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孩子内心痛苦的背后(一)
[ 编辑:刘玲 | 时间:2021-03-31 09:20:43 | 浏览:5次 ]
分享到: 0

  这次过年回家,带着一颗清醒的头脑和干净的心智。我的内心曾数十年沉积海量负面情绪,这直接降低了我的智商,也让我进入了幻想世界,脱离了当下。

  这是人的一种防御机制。当环境差到无法面对,一旦面对就活不下去时,人就会进入幻想世界,并且会不自觉幻想出各种美好,来激励自己。带着海量的负面情绪,其实这就是众多业力,在关系 生活 事业等方面,会有各种“奇奇怪怪”、与众不同的特点。这些会让人难以自控,随着业力往前走,受些挫折也不回头。再经过千山万水、柳暗花明、千钧一发的成长,在无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坚持活着不放弃,也算是把内心沉积的负面情绪淤泥排泄出去。

  这时候,我觉得我的精神算正常了。

抑郁症孩子内心痛苦的背后,一定有说话难听的低情商家长

  我自己对精神正常的定义是:能看得见别人,看得见周围,拥有客体关系的心理人格水平。(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权威和学术界)简单来说,就是别人说一遍的话,我就能记住。今天你说你牙齿疼,下次见面我可能会问你牙齿好了没。一桌人吃饭的时候,有人筷子掉了,我马上就知道,还递一双新筷子去。去过一次的地方,基本有印象。与人谈话,能看见别人,回应别人,而不是双方自说自话。

  有些人内在堵塞严重,去五次的快递站点也记不住。别人说什么,他第一遍永远听不见。别人说了第一遍,他只能知道别人在讲话了,于是他会从神游状态回过神来,让别人再说一遍。和这样的人说话,至少要说两遍。这个人,就是曾经的我和现在的父亲。

抑郁症孩子内心痛苦的背后,一定有说话难听的低情商家长

  父亲长期和母亲相处,受母亲情绪火力喷射,神智能保持到如今这水平,已属牛逼。我和朋友一致认为,拥有客体关系能力的人并不多。和这样的人相处,是一种愉悦。这次回家后,大姨说:“流水现在知事了。以前脑壳是昏的,现在醒过来了。”当时大家坐在汽车后排,听到这话我挺震惊,觉得大姨是扫地神僧,身边就有高人啊。我没想到我自己内在成长带来的变化,会让她这么清晰地感受到。

  我曾在网络上找过一个心理咨询师(和之前文章提到的心理治疗师不是同一个人 心理治疗师是线下的面对面 这个网络上的心理咨询师是语音咨询),彼时我也算是从抑郁泥潭里探出头来。我对她说,我感觉我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突然醒过来了。一夜之间,以前认识的人突然变得特别陌生,像不认识了一样。

抑郁症孩子内心痛苦的背后,一定有说话难听的低情商家长

  她说,根据她的咨询经验,从抑郁走出来的很多人都有这个感受。

  其实我也非常清楚原因:思维方式大规模转变,排出情绪淤泥,扭转有病毒的认知,我已经重塑了自我。相当于新诞生一个人格。而过去关系,是过去的我与人建立的,并不是新的自我建立的,所以会有陌生感。

上一篇:好配偶可绝不是傻瓜
下一篇:提高情商的几种办法(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