长退学退费时,家长却死活不肯,毕竟有人管着,总比在社会上给他揽瓷器活好的多。

所以,现行教育体制不变,家长的观念不变,补课市场不会变冷,而且还会升温。

回答:要怪就怪现在的教科书,尤其小学北师大数学,编的太空洞,主次不分,重难不分,甚至没有中心,概念,定义,规则……没有,一概没有,学生想填个空,都不知去哪找答案,家长辅导也辅导不了,书上没有,还怪老师上课不讲,但就是讲了,你一个小学娃,听一遍就能把概念背下来吗?除非你是天才,我教了好多年小学高段数学人教版,自信还是有一定经验的,今年接了个班,北师大的四年级,学生基础知识,基础概念,一塌糊涂,一翻书,才发现书上啥概念都没有,我是真心不喜欢北师大版数学教科书。

另一位教育专家则指出,造成有偿补课风行的原因,主要是地区间、学校间的师资水平不均衡,而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得到名师的指点提高成绩。在这种矛盾之下,简单地禁止有偿补课,必然造成禁令出台后的“执行难”。

济南一位小学校长表示:“校外补习不是绝对不好,关键是要去除盲目性,要在孩子有兴趣的前提下、基于全面发展需要而进行‘学有余力’的补习,而不是建立在焦虑的基础上跟风攀比,为了补习而补习。”他特别强调,家长不要把这种焦虑情绪传递给孩子,要让兴趣成为孩子学习的原动力。在补课这件事上,理性不要缺位。

因此,我认为今后的补课市场,不但不会变冷,反而会越来越热。未来的趋势是,广大中小学生放学以后,走出校门,就会走进校外培训机构的校门。至于学生的课业负担,家长的经济负担先不用管。广大家长朋友们就准备好充足的钞票吧!
图片 5欢迎您加入讨论留言,谢谢您点赞、关注!

他也提到,随着绩效工资的实施,现在教师工资也提升了不少,很多地方已经达到公务员(微博)的工资水平,因此,“老师不能把眼睛只盯在钱上。”

但是,“没有作业加强巩固,课堂上学的知识能掌握吗?”济南某家长李丽(化名)说,有的老师会“冒险”在家长QQ群里布置作业,但结尾都会补充一句:上述作业不做强制要求,由家长学生自主选择。可即便如此,还会有家长不满,甚至投诉举报。

第二道禁令:9月中旬下发的通知,主要针对的是校外培训机构师资的资质问题;

在学校里,董磊是名副其实的骨干教师,教两个班的物理课,还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同时还作为学科带头人进行很多教研工作。他带的班,成绩总是在年级名列前茅。班主任是个特别操心受累的活儿,这个冬天,董磊总是腰疼,连着当了5年班主任的他申请下学期不再连任,可几天前领导找到他,说今年是学校拼成绩的一年,希望他能再多坚持一下,他同意了。也正是因为他在校内良好的口碑,他在校外培训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现在公立小学放学时间是3点半,大多数家庭不方便接送。加之学校流行将作业的批改转交给家长,而上班族又很难保证有足够的时间批改孩子课业,因此只能把孩子交给校外晚托机构。”西部某省会一所教育培训机构专职老师李南星认为,校外培训机构是根据市场需求产生的,不是因为校外培训机构多了而导致学生负担加重,而是高考、中考的竞争压力催生了补课需求,在教育落后地区这一现象更为明显。

为何?图片 6

孩子马上要初三了,数学学起来有点吃力,一直坚持没给孩子报辅导班的家长曹玉倩终于决定找个名校老师“一对一”给孩子补补。她发动全家动用各种关系,终于联系上了一位重点学校的老师。因为是熟人关系,这位老师死活不收钱,曹玉倩心里直犯嘀咕:一次两次不收钱可以,可是长期下去,都不好意思把孩子往老师那送了。最后她还是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高档护肤品套装硬塞给老师,“现在这个社会,礼尚往来很正常,凭什么老师就该一味付出!”

一方面,学校贯彻教育相关政策,采取措施进行减负。另一方面,补习成了家长的共同话题,“加班加点”“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教育抢跑行为比比皆是,培训机构市场一片火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