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人类有点过敏,还有救吗?
[ 编辑:韩蕾蕾 | 时间:2021-03-11 10:57:55 | 浏览:4次 | 文章来源: 译言 ]
分享到: 0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身边的“社恐”开始多了起来:比起打电话更习惯发消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脱聚会邀请,装作很外向,其实只想一个人呆着……

社恐又叫“社交焦虑症”,是现代社会的年轻人中很常见的一种症状,知道它的产生源头和解决方法或许能帮你走出这个困境。

01

人是社会性动物

你经常听到人们宣称他们“做自己的事”“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或怎么说”。当然,这是不太明智的。大家所做的事并不完全是大家自己的事,大脑本身是一个社会器官,由社会互动塑造。你的内在经验,你的思想和感觉过程,都是在一个社会模子里铸造出来的。我可以写自己的故事,但社会给了我语言、写作和“故事”的概念。

社会甚至给了大家“我”的概念。大家的自我意识——“我做我自己的事”中的“我”——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社会上构建的,在大家与他人比较和评估他人对大家的反应的过程中。也就是说: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吗?如果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很可能,你知道自己是善良的,因为第一,你发现了什么样的行为在社会中被定义为善良并经常参与到这些行为中,第二,人们对你的善良做出评价,说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事实上,大家都在乎别人说什么,想什么。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大家只有在协调良好的团队中才能生存和发展。大家需要归属感,所以大家必须关注别人对大家的看法,他们如何看待大家,他们如何对待大家。毫不夸张地说,大家的生活依赖于这些。

有鉴于此,大家为何能很好地接收别人的批评或负面评论并做出强烈反应就很清楚了。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种关注是适应性的,因为它帮助大家保持在群体中的地位,从而增加大家成功生存和繁殖的机会。

02

社恐的特征

然而,每一种适应都是有代价的,每一种优势都有自己的弱点。当大家对消极社会判断的关注变得普遍、极端、消耗一切,以至于妨碍大家发挥作用的能力时,这种心理适应就变成了一种被称为社会焦虑障碍的精神病理。这种病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现不同,但它有一些常见的特征:

患有社交焦虑症的人在遇到陌生人时通常很害羞,在群体中很安静,在不熟悉的社交环境中也很内向。当他们与他人互动时,他们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表现出明显的不适迹象(例如,脸红,没有眼神交流),但总是经历强烈的情绪或身体症状,或两者都有(例如,恐惧,心跳加速,出汗,颤抖,难以集中注意力)。他们渴望别人的陪伴,但回避社交场合,因为害怕被发现不可爱、愚蠢或无聊。因此,他们避免在公共场合讲话,表达意见,甚至不与同辈交往;在某些情况下,这类人会被错误地贴上势利的标签。患有社交焦虑症的人的典型特征是缺乏自尊,而自我批评程度很高。”

03

社恐很常见

焦虑症是最常见的疾病,社会焦虑障碍是最常见的焦虑症之一。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社会焦虑障碍在美国18岁以上成年人中的患病率为7.1%(女性更常见)。据估计,12.1%的美国成年人在他们的一生中都会经历悲伤。社会焦虑障碍通常不会单独出现。事实上,它与其他焦虑症、抑郁症和物质使用障碍有很高的共病性。在一生中被诊断为社会焦虑障碍的人中,有高达90%的人会被诊断为另一种精神健康障碍。社会焦虑障碍发病时间较早:大约50%的人在11岁时发病,大约80%的人在20岁时发病。

04

社恐产生的源头

社会焦虑障碍的发展尚未被完全理解,似乎涉及几个可能的途径。但最近的研究表明,这种障碍可能并不是一个实体,而是一种极端的、使人衰弱的、被称为“特质性社交焦虑”的形式。特质性社交焦虑是一种在各种社交场合都会感到焦虑的倾向。事实证明,婴儿期的行为抑制气质可以很好地预测特质性社交焦虑。行为抑制的婴儿在不熟悉的环境中表现出高度的负性情绪,在不熟悉的人、物体和事件面前表现出谨慎的行为。行为抑制具有很强的遗传性,并倾向于贯穿整个童年,通常表现为害羞、回避社交和不自信的行为。

行为抑制使婴儿倾向于焦虑反应,这可能是发展个性社交焦虑的必要条件,但仅此这样是不够的。如果婴儿的遗传倾向最终表现为完全形成的成人人格特征,一定的环境条件必须发生。就特质性社交焦虑而言,这种环境条件可能与父母和同伴环境有关。例如,父母和同伴的拒绝被证明能预测社会焦虑行为抑制儿童的发展,经常通过顺向发展焦虑“关系模式的认知表征”个人认为自己是社会不足,作为评判别人,社会互动是负的。

这种弹性的过程——通过早期环境塑造特定遗传性状的发展,使其适应环境——被称为条件适应。特质社会焦虑似乎就是这样一种条件适应,在这种适应中,“早期环境中的社会威胁线索促进了社会焦虑作为一种保护性、伤害限制策略的发展。”

在早期和晚期环境不一致的情况下,特质性社交焦虑可能不会起保护作用。换句话说,一个充满社会威胁的童年可能会在行为受抑制的儿童中引发个性社会焦虑的发展,作为一种保护机制。这将是适应的情况下儿童和成人的环境之间的连续性,这实际上是存在的。然而,对于现代社会中的许多孩子来说,早期的环境并不一定能预示以后的环境。

这种不匹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与史前时代相比,现在的社会威胁一般不太可能产生可怕的生死后果。第二,随着社会生活变得更加复杂和动态,儿童保育不再是集体努力,儿童时期的社会环境往往不能代表成年时期的社会环境。这种不匹配正是社会焦虑障碍可能从特质性社交焦虑中产生的地方。

打个比方,在战区训练出来的头脑将不适合和平的环境。例如,在战区长大的孩子,对于巨大的噪音和对陌生人的恐惧的躲避反应是适应性的,因为噪音很可能是炸弹,街上的陌生人可能是敌对的和不可预测的。然而,如果孩子后来生活在一个平静的城市,那里的噪音不太可能是炸弹,街道上的人群大多是和平的游客,那么这些相同的恐惧习惯将是不适应和无效的——换句话说,混乱。

     总之,如果这种关于社交焦虑症的新想法能得到进一步的实证支撑,它可能最终会为大家指明发展预防措施的方向,通过对社交障碍的婴儿和儿童进行早期干预,可能会降低他们在成年后发展成全面障碍的几率。

 

上一篇:沉默是金?婚姻关系中“冷战”背后的心理活动
下一篇:《社交恐惧症》:走出被“应该”支配的黑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